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一票人票畫空間

【自栽相】蔡宜儒個展影片

  • 展期

    日期:2009-09-15 ~ 2009-10-04

  • 地點

    一票人票畫空間

  • 自栽相,盆中,竄長出的植物,似人非人.半抽象的張狂表現,是蔡宜儒將自我心性投射於頭像肢體上後安植於盆景內的最新力作,也是繼國立台灣美術館連續兩年典藏此系列作品後首度的完整展現。蔡宜儒企圖傳達自我內在與社會連結所產生出不得不的矛盾與衝突,這是一種世代經驗的恐懼,縱使每個人的恐懼不同。有別於傳統水墨,蔡宜儒嘗試用西方媒材與技法介入繪畫過程中,一再探尋其中的可能性,也一再反思自我生命課題。藉由潑墨、拓印、塗抹、暈染等感性手法,鋪陳架構出具某種刁鑽本質與爆發性的潛意識張力,一種種來自底層脈動的真實原生感動,於此次個展中淋漓呈現。

    一票票票畫空間/翁筱芳
    蔡宜儒,成長於熙熙攘攘的台北,大學到研究所期間卻在嘉義度過了六年半的青春歲月。百無聊賴的鄉居生活,蔡宜儒寄情水墨畫,著迷於天人合一、萬物共生的東方美學思維。

    儘管熟稔於傳統水墨畫的形式與技巧,蔡宜儒卻不願受制於此,在研究所期間開始進行了抽象、半抽象的摸索,勇敢地嘗試各種的表現技法,致力於尋求自己獨特的視覺語言,並在其中傳達他一向所關注的人性議題。

    2008年開始,「盆栽」成為蔡宜儒重要的創作主題。對蔡宜儒而言,盆栽,不只是外公在花市賣花盆的童年印象,他對此物件還有獨樹一格的個人感受與見解。

    盆栽的上半部,展現植物作為一個生命體的自然生長,然而,下半部卻是人造的盆器、人為控制的施肥。上下兩部分形成微妙的關係:植物的生成看似自然而然,但實際上,一方面依賴盆器所提供的養分,另一方面又受制於盆器的有限空間,整體形成一種相互依存、成就,又相互牽制的循環狀態。

    蔡宜儒認為植物與器皿的關連,就好似人身為一個個體,內在的自我本質和社會環境的矛盾關係。因此,他用人物的頭像或是軀體,置換原本的植物,《自栽相》系列畫作由是而生,雖是蔡宜儒對自我探索、思考的論證,但他認為這也是種共相,每個人都不可避免地有這種矛盾存在。

    炫目的豐富性

    只稍那麼一眼,蔡宜儒的《自栽相》畫作絕對會吸引觀者的注意,畫面情緒張力的營造帶來視覺震撼的第一擊,然而這只是開場,目不暇給的豐富變化,是觀者目光持續停留的關鍵。當感性的領受結束,理智恢復的第一瞬間,觀者心中的疑惑想必是:這到底是如何畫的?

    實驗,是蔡宜儒繪畫創作中的重要成分,他總是不斷地嘗試各種可能的表現技法、媒材,而在這個遊戲中,「膠」扮演了主要角色。

    在動筆作畫前,蔡宜儒花了許多時間處理畫紙。他先將膠溶於水中,噴在兩百至三百磅的卡紙上,以此手法重複處理數次,讓卡紙各處含有不同濃度的膠質。當半濕的卡紙快乾時,他才開始下筆於背景,用大筆順著手勢揮灑,或是將沾有墨水的紙傾斜,墨水在已經含膠的卡紙上,呈現出流動感與不同的色澤。

    經由蔡宜儒的創意,膠的功能發揮得淋漓盡致。他還會把不同比例的膠質溶於墨水中,或是藉由刮除尚未風乾的膠,製造出反白的效果。

    除了膠的使用,蔡宜儒有時會將畫紙放在地板上,拓印出自然不造作的紋理。各式的畫筆,甚至是毛筆的桿部,隨著情緒之所至,連手指都是蔡宜儒作畫的工具。

    《自栽相》這一系列畫作中,蔡宜儒刻意維持黑白色彩和構圖形式,便是希望觀者能體驗到這些變化多端的表現手法,他用獨特的繪畫語彙讓點、線條、墨色,展現出傳統畫法無法呈現的豐富性。

    資料提供/一票人票畫空間

一票人票畫空間蔡宜儒

推薦展覽

view all

當代一畫廊

【《樂園‧遊蹤》】蔡宜儒、鄭慎尹 聯展

日期:2018-09-21 ~ 2018-11-03|台灣,台北市

人文遠雄博物館

【《墨寫》蔡宜儒創作展】

日期:2017-12-26 ~ 2018-02-11|台灣,新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