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藝術評論

焦點人物

藝廊當代藝術傳統書畫個展

關於白雨和陶綱的(不)當代水墨:幽岫參天外:白雨╳陶綱雙人展

多納藝術白雨陶綱水墨繪畫

2021-08-24|撰文者:陳晞

身處在不同地區的當代東亞水墨畫家,都被賦予不少期待。期待表現時代性與前衛,創新與創意。但對白雨和陶綱這樣出道於水墨最低靡時期的創作者來說,這些期待都是眼睛業障重,可遇不可求。

許多堅守在傳統媒材的當代創作者都與白雨、陶綱一樣,對自我實踐與創作主體有著堅定的態度。就像小津安二郎的散文書名─我是賣豆腐的,所以我只做豆腐。對他們來說,既然我是畫水墨的,那我該做的就是畫出屬於我的水墨。

在此次於多納藝術舉辦的「幽岫參天外:白雨╳陶綱雙人展」當中,展出了兩位年近不惑的水墨畫家作品。有別於衝浪型的當代創作者,他們十餘年來埋首創作、不跟風的態度,以及對於自身水墨表現循序漸進的試驗與實踐,在這水墨與書畫逐漸備受藝術界重視的環境當中,有著穩健且漸入佳境的步伐。

「幽岫參天外:白雨╳陶綱雙人展」展場。圖/多納藝術提供



白雨從微觀見整體,渾然天成的異境



白雨以細緻繁複的筆法,與清淡節制的色彩使用,引導出一種獨特的微觀特質。從近期作品中,我們可以看見白雨作品中淡薄節制的色彩,在畫面中若不仔細端詳,很容易就會錯失那一抹顏色。當你真的看見了那個淡雅的色塊,視線又像是因此被勾著一般,蔓延到畫中的其他細節。就像你在夜晚抬頭看天空時,首先看見了第一顆星星之後,其他的星星也慢慢浮現在視線中,它們從來就沒有消失,等待我們靜靜地看。

在白雨的作品中,微觀是在畫材、運筆到畫面之間,從細節逐漸發現整體的凝視。這或許與他喜歡宋畫,以及早期自鑑賞雅石累積下來的肌理與材質表面觀察心得有關。這些因素影響了他對待畫材的細膩態度。藝術家表示,因為自己有收集石頭的習慣,早期的作品會從觀察石頭的空間與不同的表面裡,將多面的空間感結合成一個完整的畫面。

「幽岫參天外:白雨╳陶綱雙人展」展場。圖/多納藝術提供

白雨 Bai Yu,〈凝煙〉,60 x 60 cm,絹本水墨,2020。圖/多納藝術提供

白雨 Bai Yu,〈蟄居的桃源〉,73 x 78 cm,紙本水墨,2021。圖/多納藝術提供

胸有成「石」後,近期的作品多是先從一個大的形狀開始,慢慢描繪出那個形狀之內的小世界。例如作品〈蜃氣樓之島〉,即是白雨在心中想像了一個菱形向量的構圖之後,進一步就藝術家所知道的雅石質地與肌理,描繪為一個銳利且靈氣繚繞的天空之島。白雨在畫中描繪遠方孤星中的天與地,是可居可遊的科幻世界。

然而在此次「幽岫參天外」聯展當中,白雨在作品中有了不同的表現。把對宋畫的傾慕放在心中,藝術家在紙本材質中描繪山石與風景,或是臨摹銅版畫般的線條狀態 (如作品〈災厄的日常〉)。因為筆墨的細膩勾勒,在微觀作品的時候,可以發現水墨浸潤於材質中不同的狀態。不同於絹本上通透的色彩狀態,在不透明的紙本上呈現的是輕盈而扎實的附著。紙本纖維的物質性所營造的氛圍,以及與纖維有著相仿大小的筆觸加上水墨的層層描繪,畫面的整體性渾然天成。

在那些像是降落到異星之後所見得的地景中,令人聯想到一種「內經圖」般的畫面。除了是一種精神世界的描繪之外,更有道教的身體哲學隱藏於其中。像是作品〈擬態仙山〉和〈眾神瀑布〉中,置中往下流瀉的瀑布,或是向上延伸的奇巖,它們與其周圍因水侵蝕出來的造形之間,隱然像是脊椎與肉身的關係。

白雨 Bai Yu,〈蜃氣樓之島〉,60 x 60cm (4才),絹本水墨,2018。圖/多納藝術提供

白雨 Bai Yu,〈災厄的恆常〉,60 x 60 cm (4才),絹本水墨、手工框,2019。圖/多納藝術提供

白雨 Bai Yu,〈擬態仙山〉,100 x 50 cm (5.5才),紙本水墨,2021。圖/多納藝術提供

白雨。圖/多納藝術提供



陶綱的逆光山水,與點的節奏性



陶綱描繪山水的方式,是以多種色階的墨色所構成的細小墨點,描繪山水之間的嶙峋。藝術家以光線的強烈與景象的遠近決定墨色深淺的分布。他描繪一種如眼睛在面對強光時所見得的逆光效應,以及在夜晚之中看見的明亮大地。這是陶綱受到韓國林權澤導演的《汲取月光》中的溪邊造紙景象感動之後,得到的一種美感經驗。

「《汲取月光》中有一個造紙的片段。電影中的人在溪谷間用紙漿造紙,月光映射在水影與石頭上發出光亮,天色雖然是暗的,但大地卻是明亮的。在夜晚中,雖然我們的近景是暗的,但群山的山頂,卻因為月光而微微發亮。」

「幽岫參天外:白雨╳陶綱雙人展」展場。圖/多納藝術提供

陶綱,〈該往哪兒走(2)〉,100 x 50 cm,水墨紙本、雲母、礦物顏料,2020。圖/多納藝術提供

陶綱,〈之間(1)〉,75 x 95 cm,水墨紙本、雲母、礦物顏料,2020。圖/多納藝術提供


不同於2017年左右的作品畫面中、由以點成塊的山石堆疊成山景,以及氤氳煙嵐的氛圍。從2020年開始至今的許多作品,多是以三角延伸向量的條狀塊面,描繪山稜之間的皺褶與嶙峋。不管白天或是黑夜,近山常是以較濃的墨點呈現,這種逆光山水的水墨方法,在系列作品《望》中尤為顯著。

由細小墨點組合成不同的畫面,是陶綱自2011-2012年間開始使用的繪畫方法。畫家在作品中以手和筆描繪了由無數墨點塑造出的有機序列,藉此將一個個如細胞般的組織,結構化為局部整體的意象。

一樣都是點,但我們反而可以從畫家對待點的方式,進一步去認識他的繪畫觀。在全球藝術史中有很多以點著稱的畫家,例如中國10-12世紀間、從董源到米芾、米友仁父子發展的米點皴,或是19世紀法國的點描派 (Pointillism) 。陶綱說,他畫中的點更近似於一種符號,而不是現代美術史中構成主義的「點線面」邏輯。藝術家認為,在水墨畫中的造形描繪與皴法觀念,差別在於畫家選擇用什麼樣的語彙去畫符號,進一步傳達精神意念。一片片山稜中的點像是一段段藉由形狀排列秩序、在高低起伏間敲擊的節奏,響徹滿山遍谷。

陶綱,〈望(2)〉,75 x 75 cm,水墨紙本、雲母、礦物顏料,2020。圖/多納藝術提供

陶綱,〈裊裊〉,75 x 70 cm,水墨紙本、雲母、礦物顏料,2021。圖/多納藝術提供

陶綱,〈往(1)〉,75 x 75 cm,水墨紙本、雲母、礦物顏料,2020。圖/多納藝術提供

陶綱。圖/多納藝術提供



幽岫參天外:白雨╳陶綱雙人展



藝術家│白雨、陶綱

展出日期│2021-09-04 ~ 2021-10-09

藝術家開幕導覽│9/4 17:00

展出地點│多納藝術

展出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基隆路二段112號7F

展覽資訊https://link.donnaart.com.tw/SCRH

藝術家介紹│白雨

白雨,2013年畢業於東海大學美術系研究所碩士,創作生涯中持續對傳統範式進行辯證與提問,進而釐清自己如何逐步認識這個既小又大的世界。在作品中,可見他改以盈掌可握的石頭為對象,透過偶爾遠眺偶爾近觀,向度拉得極大的視角,卻一致細膩且緩慢地描繪,讓歷經風雨歲月洗禮的巨巖地佇立在畫面中間,有時彷彿神話傳奇裡的仙山樓閣,有時則一如孤懸海中的島嶼,卻毫無例外地都展露出冷靜而和緩的內斂情感。

藝術家介紹│陶綱

陶綱出生基隆書畫世家,2009年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水墨組碩士,是台灣當代水墨創作團體「六條墨」與「漂移社」重要成員之一。他以創新的當代水墨創作,兩度獲得文化部藝術銀行購藏畫作的肯定。他對紙、墨等傳統媒材飽富情感,同時立足於當代,強烈地感受著自身所處的時代氛圍、尤其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狀態,將之轉化成風格獨特的水墨作品。

展覽主視覺。圖/多納藝術提供


多納藝術白雨陶綱水墨繪畫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3

0

1

厲害

2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遺形藏志,與道相得」

2018-12-20|撰文者:張禮豪2259

焦點新聞

電影藝文跨界

in臺南‧無影藏 - 2021 臺南市文化資產影像競賽暨巡迴播映

2021-09-22|撰文者:in臺南.無影藏 / 陳恒安(成功大學歷史系副教授)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