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名家專欄

藝術市場

畫廊推薦藝博會現代藝術

2019香港巴塞爾Art Basel Hong Kong精選藝術家之(二) - Sue Williams, Julian Opie, Martha Jungwirth

2019香港巴塞爾2019 Art Basel HKSue WilliamsJulian Opie Martha Jungwirth

2019-04-17|撰文者:詔藝

甫於今年三月底結束的香港巴塞爾藝博會(Art Basel Hong Kong 2019),不意外地,依舊可以看到許多極為傑出藝術家的作品。本系列所挑選的的幾位亮點藝術家,雖不見得是當紅炸子雞,但他們在藝術界和藏家圈中都有一群死忠粉絲,具備一定程度的學術地位和知名度,而且親炙原作後也頗令人驚艷,只是一般人或是市場上的知名度都還不見得很高。本文供有興趣的藝術愛好者作為關注或收藏上的參考:



【蘇•威廉姆斯(Sue Williams)】



蘇•威廉姆斯(Sue Williams)是一位出生於1954年的美國藝術家。她於上世紀80年代時期開始嶄露頭角,創作初期反映出當時占主導地位的「後現代女權主義美學」(postmodern feminist aesthetic)。如果上網看看她早期的作品,多數有著具象的敘事性,包含許多性別政治和身體圖像。那些圖像有著不符合社會期待的挑釁意味,如對家庭暴力、性猥褻和性虐待等的質疑或描繪,這些題材來自藝術家對於社會中性別歧視等種種不滿現象的憤怒及投射。

到了九零年代,威廉姆斯逐漸開始挑戰抽象繪畫。此後,具象女權意念控訴相關的主題,逐漸變得內斂隱喻,取而代之的是零碎線條中夾雜著荒誕尖銳的幽默圖像或文字,此次在香港巴塞爾中所見到的是藝術家近期的新作。在這個#metoo已經蔚為主流的新世代中,威廉姆斯的作品也演化至更高深的精神層次,以抽象美學為主的色彩及構圖。

在不放棄初衷的前提下,那些作為她反應細膩社會觀察的諷刺性圖像,退為配角,等待有緣人去咀嚼探微。作品的主軸轉化至畫作豐富的色彩,以及流暢筆觸所構成的細緻畫面,奠定了威廉姆斯強調精準但筆觸自由的繪畫風格。當然,近距離欣賞這些具體而微細節的描繪,不禁令人莞爾一笑。她的幽默還是一點也沒有少!

蘇•威廉姆斯,〈白馬,布料帶〉(Pale Horse, Pale Feedbag),油彩畫布,2019。

作品細部。圖/詔藝攝。

蘇•威廉姆斯,〈達拉斯〉(Dallas),油彩畫布,2012。

作品細部。圖/詔藝攝。



【朱利安.奧培(Julian Opie)】



朱利安.奧培(Julian Opie):1958年出生於英國倫敦,畢業於英國知名的金匠藝術學院(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被認為是「英國新雕塑運動」(New British Sculpture movement)重要人物之一。該團體的主要成員包括了以當時英國的雕塑家和裝置藝術家Tony Cragg,Richard Deacon和Richard Wentworth,都是今日歐洲當代雕塑的重要領頭羊。

奧培身為英國重要觀念藝術家和畫家Michael Craig-Martin的學生,在視覺語言的創意上,的確有乃師之風,特別是在線條對於形式主義的描繪上,奧培又更加往前推進了一步。運用單一的粗黑色線條,將人類外貌上的個別特徵全數去除,留給觀者一種「人類外貌到頭來大概都沒有差多少」的結論。

奧培的作品多數為金屬彩繪雕塑。但跨域的他,當然也嘗試使用各種媒材創作。例如讓他成名的肖像和動畫行走人物,黑色線條下所描述的圖像中,對特定人物的描寫完全摒棄傳統藝術家所強調的細節與個性化,而這樣的造型反而成為人們認識這位藝術家的標準印象。

雖然由於簡化後的對象,會造成被描述的對象缺乏差異性,流於重複製作的批評,但這樣精簡的風格卻一點也沒有令奧培市場上受歡迎的程度受到影響。除了人物、肖像畫作外,最為人熟知的便是藝術家所創作於2005年(靜止版)之同名作品、矗立於愛爾蘭都柏林歐康納街口(O’Cornell Street)LED動態版的〈Suzanne Walking〉。該作品宛如放大版紅綠燈的交通號誌走路小人,至於兩者間創作上的關聯性,大概會有很多不同的意見。此次在香港巴塞爾所見到的類似版本,並不少見,不過看起來相當適合Instagram〈boomerang〉(迴力鏢)的功能啊!

朱利安.奧培動態作品。圖/詔藝攝。朱利安.奧培動態作品。圖/詔藝攝。



【瑪莎•瓊沃斯(Martha Jungwirth)】



瑪莎•瓊沃斯(Martha Jungwirth)出生於1940年奧地利的維也納。瓊沃斯是1968年成立、引起轟動的一群以奧地利畫家們為主「現實派」(Wirklichkeiten)的共同創始人。身為女性的她,和當時男性為主的各主要藝術派別,如戰後抽象表現藝術團體「眼鏡蛇」(COBRA)和「零派」(ZERO Group)相比,時間較晚、人數較少。位處奧地利這個和主流當代藝術有點偏遠的國家,也讓這個團體的影響力相對有限,早年僅能在奧地利國內獲得一定知名度。不過近年來,挖掘藝術史中「非白種男性藝術家」的風潮湧現,瓊沃斯從而受到了許多國際現代藝術展覽和策展人們的重新關注與審視。2018年,她獲得了奧地利最重要的當代藝術獎〈奧斯卡•柯克西卡獎〉(Oskar Kokoschka Prize),重新將這位歐洲重要的抽象表現主義女性藝術家,帶入人們的眼簾。

瓊沃斯的繪畫作品雖然看起有點隨興,但布局鋪陳巧妙,顏料或滴落、或流動、或塗抹都帶有一種謹慎但難以捉摸的感受,反映出她創作的主軸「萬物流動」-任何事情都處於不斷變化的開放狀態。隔著大西洋,另一頭有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的女王Joan Mitchell(1925 – 1992)和她遙遙相對,兩位都在戰後歐美兩大藝術場域中,走出女性藝術家具有爆發力、堅毅卻又風情萬種的足跡。

本次在巴塞爾藝術展中露臉的這件作品,筆觸輕盈自由,色彩的選擇以及構圖布局,可以感受到穩定熟練的繪畫技巧及個人語彙,在潛沉中竟帶著少女戀愛的羞澀,讓人實在難以感受到作品出自於一位創作當時已屆78歲的女士之手。所謂「薑是老的辣」,要來形容這位老太太的話,恐怕是「此辣非彼辣」!(本系列待續)

瑪莎•瓊沃斯(Martha Jungwirth),〈無題〉(Untitled),布裱紙上油彩,2018。圖/詔藝攝。

作品細部。圖/詔藝攝。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0

0

4

厲害

2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畫廊當代藝術個展

菱鏡,湖面,光 ─ 張騰遠個展

2019-05-22|撰文者:愛上藝廊(IART GALLERY)153

焦點新聞

畫廊當代藝術聯展策展

[白石畫廊] 形於無:桑山忠明 x 內藤樂子 雙個展

2019-05-21|撰文者:白石畫廊/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