非池中藝術網

赤粒藝術

【廣袤‧犬舍—林弈軒、奧拉克之手—楊海筠 】雙個展

  • 展期

    日期:2022-07-23 ~ 2022-09-04

  • 地點

    大安路一段116巷15號

  • 參展藝術家

    林弈軒 LIN Yi-hsuan、楊海筠 YANG Hai-yun

廣袤 . 犬舍

藝術家為了與社會接軌必須成為「奇觀製造者」,製造奇觀就能提供娛樂與群眾產生連結。娛樂性的消費世代中,消費者腦中所謂的「自由意志」只是選擇了製造商要販售的東西,傳媒中的符號與人們的意識形態結合成品牌價值,間接喚起人們對於產品的回憶與美好印象,產品與情感結合後使得消費者被這些東西全面控制,表面上自我構築出一座有機天然,自由無垠的世界觀,其實看起來更像是一座品種犬繁殖場,繁殖出標準化的物種。我把影像裡當成物質,捏成一座有機的人造景觀,我將所有能引發爽感的東西以「肉體恐怖」的方式去處理,原本直接的感受產生了質變,愉悅變成痛苦,若要比喻,那像是成人影片裡一群男優集體射精在女優身體的狀態,一切充斥著發洩、愉悅、噁心等複雜感受。
「模擬」(simulation)在工商社會裡被運用的淋漓盡致, 以一種幻覺的形式出現,這種模式以設計好的程式將所有的事物投射出虛擬的存在,世界被高度圖像化的一切宰制,真實與虛假似乎已不重要,知識的累積也無法抗衡充滿無限複製的符號與影像的擬真世界。我透過破壞符號、拼貼與重組,試圖揭露自我繁殖的結構性。「圖像」、「數據」似乎永遠不嫌多,人們像在狗場裡被兩者餵養,高級低級品種因基因跟價格,以一種冷血美學、政治聯姻、商業價值,有刻意系統運作的繁殖場,不斷產出新的數據樣本,再把這些廉價的感受樣本當作小吃販售出去,那是類似pizza的食物,美味簡單方便,近看卻像是潰爛流膿的傷口。


奧拉克之手


作品中破碎的圖像來自日常記憶中瑣碎的場景,藉由拼貼的方式,記憶彷彿重新凝滯於畫布上任意定格且飄忽不定──當我越試圖將記憶重現於畫布上,無論是那些擺脫不掉抑或仍然留戀的事件、對象,因為越盡力回想或描繪,筆下的畫面總是顯得越破碎。猶如喃喃自語一般,不斷堆疊覆蓋、矛盾的記錄著。圖像的整合象徵記憶進一步重組所產生的混亂,他們在畫布上各自佔據一方,既是一體卻疏離,拉鋸彼此而對峙,繪畫試圖在秩序之中穩定自身所處的焦慮,造就階段性辨識記憶與當下之間不斷變動的新的風景,並在作品間前後存在著某些連結。

創作過程聯繫著我之於記憶特質的探求與驗證,記憶片斷所延伸的情緒與想像,或被留存作為參照資料的影像再次轉譯在畫布上,圖像逐漸失真,進而遊蕩在具象與非具象之間,這個過程所產生的結果,近似記憶隨時間逐漸遺失後所殘留的模糊印象。它一道指向了經驗生活與認知自我更確切的真實,關鍵性的記憶片刻是作為歸屬感的寓言,產生意義後隨即溶解,處在發散的狀態下、消逝在它自身的敘事中。遺忘是記憶的消失,甚是記憶本身的見證者自始至終的缺席,作品的完成最終看似遠離了真實的自我。

覆蓋多層的顏料代表著破壞、重建、隱藏或刻意去遺忘,畫布猶如一只攤平的儲物櫃,中離現實的存在,堆滿著持續流動中、近乎遺失狀態記錄下的記憶片段。作品暗示著童年經驗的失落、自我認同的內在匱乏,和親密關係間的疏離。 當私密的收集進入公領域時,因繪畫本身具有的展示意義,作品被賦予的矛盾不再只是流於形式上,而是一連串的抵抗機制早已於創作的過程中產生,流連在坦誠與偽裝之間,繪畫於我是直面真實自我與追尋庇護的防備、是掌控混亂的練習,並試圖在不可言說的狀態下梳理逐漸迷失的過程。即使隱藏在層層轉喻之下,卻是自我揭露的坦白與探索關於記憶更真切的樣貌。

赤粒藝術林弈軒楊海筠 廣袤‧犬舍奧拉克之手

猜你喜歡

view all

推薦展覽

view all

赤粒藝術

【從何開始】啟動

日期:2021-11-20 ~ 2022-01-09|台灣,台北市

赤粒藝術

【斷接重構】楊世芝個展

日期:2021-10-02 ~ 2021-11-14|台灣,台北市

赤粒藝術

【殘章與斷片】顏妤庭個展

日期:2021-08-21 ~ 2021-09-26|台灣,台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