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焦點人物

美術館現代藝術策展

梳理二十世紀重要戰後華人藝術家之定位 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展出「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

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遠方的行星趙春翔王嘉驥典藏藝術家庭

2019-04-18|撰文者:王玉善

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是創辦人蔡長海專門為台灣而蓋的國際級美術館,並由世界知名的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先生所設計,目的是定期舉辦國際化展覽,藉此提升台灣的形象,以及深化美學教育於人心中,同時也扮演著支持台灣本土藝術之角色。因此,每一個檔期都特別地受到民眾以及藝文圈的重視,如2018年的「蔣勳.美學.創作教育:1983大度山聯展」、2017年的「《無極之美》:趙無極回顧展」、2017年的「關鍵斡旋:2017亞洲藝術雙年展」等。



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現正舉辦「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圖/非池中藝術網



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現正舉辦「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圖/非池中藝術網



而於今年的四月份,該館與典藏藝術家庭聯合主辦,呈現高品質的展覽。本次展出了一位在近代台灣藝術史發展進程中,非常具有個人原創性風格的藝術家-趙春翔,展期由2019年的4月12日持續到7月7日,並從台灣與香港的藏家與機構當中,選出60幾件作品,同時也包含其生前使用的畫具,以及一些手稿、習作和文獻紀錄。另一方面,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館長李梅齡也指出,趙春翔(1910-1991)為二十世紀中國現代藝術史當中的重要人物之一,就讀於杭州藝專,並與當今華人藝術史當中知名的大師吳冠中、趙無極、朱德群出自同門。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開幕記者會。由右至左:國際策展人王嘉驥、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館長李梅齡、亞洲大學校長蔡進發、典藏藝術家庭社長簡秀枝、前北美館館長黃海鳴、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藝術與造形設計學系教授郭博州。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趙春翔於1910年出生中國河南,隨後旅居西班牙、巴黎、台灣以及歐美各城市,1989年回到中國、香港,1991年逝於台北。作品兼具中國傳統水墨對於線條勾勒,以及功能方向性的熟練度掌握,同時埋入個人生命經歷中,長期於西方現代美學與造形藝術中的體悟,最終淬鍊出個人原創性風格獨特的作品-融合中國水墨中的宏觀世界與西方外顯之奔放形式,被林風眠讚譽為「最傑出的學生之一」。作品受到國際間的重視,如被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芝加哥藝術學院、北京中國美術館、上海美術館、杭州浙江西湖美術館、台北市立美術館、香港藝術館及香港西九龍文化中心M+所收藏。



趙春翔作品局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圖左至右:喜愛鳥雀的趙春翔;趙春翔與妻子劉雪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圖上至下:趙春翔於美國示範講學。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結合文獻、作品、歷史架構之學術探討,再次彰顯趙春翔藝術成就與價值



本展結合許多珍貴的文獻資料,以及時空背景的脈絡探討,逐一地揭露這位在藝術史上定位特殊的傳奇人物,並探討其心中思想與精神性,為台灣美術史研究留下彌足貴重的紀錄。舉例而言,典藏藝術家庭社長簡秀枝在專論當中《「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尋找數字、市場迷失中的藝術靈魂》指出:「……趙春翔是觀念與空間的藝術家,可能更貼近事實。他用一生的實驗,來說明藝術空間的存在,一維二維之外,他又創三維立體空間……。」旨在說明趙春翔的藝術獨特性值得被大眾再次的關注,同時可從其時代背景、人生歷練、構圖特殊來看,都有自我原創與精湛的風格與技巧,足見對美術史的貢獻與影響。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簡秀枝致詞。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展覽範圍涵蓋館內的1樓至3樓,並透過國際知名策展人王嘉驥的梳理,以作品的觀察分析為根基,進而搭配歷史脈絡下的國際視野,將其藝術性內容轉譯於情境式的展示手法當中,讓觀者漫步於寬敞的空間裡,可透過趙春翔的生活、文學、精神的面貌中,了解他如何突破媒材的藝術性表現,抑提供了最佳的觀看視角與途徑。誠如策展人王嘉驥的學術專文《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回顧》所述:「我們也將展品的選擇視為重要的學術手段,藉此提供一道觀看的捷徑,便於審視趙春翔藝術的特殊性,瞭解其美學追求與精神依歸,進而肯定其創造性與終極成就。」此外,在策展人的專文當中,也完整的歸納了趙春翔個期畫作的風格特色,並針對形式、母題、子題、風格有詳細的論述,同時可與展示結構中的所有細節相互對應(可參見此連結詳閱)。



國際策展人王嘉驥。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以作品為立基,對應創作者的中心思想轉折,建構以藝術風格為主的展示結構



相較於一般以編年史為主的回顧展,本次展覽的概念藉由藝術品所體現出的視覺性來進行鋪陳,同時輔以藝術家的精神意念之探討,讓觀者更加接近與了解趙春翔本身在世道游移之間,所受到的影響,以及自我嘗試突破與創新的風格面向。因此,作品當中並沒有特別安排說明牌來輔助,僅有展板輔以部分文字說明,目的是讓觀者目光完全聚焦於畫面當中。



首先是關於藝術家生平的展示空間當中,主體以文件展的方式來進行詮釋,我們可以看到現場展出趙春翔過去於美國舉辦展覽的歷史照片,以及一些習作與手稿,同時也有為了生活而製作的設計稿,讓觀者可以了解他當時在多元的國際藝術脈動之中,已逐漸地受到各界重視。此外,在這些重要的史料裏,也揭露了趙春翔的作品當中的各種符號之來源,特別是鳥雀經常被運用在畫面之中的原因,應該是與藝術家個人平常喜愛與此類動物接觸的關係。



現場展出趙春翔的手稿、文獻、創作工具。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現場展出趙春翔的手稿、文獻、創作工具。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1973年趙春翔於紐約阿諾美術館(Arnot Art Museum)舉行個展。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接著展場開始進入以作品為主軸的論述空間,向觀者訴諸藝術家旅美30年間,依舊堅持水墨藝術的創作內涵,並將其概念延伸到不同的媒材之上,特別是他在描繪抽象油畫的同時,也兼具潑墨的表現形式。



現場展出趙春翔各類媒材的藝術創作。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趙春翔作品局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而在這個形塑自我風格時期的過程中,趙春翔也開始將其更多對於世界、宇宙觀的概念轉譯到畫面裏,特別是以中國傳統文化當中的宇宙論作為形式來源的根基,將太極與陰陽的內涵,表現為抽象化的圓體,並以各種不同的表現方法,結合墨性,呈現於我們眼前。



結合太極與陰陽的作品系列。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趙春翔,玫瑰風暴,紙、水墨、壓克力彩、畫布,145×163cm,1962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趙春翔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在展場當中,也更進一步的將趙春翔的作品當中,常見的母題提出,像是上述的鳥雀等,目的是在說明藝術家透過將鳥比喻為人類,藉此對應人間倫常的和樂美好,並將此倫常連結到星辰軌道運行,體現一種世界秩序,並表明中國哲學思想。此外,也開始出現了幾何造型的元素於畫面當中,此舉更是增添了空間中的層次,討論了空間中的空間之可能性。



鳥為趙春翔作品中常見的母題。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趙春翔作品局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趙春翔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上述內容大約是1960至1970年之作品系列,我們可以看到趙春翔試圖不停地將東方文化的哲學思維與西方藝術的表現形式相互融合,並以均質視覺效果的面貌呈現,非常具有個人風格的特殊性。而到了1980年代以後,在畫面元素上又新增了燭光的符號於其上,提供給觀者更多解讀的可能性。根據展場說明牌指出,藝術家之所以會安排此元素於其中,一方面是提供祈福、皈依的聯想,另一方面也暗示著趙春翔內心渴望歸屬與心靈解脫(關於趙春翔一生的相關論述,可參閱於此)。



展覽空間照。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趙春翔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展覽空間照。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趙春翔作品局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趙春翔創作的年代,正逢世界藝術潮流,各種不同派別風格的崛起,如普普藝術、硬邊藝術、低限主義、觀念藝術、新寫實主義、新表現主義等等,而這股風潮也勢必會影響著華人藝術家們在自我定位上面的調適。但是我們從完整的展示情境與學術專文當中的梳理,我們可以發現,他內心始終堅持著對於東方文化思維的體現實踐,並將其跨足到不同的媒材之上,同時也嘗試著構圖上面兼具西方與東方形式的整合,最終形塑出獨具特色,又具有國際觀的藝術創作,想必日後在美術史的研究與定位當中,會日趨受到更多的重視與關注。



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圖/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提供



展期:2019-04-12 ~ 2019-07-07



地點:台中市霧峰區柳豐路500號


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遠方的行星趙春翔王嘉驥典藏藝術家庭
REACTIONS
喜愛

13

好美

4

1

1

厲害

1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美術館特展

2019亞洲藝術雙年展 揭開秋季亞洲藝術盛事序幕 

2019-09-19|撰文者:國立臺灣美術館/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48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藝博會藝術跨界現代藝術

2019 ART TAIPEI 光之再現亞太藝壇 拓展華人大器視野

2019-09-17|撰文者:中華民國畫廊協會TAGA / 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