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黃柏勳 - 如此溫柔蔓延

第一次見到黃柏勳,他腳踩著拖鞋,操一口流利的台語,手慣性的撥一下瀏海,眼珠子古溜溜的轉著。這麼多的形容沒有別的,只是想表達我對他極度深刻的印象。

多年後,看看他的畫,再看看他的人,回想起當時的第一印象,不禁笑了笑。只是,若你不了解黃柏勳的人,請別告訴我,你了解他的作品。

《既寂寞又豐富》,黃柏勳對自己的創作如此命題。2008年始,他隻身在台北時,用力的生活,他似乎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知道,一輩子值得做的事情、不能放掉的事情是什麼。

2009年末離開台北之後,黃柏勳回到南台灣,過著平逸的生活。除了學校兼課之外,就是跑工作室創作,累了、晚了回家休息。一個穩定、卻又自成一格的生活圈,促使他敏銳的注意起生活中的微物,而讓他的繪畫從早期線條及色塊的抽象構成,逐步繁衍出半具象的形體,同時經營色彩所漸變出的空間重組及再造,於是,《微笑爆炸》時期應運而生。

黃柏勳一點、一點的,將生活中細微的體察,從眼睛吞蝕進去,吸收、反芻、消化,從而傾瀉出來,幻化為個人主觀的炫爛有機體,然後緩緩的於畫布上蔓延開來。

很多人常常問他,你在畫什麼?讀黃柏勳的作品,描繪的客體對他而言,反不是絕對重要。因為這些有機體的滋生與交結,在他的記憶存取與使用的過程中,已離開現成物的討論範疇。然而,卻緊緊的與他的生命經驗及現實生活相附相生。

讀懂黃柏勳作品的人,能感覺到他的溫柔。溫柔的色澤、溫柔的傾吐、溫柔的延展、溫柔的思索、溫柔的跳躍。溫柔,卻有旺盛的生命力。因為旺盛,而生生不息,正如他對創作執著的堅韌態度。

黃柏勳曾説:晚上睡覺會捨不得今天結束,而去急著迎接明天開始。他對創作的熱情是如此,對生活的熱情是如此。畢竟,還有什麼樣的生活,能比做自己最鍾愛的事情,感到確幸與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