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香港佳士得亞洲現當代藝術夜拍─常玉單枝盈香

今年的亞洲春拍季,5月24日的香港佳士得夜拍,啟動了亞洲春拍的第二輪大戲。佳士得位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的亞洲現當代藝術展覽現場,依然深獲好評。63件作品,總成交金額達4億6790萬港元,成交54件,成交率為86%。

夜拍的成績依然亮眼。但如果不看數字,而是感受拍賣現場的競拍氛圍,當可發現,由趙無極、朱德群領銜的超高價精品漲勢已然暫歇。亞洲二十世紀藝術的精品,近幾季在常玉、趙無極、朱德群作品價格的狂飆帶領下,價格已然上攀至近期頂峰。在佳士得亞洲區主席高逸龍親自主持的這場夜拍,以朱德群、趙無極作品擔綱開路先鋒,明顯感受到現場藏家的追價氣氛與過往幾季的佳士得夜場大為不同。由於夜場選件的趙無極、朱德群作品皆有口碑,估價亦合宜,因此現場藏家此時的買氣,其實頗能代表5月這個當下,收藏家對於追價趙無極、朱德群作品的心理。

趙朱開場 鐘泗賓破紀錄

夜場第1件拍品,為朱德群《構圖第145號》,此為朱老於1963年,跨入抽象創作初期年富力強的作品,恰恰以低估價的900萬港元落槌,與佳士得夜場慣例帶給藏家第1件開路先鋒即出現熱烈追價的氣氛不同。第2件拍品,朱德群《第221號》亦以低估價的700萬港元落槌;第3件拍品,估價900萬至1300萬港元的趙無極《14.06.73》直接流拍。當高逸龍宣布pass流標之際,現場藏家隱隱然的互相耳語,讓現場一時騷動起來。

第4件趙無極《4.02.68》,則由台灣藏家以低估價的900萬港元落槌購藏;第5件趙無極《荷蘭小鎮》,甫開拍即出現多組買家競逐,成為第1件突破高估價的拍品,以1300萬港元由一位現場台灣藝術經紀人奪得。小高潮之後,朱德群作品再流標2件,倒是現場一組買家,連續以底價的價格,買到趙無極《23.06.66》與《6.11.72》,還開心互相擊掌。含佣金,他們這兩幅抽象畫共花了1724萬港元。

全場第一個真正意義的高潮來臨在第13號拍品,鍾泗賓1963年作品《大自然的啟示》,這幅抽象畫低估價150萬港元,現場買家與電話委託席互不相讓,拚到了400萬港元落槌,讓高逸龍開心宣布此作打破了鍾泗賓拍賣紀錄。包含佣金,此作成交價為484萬港元。

鍾泗賓後的3幅吳冠中作品,買氣明顯遜於北京拍場,或可見到南北兩地的收藏差異。倒是繼2011年秋拍後,近幾季少見佳士得香港夜場的金煥基作品,今次兩幅小尺幅精品大放異采。1958年作《無題》低估價100萬港元,由現場女性買家以300萬港元奪得落槌;另一幅低估價100萬港元的《蓮花》創作於1956年,亦以240萬港元由韓國藏家奪得。金煥基之後,韓國另一位大師李禹煥,其1979年的傑作《點》,以1050萬港元落槌,此作由台灣一位劉姓藏家購藏,估計此作應可列入李禹煥拍賣紀錄的前五高價之林。

一花一石震拍場

現場高估價來到2千萬港元的作品,僅有徐悲鴻《比翼》與常玉《靜月瑩菊》。《比翼》的創作題材,是徐悲鴻師法德國藝術家的臨摹之作,最終順利成交。本場的壓軸,即是常玉《靜月瑩菊》。估價1800萬至2200萬港元的此作,在超過高估價之後,由現場一位台灣朱姓藏家與佳士得副主席李昕代表的大陸藏家互相比拚,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當朱姓買家出價至2800萬時,李昕一口氣加價至3500萬港元,顯現其背後買家的決心。最終,李昕為大陸買家奪得此幅逾70年未曾現身市場的常玉盆花精品,此作最終以4千萬港元落槌,勇奪專場桂冠。

常玉《靜月瑩菊》之後的大黑馬,不是何多苓的《生命》,而是展望的《假山石第五十九號》。此作安置於亞洲現當代藝術展場的入口,氣勢懾人。果然,此作讓現場藏家與委託席再次交戰,形成多方混戰,低估價450萬港元的展望假山石,最後現場的落槌價達2100萬港元,震撼全場!但拍後佳士得指出,由於委託的客戶在競投過程中的失誤,因此最後此作撤拍,改為私人洽購,最後由藏家購藏,成交價含佣金為964萬港元。與原本逾2千萬港元的價格差距頗大,但依然改寫了展望的拍賣紀錄。隔天5月25日的日場,藏家聽聞此事皆議論紛紛,此作接下來的善後與解釋,考驗著佳士得的品牌。

價格反應平實

今次夜場,在亞洲二十世紀藝術的表現上,常玉一枝花獨秀全場,鍾泗賓與金煥基達陣小高潮,當代藝術裡則是展望表現最佳,其次就屬菲律賓藝術家文圖拉(Ronald Ventura)與中國藝術家賈藹力。文圖拉《美妙的誘餌》一作低估價80萬港元,由台灣朱姓藏家以達650萬港元超高價落槌奪得;賈藹力《1979.6.1》一作,低估價320萬港元,由李昕為藏家以520萬港元落槌。而三幅劉煒作品,二幅張曉剛作品皆順利成交,是中國當代明星裡未流標的藝術家。此次包括劉野、曾梵志、劉小東皆各有一件作品流標。

今春夜場,台灣與中國大陸藏家依然是中流柢柱,最令台灣藏家欣喜的,莫過於前輩藝術家李石樵的《浴》一作,以280萬港元落槌成交,讓台灣本土前輩藝術家的作品,在夜場讓更多區域的買家認識。今春佳士得夜場的落幕,趙無極、朱德群之作少了倍數成交的刺激,除了少數如鍾泗賓、金煥基與文圖拉之作,大部分成績平實,反應了當前市場對藝術精品的需求與價格接受區間。香港夜拍結束,接下來,就看6月的北京春拍夜場,如何再譜成績單。

圖說:常玉《靜月瑩菊》一作,果然吸引藏家競逐。最終由佳士得亞洲區副主席李昕為客戶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