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2020-04-30|撰文者:採訪及文字整理/許祐綸

「是否」是原住民慣用語助詞,表達讚嘆、疑問、結語等語氣,常接連在句末出現。布拉瑞揚舞團舞作以此為名,加上#標籤符號,像是日常語氣的重點標記,也探問對各種存在的刻板認知。信手捻來的話語並不輕鬆隨意,深入再探,表層底下是難以忽視的痛苦鑿刻,如同舞作盡情的歌舞裡,實是日日咀嚼的生命傷痕。

藝術總監/編舞 布拉瑞揚‧帕格勒法 | 攝影 呂國瑋 (片子國際有限公司)



「為什麼而唱?」



「成團五年,舞團每個作品的調性轉換幅度都很大,然而,創作起源都跟生活有很大的連結,《#是否》的產生,也來自生活。」布拉瑞揚說,舞團舞者熱愛唱歌,而台東投幣式卡拉OK店眾多,投入10元硬幣,就可拿起麥克風高歌一曲。舞者常在排練結束後相約歡唱,布拉瑞揚起先不解,然而去到現場發現,酒精下肚,麥克風上手,舞者們像是被賦予獨特魔力,跳躍旋轉平衡毫無困難,身體較平日更加奔放精彩。「為什麼大家這麼喜歡唱歌?」一個單純問題,成了創作動念。

布拉瑞揚向舞者們拋出問題:「你為什麼而唱?如果要選一首歌,要唱哪一首?為什麼是那首歌?」舞者們各自進行功課,歌單列出,一個個故事也隨之顯露:破碎的家庭、性別認同糾結、社會壓迫,還有與整個原住民族群史糾纏的無盡難題;歌舞不只是歡樂縱情,也是挫敗與傷痕的逃逸。布拉瑞揚補述,彼時排練中,2018年底公投結果重挫多元性別族群,包括舞團數位成員,數月排練歷程中,舞者心緒複雜跌宕,隨作品發展不斷釋放。



 歡快與沈重間的跳轉流動



《#是否》在歡快迷人與沈重糾結間跳轉著節奏流動。舞台上鏡面球燈高掛白牆,折射撒落光點。舞作開始,特邀演出吳元楷持木吉他上台,輕聲唱起母語歌曲;舞者曾志浩接著閃亮紅髮出場,電子琴彈唱、轉音高潮迭起,如同歌廳老闆招呼開張。勁歌組曲中,其他舞者身著制服輪番出場,但見一人身著女學生服畏縮牆角,另一人亮色洋裝滿場飛馳。節奏漸強,腳踩跟鞋舞者突而抓起麥克風,驚心連罵「幹你娘雞掰!」躁動驟止。歌舞重啟,一旁制服男子開始不明鬥毆,直至音樂稍止,舞者抓起大聲公,「我跟你們說個笑話」,內容盡是家族傷痕,〈我是一隻小小鳥〉、〈吻和淚〉接連低唱,「有白色的夢,有紅色的情,單純而又執著……」

舞台四處,不同情狀肢體上演,舞者即興走向高牆塗寫心情——開場至此,觀眾已明瞭,白牆竟是「哭牆」,牆面文字讓人揪心:「我不好」、「我不配」、「生而為__,我對不起世界」。後段圓形光束打下,大風吹遊戲在〈一樣的月光〉中登場:被罵娘娘腔的?被家暴的?爸爸喝酒的?遊戲排列組合間,普遍的現實處境顯像。終於,曾志浩走向鍵盤轉換低迷:「來這裡一定要唱這麼難過嗎?」舞者紛紛換裝快歌合唱,一人一式奮力帶動眾人載歌載舞。終末,氣氛漸緩,〈我在那邊唱〉歌曲響起,舞者一一上前,向生命中的重要他者表白,也自我鼓勵,曾志浩引用媽媽的話,像是為眾人小結:「我們可以哭,但哭完了要記得,你還可以笑。」

《#是否》中,布拉瑞揚讓舞者以不同形式詮釋選曲故事,在不同段落裡,得以舞、歌、或語言表述,場場不同,而舞者間互相觸動,也彼此回應關照。「故事都是真的,而他們可以用不同方式去處理傷口,用自己當下可以接受的方式呈現;保留多少、表達多少,都是個人決定。」歷來塗身演出的舞者,此次自備服裝,與歌相關,也是強烈自我表達;「哭牆」的文字更是真實宣洩,比照排練時鏡面密密麻麻的抒發,「演出謝幕後,觀眾也可以下去寫,或看看舞者到底寫了什麼,對我來說,那才是演出的結束。」



赤裸自白,是一次次的整理與療癒



布拉瑞揚坦言,《#是否》最初想帶給觀眾歡樂,未料創作中將各種黑暗挖掘。從存在處境掘刨的故事坦露舞台,每次演出都像在逼視生命傷口,觸動深刻,卻也讓人心疼。布拉瑞揚有時不忍,然而也見證一次次排練演出,舞者們訴說自己、聆聽彼此,不斷自我整理,心境轉化也在演出展現。終究,舞作仍望帶來力量,如那近乎療癒的結尾;而觀眾總在笑淚中報以掌聲,似與舞者無形相擁。

成團五年,布拉瑞揚常言「學習」是舞團關鍵字,除從生活汲取能量,也自省關照每個個體的獨特存有。「我透過舞者的歌曲、故事片段,去更認識他們,我以為我理解了,但真的是嗎?這些是每天一起相處生活的舞者,更何況是他人?」他回憶舞團成立首日便走上街頭遊行,「確立這舞團不只跳舞,而必須跟社會有很大連結。」複雜的個體,如何在複雜的群體中有溫度的共處,得先向彼此敞開,如同《#是否》舞作結語:此時此刻,是你,是我,是否。


第18屆台新藝術獎 藝術家訪談篇布拉瑞揚舞團文化基金會台新藝術獎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1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