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2017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赤粒藝術 當代水墨的創新與多種可能性:韓國藝術家專訪

水墨在整個東亞藝術史的發展已有千年來的歷史,且每個時代有各自不同的代表人物,如五代時期生活於中原一帶的藝術家荊浩、關仝,描繪了北方山水的雄偉,而活動於江南一帶的的藝術家董源、巨然則表現了江南山水幽遠。這兩類不同脈絡的畫風,深刻的影響了日後山水畫的發展。到了宋代,藝術家們在形式上進行了創新,如在繪畫史中常見的范寬-雨點皴以及李唐的斧劈皴及青綠山水。



這些藝術家們的作品在形式上承載了當時代的人文精神,並與社會的思潮相互呼應,而直到今日,仍然受到許多藝術家的臨摹與民眾的賞析。從上述的內容中,我們基本上可以了解到藝術的發展除了對於美的感知以外,同時也伴隨著對社會的感知,亦即是藝術與社會之間的連結是相當的緊密。



赤粒藝術展位,2017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圖/赤粒藝術提供。



而發展到了現今,在多元思維的影響下,藝術的發展更是跨足了不同媒材與形式,特別在水墨的創新中也極具獨特性,並在用墨的觀念上,由形式上面來承載精神,發展到了對景物的感知與心理層面的內化後再進行創作的模式-建構出具有性格美的水墨語彙,甚至運用到複合媒材之中,讓墨這一個傳統媒材所蘊含的精神與意念,更為多樣化。



赤粒藝術在本次2017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當中,為我們邀請到了三位韓國當代重要的水墨藝術家,金浩得、安美子、鄭光熙,讓我們可以從中去了解當代東亞水墨的發展,並看見藝術家如何以不同的手法與面貌,呈現內在心性於作品中。



由左自右:藝術家金浩得、安美子、鄭光熙。圖/赤粒藝術提供。



金浩得的「身體性」



金浩得的創作意念來自於「呼吸」,「呼吸」對於他來說是一種生命的體現,也是探索外在事物的方式(如視覺上的自然)。他透過這個概念來感知我們所處的世界,並將其內化,轉換為畫面,表現於作品之上(融入想像力)。



藝術家特別與我們分享:「在形成這樣的風格之前,也曾描繪過各種風格的作品,不過最終回到了探索事物的本質-點與線條的表現,用意在於更直接地表達出自我的感受,回歸到靈魂、心相的深處。因此,如作品《山1》當中,其實也蘊藏了我過去接觸的風、河流、山的經驗,不僅僅只是視覺,更觸及了其它感官。



藝術家金浩得。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金浩得,山1(局部),水墨棉布,2014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值得一提的是,金浩得的身體性有兩種繪畫方法,第一種是以手指為媒介進行創作,它呈現的是對於景物感知的擴張性描繪,將個體經驗直接性地呈現在畫作之中。



藝術家金浩得。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第二種是以筆來表現快速的視覺感知。它與手指創作的核心概念是一樣的,差異在於兩者體現的感覺不同,描繪的事物也不一樣。



金浩得,瀑布5,水墨棉布,2016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此外,金浩得也有以壓克力進行創作的作品,如《山17-3》、《山17-1》,兩件作品亦是以手指進行創作的,概念與上述都是一樣的。



由左至右:金浩得,山17-3,壓克力顏料畫布,2017年;山17-1,壓克力顏料畫布,2017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安美子的「禪」意境



《惺惺寂寂》系列作品的創作方式相當特殊,藝術家以漢字字符為主題,以長達四、五的時間,反覆性的繪畫於布面上,讓重墨渲染的過程,展現出了墨的力度與層次及空間感,如布面上的字是以兩年繪畫,而全面渲染的部分也是兩年。



之所以這樣進行創作,藝術家指出她所欲表現的是一個非再現的意義,去除偶然性的創作,讓自身可以去掌控畫面上的佈局。此外,每件作品上面的字符選擇也不同,並在時間的淬鍊之下,讓墨的力度展現在觀者面前,也闡明了她的作品意念-她所選擇的字,不僅僅只是一個符號,更深層地來說是以境的方式呈現。



《惺惺寂寂》源自於佛教的說法,指的是反思與提醒自己,讓自我悟道。



藝術家安美子。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安美子,惺惺寂寂,水墨棉布,2013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鄭光熙的「白墨」



鄭光熙的創作過程是先將無數的紙,描繪上字體或者素描後,再將其包覆於木頭之上,讓多個木頭排列於畫面上時,可以看到墨的樣貌。而作品當中留白的部分,則是藝術家以多層的紙包覆住原本繪有墨色之處而產生的刪除效果,稱之為「白墨」的概念。



這樣概念的特殊之處在於被白紙包覆的地方,表達了一種認識論-有是有,沒有裡面又有的概念,同時也與佛教中的思維相結合。鄭光熙運用文字與複合媒材之間的搭配,一層一層的體現了符號學的多層次與意義,從可被我們認識的文字,進而被拆解,包覆,最終呈現了埋藏在白墨之下的特殊符碼。



藝術家鄭光熙。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從上述當中,我們可以看見了韓國當代水墨在形式發展上的多樣性與概念上的特殊性,與我們過去所見的以形的外觀來承載與描繪時代精神的方式相當的不同,藝術家們表現出更以心性與哲學來思考這一媒材的可能性,同時也在創作的過程中以獨具特色的方法進行,盡可能的將形式與概念融合一體的風貌呈現給觀者,激發觀者更多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