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揭露現今文明發展的真相 人們心中的悸動與記憶 談藝術家霍凱盛的藝術創作

從全世界大航海時代(15世纪到17世纪时期)的來臨,到工業革命(18世紀)的發展,人類的文明以大躍進的方式突破各種限制,改善了生活、飲食、交通等面向的發展,地域之間的距離也被拉進。



發展到了現今,在看似一切美好的前景之下,伴隨而來的是更多的文化衝突,讓人與人、國與國之間的利益關係在檯面上更加突出,同時政治也介入其中,對於這些變化感觸最為深刻的,便是與生活最有直接關係的角色-人民。



藝術家霍凱盛。圖/日帝藝術提供。



霍凱盛出生於澳門,身兼藝術家及作家,他深感澳門長期為了經濟的發展,不停的填海,增加各式的交通工具接待觀光客,將原本的環境進行大改造,讓本地人的生活受大了很大的衝擊。因此,他將這個過程與背後政治關係,以結合歷史文本的藝術形式,告訴給觀者。並以此媒介,討論全世界各地域的發展及史料情節。



藝術家霍凱盛。圖/日帝藝術提供。



藝術家的創作非常特別,首先是在媒材的表現上,他先以上好的茶葉洗染過紙張,讓背景呈現出仿古的效果後,再以針筆進行精細的描繪出具有當代感的物象,以此來借喻古今穿梭之感。



霍凱盛,2047.16,針筆、Canson、紙本,79*108CM,2017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我們以作品"2047.16"來看,畫面中所呈現的其實為當今澳門的社會與環境現象-博弈事業造成的問題。如右下角原本為海神所生活之處,現今已被填海,並作為接待客人的交通工具所用,海神已無立足之處,需要透過海怪與章魚將巴士移除,才能有生存空間。另一方面,原本設立的輕軌動線,也被巴士影響,顯得過於壅塞。



霍凱盛,2047.16(海神,作品局部),針筆、Canson、紙本,79*108CM,2017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霍凱盛,2047.16(章魚,作品局部),針筆、Canson、紙本,79*108CM,2017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霍凱盛,2047.16(輕軌壅塞,作品局部),針筆、Canson、紙本,79*108CM,2017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左上角為澳門的賽車標誌,其造型上是象徵著古代貴族的優雅,並藉此來告訴觀者澳門其實原本有它的良好傳統與榮耀,同時也提醒澳門人不要忘記原本的自我。



霍凱盛,2047.16(澳門賽車標誌,作品局部),針筆、Canson、紙本,79*108CM,2017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此外,作品"2047.16",有什麼特殊意義呢?這個命名為藝術家特別安排的巧思,他暗指的是自1997年開始,中國接手香港之後,原本說明50年內不會對本地造成衝擊,而如今澳門也同樣遇到了問題,無需等到2047年。



"1582.4"描繪的是到澳門傳教,後來入住廣州的傳教士利瑪竇,利瑪竇一生終其高清亮節,也被霍凱盛加入他的創作當中,並藉此反諷當今社會現象,如畫面中利瑪竇身處在一個許多魔獸之處,卻依舊處之泰然。



霍凱盛 ,1582.4,針筆、Canson、紙本,36x25cm,2017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古今穿梭的對比,並扣合現代議題的加入



霍凱盛的創作之所以特別,是來自於他對時間質量上的處理,以及特殊的繪畫風格,讓他的作品有了很深刻的記憶點,並有層次的透過媒材、圖像、主題,告知觀者他的創作理念。



在時間的處理上,他善用了媒材上的仿舊處理,讓觀者在視覺上的感受中,先主觀的認為這可能是過去的航海地圖或書籍中的繪本。接著透過作品內容的表現,讓觀者仔細觀看圖像時,卻會發現其為具有現代感的題材與構圖形式,藉此觸發更多觀看意識上的可能性。



主題的命名方面,藝術家則借用了各種年代上面的命名,用以來說明他所描繪的內容,並幫助觀者了解歷史事件與作品的現代元素中對比,試圖提出更多我們當代人應該注意到的議題與背後真相,這些問題都是全世界普世人們生活中會被關注到的面向,因此當我們細看他的作品時,每個細節往往會觸動人心。



霍凱盛,2047.15,針筆、Canson、紙本,35x52cm,2017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霍凱盛,2047.15(局部,畫面中間為金正恩),針筆、Canson、紙本,35x52cm,2017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展覽單位-日帝藝術。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今昔輿。圖」霍凱盛個展



展覽地點|日帝藝術Helios Gallery(台北市中山區錦州街241巷9號) 



展覽日期|2018.01.03-2018.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