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紀蔚然:拉提琴吹牛皮 人人都在做【台新藝術獎系列報導】

第十一屆台新藝術獎入圍作品《拉提琴》這齣劇,與「提琴」關係不大,與音樂劇更搭不上邊。

《拉提琴》取名概念來自西方,意指人們用盡所能,投入地述說心事時,卻不知道身後有人正扮著鬼臉,做勢拉提琴;拉提琴,也就是「吹牛皮」,或是閩南語裡的「噴雞龜」。這齣《拉提琴》則是對台灣知識分子反思,並述說解嚴後台灣言論鬆綁、媒體亂象,使得社會膚淺、荒謬的種種台灣現象。

後感情年代 大家都在「吹牛皮」

編劇紀蔚然指出,這個劇本多少在討論,台灣「只能想,不能做」的知識份子,到底能擁有什麼影響力?「如果已陷在拉提琴的情境裡,對社會好像一點幫助也沒有。」紀蔚然認為,每個知識份子站在講台上,說自己、說家庭、說國家,但聽起來,每個人都像在「拉提琴」。

拉提琴的故事,從一位中年知識份子劉三開始演起。這位中年知識份子,認為身旁的人都「失真了」,在電視上看到的形形狀狀,是不是都帶有「表演」的成分?於是,他決定要寫一篇名為「後感情年代:台灣人的心靈圖像」的論文,但寫了十年,始終只寫下「所謂後感情年代」七個字,就再也寫不出來。

隨後,這位中年知識份子被牽涉進立委好友史文龍的自殺案,登上媒體版面成為焦點人物,並逐步揭露出一連串的社會謊言、以及劉三那無感的婚姻、疏離的親情,以及永遠無法企及的成就,反映處現代知識分子的徬徨與虛無。

導演呂柏伸表示,他在讀紀蔚然的劇本時常感受到,劉三、劉三身邊的人,以及台灣社會現象裡的種種人,都不斷地在扮演,「拉提琴的能事」,要把心裡私密的悲傷,以及種種情緒,全都要一股腦地告訴別人。

知識分子的腦袋 「被殖民了?」

紀蔚然表示,《拉提琴》一開始陳述一位台灣知識分子「卡住了」,後來這位知識分子昏倒,在潛意識底下做了許多夢,科學家則用科學儀器,來觀察他的潛意識活動下的夢境。

但這些科學家發現,一個台灣知識分子的腦袋,剝開來看之後,「腦袋有點被殖民的樣子」,受到美國影響很深,許多美國電影電視全歷歷在目。但是,再往腦袋裡更深一層探究,竟有「吳鳳」的影子,以及一個虛幻的崇拜對象「史艷文」。

最後在劇中,劉三在潛意識的夢境與醒來的現實間迷失了,無法辨別出哪些事物才是真實。導演呂柏伸分享道,他在閱讀這場劇時,會聯想到電影「全面啟動」夢中夢中夢的概念。最後在落幕時,劉三是處在「潛意識的夢境」,還是「醒著的真實」,每個觀眾,也各自有答案。

RE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