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極簡主義新風潮 - 張志成繪畫作品

PREV

NEXT

現代科技與社會的快速發展,極大地衝擊藝術界。當代藝術家孜孜不倦地追求著豐富的形式、材料及表現手法。這樣的風潮下,平面藝術家們則被平面繪畫表現手段的局限性所困擾著。然而當代藝術的誕生,並非意味著平面繪畫走到盡頭,只不過創作者們正在進行著一場激烈的爭鬥,一場與自身的較量。平面繪畫的創作限制在於,其僅僅只有平面的空間創作。相較於其他創作媒材,諸如影像等創作方式而言,平面創作在材料的發揮上似乎顯得拘謹。它秉承傳統衣缽,在紛繁變幻的當代情境中恪守經典的創作模式。淡化掉華麗的裝飾和鋪陳的技術扶持,使用最普通的畫布把最純粹的思想和畫家的內心世界完全呈現於觀賞者眼前,這樣的特性成為平面創作裏恒久不變的東西。

初次接觸張志成的作品,是“瓶子”系列,單色的畫面和細膩的表現力深深地吸引我的目光,畫家內心所呼籲的材質美感透過畫面淋漓盡致地突顯出來,每個花瓶看似饒有個性。對張志成的初次訪問,是在他在北京大山子798藝術區的工作室裏面,那時他正在專注於色彩的研究。他把各種各樣的顏料混合一起調製出複合的色彩,用類似於西方古典油畫的製作方法,把先漂出的混濁的色調轉化為鮮豔、明快的色調,並通過幹濕筆的交互蘸取,把時間的痕跡明顯地顯露出來。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後,張志成的新作裏有了新的變化,他在眾多題材中截取了人物肖像作為自己的描繪物件,那些流露的東西演進為一股成熟而完整的美。提及肖像繪畫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文明伊始,對此西方創作的例行題材,他的作品不再拘泥於19世紀以前那些宗教的、寫實的描繪,而是注入文化因素與人性的表達,尤其是把自印象派誕生以來突出的個性的手法加注於作品當中。散落于張志成工作室角落裏的刊物,給予張志成人物畫創作的靈感。雜誌,作為一種大眾文化的傳播體,不僅牽系現代人的生活,也是對人們真實生活的一種反映和覆蓋。這種覆蓋使得標準愈趨單一,欣賞愈趨單調,所謂的個性也在張揚中泯滅。張志成的新作最突出的即是人物,他們是出現在雜誌上眾所周知的明星、畫家、模特,這些為公眾所類比拜服的物件,被拿來賦予新樣的詮釋。

當面對一個人時,生命力與歲月的痕跡往往成為人們最切實的印象。畫家著力于人物的造型特徵,通過練達的色彩應用手法,來講述所讀懂的人物記憶和人生的痕跡。張志成在努力找尋著屬於自己的色彩,這與鏡頭所追求的那種本色迥異。與物件的形態形象相比,更加偏愛先行提汲出作品的色彩。他擺脫了過去的繪畫習慣,開始採用精神的、物理的手法,突破常規的視角來自由揮灑自己的藝術感覺。不論在“搖滾歌手(Rock Singer)”中的新造型分析,還是從“John-藝術家畫像”、“藝術家畫像(Artist Portrait)”的人物投影上所獲取的視覺資訊,都可以感受到作品表面流露的一種“氣質”。這些感受已經擺脫了作品通常傳達的意義,並隱匿於其物性之中。他的作品不再是單純的再現,而是通過鮮明的原色、幾何學的抽象圖形以及視覺效應來表現平面性和內在的世界。從作品本質來看,其所要表現的似乎並不是形體,而是蘊含在內裏的新形態,給觀者不同的視覺享受。

自70年代以來,對於抽象主義者來說,“單色”成了一種主流風向,被譽為 “最接近靈魂”的藝術。這類單色繪畫引入物質的色彩感,給視覺造型從物性出發方面賦予了新的內涵。此外,在他這些作品裏,觀者能夠感受到通過色彩所流露出的人性的感覺,藉此達到形態與色彩的極限,這種極簡主義(minimal art)的表述力量,是硬邊繪畫(hard edge painting)所無可鞭及的。

極簡主義(minimal art)的概念需要回到20世紀60年代後期,美國藝術界悄然興起一場追崇單色的造型藝術運動。所有作品的顏色、形態、構成都還原為最原始的基調,到最小最基本的幾何形體、最精純無比的原色,展現的只有基本的外觀。張志成的“人像(Portrait)”,“威爾士戰士(Wales Warrior)”,“培根•法蘭西斯(Francis Bacon)”,“藝術家Max NeuMann”等都是單色畫風的代表作。這些作品都為一種色彩抑或隸屬同一色系,形象特徵被節制地忽略,有顯著的單色畫特徵。

而為了準確表達人物那種孤寞的情緒,作品中往往採取單色系列的色彩,把視覺物件的感情因素作為最基本的表達概念,而把能表現物質豐富性的形象手法(視覺、聽覺)作為觀念的要素。

在單色的表達過程中,藝術家把像土壁一樣厚重的物質顏料層層附著於栩栩如生的空間裏,形成一種類似壁畫的效果,在這個經過慎重計畫勾勒的繪畫過程裏,時間的概念被著重地強調出來。歲月的記憶和痕跡在這些步驟裏如考古層一樣層層迭積;而閱讀的過程就好像欣賞岩壁繪畫或古美術一樣,藉此發掘到藝術家所隱晦其中理念,和他所講述的一些純粹的東西。

當代藝術中,平面繪畫是一條艱澀的道路。然而材料上的難以表達卻無法埋沒其原本的意義。所謂的藝術以形式來架構,卻不只是形式而已,精神的內涵是藝術的最高點,繪畫之所以踞藝術裏崇高地位也藉此實現。張志成的作品創作經過多年的色彩研究與手法探索,溯于極簡畫風卻別開生面,借物化的表現手法來陳述出精神內涵,開拓了一種屬於當代的新的語言形式,這些都來之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