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形而上畫廊:【非常從前】

路永遠在腳印的前面,只有走出時代,才能創造歷史。曾經,藝術家在畫布烙上什麼印記,擲入多麼瘋狂的執著,總需要時光,在明天過後,去醞釀接下來的故事。時間之內,我們咀嚼著歲月的輪廓;時間之外,是沒有盡頭的傳奇,其中的高潮與轉折,都揮灑在或魅惑或磅礡的藝術創作裡。

天野喜孝採用對比強烈的絢爛色彩,在鋁製的材質上創造一個過去與未來並存的奇異幻想空間,波瀾壯闊且優美如詩。Mr.以明快又細膩的卡漫風格,歡樂地呈現那年夏日的青春回憶。充滿後普普的意趣,Thukral & Tagra以日常生活的浪漫語彙,反思印度在現在與未來之間的轉折。王攀元去形取神,以顏色當血肉,主角總沉默在畫面的角落,留下一大塊蒼茫的空間,來鋪敘耐人尋思的情節。吳昊筆下的女孩,多年來一直沒在畫布上變老過,記憶中那些艷麗飽實的花朵也從沒有褪色,而激烈的賽馬恰似畫家豐沛的創造力,隨著馬蹄的騰躍,落在生命最多彩繽紛的扉頁。郭振昌將社會觀察的強烈感受,直截成世俗媚惑圖象,用墨黑的線條區隔俗豔的色彩與圖騰,抒發情慾的,顛覆的,迷信的,狂野的,沉意識的眾生相貌。絕對是視覺的魅惑,陳景亮以硬如石頭的苗栗土燒製出鮮嫩光滑的傳統豆腐,以及陳舊的木頭層板和鏽痕斑斑的鐵釘,三種幾已亂真的不同質感,挑戰視覺的極致,也寫著歲月的滄桑與溫暖。李明則化身為說書人,以古樸的色調,稚拙的筆觸,詼諧的李式符號,在畫布上天馬行空地敘述記憶裡的神怪與傳奇,民間生活的經歷與圖騰。陶文岳以點、線、面和圖騰符號結合優雅內斂的生命色彩,帶領我們尋找客觀世界的真理,想像世界的無限。陸先銘強而有力的以精簡而紮實的高架橋,驚心動魄地宣示前瞻的鬥志與企圖。張堂庫獨鍾「路邊劇場」的自然生態,就在枝葉茂密的林蔭深處,在果實纍纍的枝頭間隙,美麗伴隨著哀愁,快樂與危險並存,戲劇式的鋪敘,讓觀者怔撼寧靜後的另一種激情。

不是波光浮影。藝術家們潛意識的憧憬、悲憫和離騷,充滿魅惑的表情張力,讓時空定格在遙遠的某處,交集成美麗的印記,鏗鏘成未來的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