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漢雅軒

【代代紅共和十二月】劉大鴻個展

  • 展期

    日期:2016-06-10 ~ 2016-07-16

  • 地點

    香港中環畢打街12號畢打行401室

  • 劉大鴻個展《代代紅:共和十二月》訂於 2016 年 6 月 10 日(週五)晚上 6-8 時在畢打行漢雅軒開幕。劉大鴻的最新作品,展示藝術家積累多年對毛澤東年代的記憶和思考。劉大鴻以巧妙而犀利的寓言方式詮釋歷史,譏諷社會和政治文化。針對文革和後文革時期,深刻地揭露意識形態政治所隱藏的時代隱喻,作為文革五十週年 (1966 年到 1976 年) 的反思。

    策展引言
    紅序
    張頌仁

    在時代中行走的人不容易看清自己在大歷史中的意義。孫文的名言:「革命尚未成功」還是值得斟酌。改朝換代的革命可以談成功失敗,但是西洋的「revolution 革命」是單線歷史觀的歷史「計劃」,原則性的不設終點。Revolution 把歷史懸空擱置,因為那不是革天命,而是企圖從歷史出走,自成歷史「元點」。劉大鴻在毛澤東的革命(尤其是文化大革命)這個「元點」徘徊,縱眼古今,以滑稽小說家的諧趣睿智馳神六合,彌縫天機。對劉大鴻來說,毛澤東即位的二十八年有如春秋經的二百四十二年,是「元歷史」,涵蓋了人界政治的一切典型,成為華夏文明的法典。因為是「元歷史」,所以到了今天,在人民共和六十七年尚待持續的、尚「未成其功」的事不是革命,而是詮繹和筆削。也因為是「元歷史」,駕御在革天命與 revolution 的雙重軌道上的毛澤東年代無法簡單地遁入線性的紀年史,而只能成為不朽的「紅曆」經典。

    重訪「元歷史」的民間演義於是大有作為,可以充份發揮想像,從天下大事到軼事傳聞,一概可以在民間智慧的演繹下放大為神話的永恆。褒貶在此中已非重點,重要的是通過一家之妙想來譜系表面斷裂的文明統緒。「日月換新天」之後的世界如果要與革命前的文明前後連續,這又必然有賴文學式的想像賦予意義。宮廷鬥爭與大人物的生活小習慣、意識形態政治與文史的索隱傳統;種種雞毛蒜皮小事間透露了歷史真諦的蛛絲馬跡。諸神的個性決定了搏鬥的型態,也決定了新紀元的特性。劉大鴻從革命史現場尋找超越時空的時代寓言、歷史神話,把歷史的猛獸迎上祭壇的封神榜,讓諸神的搏鬥與天地神力永久同在。孫文所謂未竟的革命本來是飄遊的幽靈,最終在文革的狂潮中被完成為「元歷史」,才在乾坤倒轉的渾沌中落地,於諸神的演義找到最終的歸宿。

    《代代紅:共和十二月》創作感言

    偉大領袖毛主席教導我們說:「中國應當對於人類有較大的貢獻。」

    在我看來,上個世紀中國對人類的最大貢獻,便是發生了「文化大革命」,同時出了個毛澤東。這也難怪斯坦福大學教授文以誠編的《中國文化與藝術》的最後一章,「二十世紀」的開篇使用了我畫的毛《四季─春》(一九九一)。伴隨十年文革的是中國的百年近代史(從太平天國洪秀全到中華民國孫中山)和中共的黨史。這一切形成了我的關注點,當然也是興奮之源,創作之母。近三十年來,我有許多作品都是沿著這條紅線前行的。《雙城記》(一九九八),《祭壇》(二○○○),《十六大》(二○○三),《紅曆二十四節氣》(二○○五)。......現在展示的這組新作(二○一○─二○一五)更是集中體現了「三史」(文革史、黨史、中國近代史)合一的大氣象。這是我最想牢牢抓住的「中國夢」,是對文革相伴的那個我的「革命精神」的發揚光大。在地球人都在暈頭轉向倒時差的二○一六(人民共和六十七年),我們重溫一九六六(人民共和十七年)「五‧十六通知」引爆的那顆精神原子彈,顯得尤其重要,毒草最終將變成肥料,這是我努力的方向,也是我要畫出寫出展出的動因。

    「毛澤東思想是威力無比的精神原子彈。」─ 林彪

    劉大鴻
    人民共和六十七年(二○一六‧五‧十七)

漢雅軒代代紅:共和十二月劉大鴻香港

推薦展覽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