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沿著爸爸走過的路 自製花酒釀嗆辣人生

PREV

NEXT

黃博志2013年台北美術獎首獎作品〈五百棵檸檬樹〉,計畫在荒廢的農地上種植500棵檸檬樹,並釀造檸檬酒。目前黃博志所種植的檸檬樹尚未結果,不過,在務農之餘,他跟隨著父親走過的路,採集田邊植物泡茶入酒,對於自己以前不太了解的爸爸有了不一樣的觀察與想像。黃博志個展〈五百棵檸檬樹:七號病人〉名稱取材自俄國小說家契訶夫《第六病房》,這個「七號病人」就是他的爸爸。

展場中掛著3張大型的攝影,都是黃博志記錄父親的影像,有的是頭部,有的是耳朵。「因為他的耳朵特別吸引我注意。他總是說,有不同的人在跟他對話。有點幻想或幻聽,多重人格交雜在他的身體和心理」,黃博志說,「看起來雖然是一個人,但他其實在跟別人對話。他自己知道自己在接收一些訊息,還會笑著會回應;但就我們的角度來看,很莫名其妙」。

爸爸對黃博志來說,是一個很模糊的存在。呈現在影像上,黃博志刻意將畫面色彩弄得很迷幻,「我從小到現在,大概都是這樣子,我也搞不懂他,就是一直處於一個很ㄎ一ㄤ的狀態…過去爸爸情緒起伏大,他的精神狀態對他而言,是一個很模糊的認知。或許他有一些自己的規則在裡面吧!」

黃博志開始沿著爸爸採集的路徑,重新去採集他採過的植物,像是含羞草、蓮花、曇花、仙人掌、肉豆蔻、芸香,做了一些想像跟研究,並把這些植物放到藥酒裡面。「我開始試著了解他的邏輯,他的小宇宙是怎麼樣在運行。過去看起來很無謂或習慣性被漠視的,裡面可能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在發生」。

現場擺有各式各樣植物入酒的展示品,每一瓶聞起來都十分濃烈,黃博志表示,「這酒其實不好喝,這代表了他的故事,所以我把它做得非常濃烈,而且有點嗆辣,其實蠻多人會受不了;但我覺得跟他的故事會比較一致」。

從一開始的漠不關心,到後來嘗試從爸爸做的事情去觀看、理解爸爸的行為,黃博志說,「我現在會認為,邏輯的有與否,取決於我們的認知。比如我們這個群體有既定認知的邏輯可以理解,只是他是跳脫那個群體之外的;他所建構邏輯的對象,不是人,可能是植物或是其他我們不知道的東西…我覺得應該是有他自己運行的系統在裡面,只是我過去是不了解那個系統的,所以會選擇漠視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