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2020-08-31|撰文者:陳晞

雞同鴨講的自由之言



一到文資局園區的戶外走道,洪易與皇·雷普耶斯(Juan García Ripollés)的雕塑便一路歡迎著我們走進去他們在這裡以藝術的「群聚感染」試圖營造的歡快鬧熱。到了主展場前,雷普耶斯的蛋頭人側躺迎接著我們。如卡漫人物般的身體披著地中海建築中的亮白色。

睞去西班牙」展出藝術家雷普耶斯大型裝置《LOVE》,282 x 220 x 225 cm,2020。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睞去西班牙」是藝術家之間的對話聯展,策展人廖仁義說,這樣的對話並非是與語言上的交流,而是藝術創作之間的「雞同鴨講」。「藉由這樣的展覽,在臺灣看見我們跟西班牙的不同,看見彼此的文化差異中同樣的美好。」聽到這裡,令人好奇此次展出的三位藝術家在創作中凸顯的地域性文化差異,以及他們彼此之間如何對話。

皇·雷普耶斯(Juan García Ripollés)作品於展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色彩繽紛是三位參展藝術家作品中的特色,但他們繽紛的方法、原因和文本都不進相同。廖仁義認為,雷普耶斯的色彩來自於他所呈現的人物形象或是場景構圖。場景都是娛樂的,可能是在酒吧,可能是在夜總會,「幾乎是表現一種享樂主義式的氣氛」。

對生命天真而樸實的讚美,是雷普耶斯帶來的立體造形、水粉畫和玻璃裝置等系列創作的其中一大特色。此次展覽團隊特別帶來雷普耶斯的巨型玻璃雕塑裝置《西洋棋》,即是藝術家集原始樸真與詼諧之大成的作品。

皇·雷普耶斯的版畫作品《狗與蜥蜴》。圖/非池中藝術網

皇·雷普耶斯的巨型玻璃雕塑裝置《西洋棋》。圖/非池中藝術網






「用彎曲的輪廓和鮮豔的色彩組成這些表現主義或超現實的人物,向我們展示了他需要前所未有的創作自由,並且需要探索傳統方式難以達到的領域。在這種自由中,沒有重複的地方,毫無疑問,沒有陰影,只有征服新形式的途徑。...他的筆觸中出現了地中海的色調和氣氛,動物或人模型中可以看到它們,從而產生了藝術家獨特的具象化的抽象性和超現實主義精神。」──西班牙瓦倫西亞當代藝術博物館(IVAM)館長Consuelo·Ciscar Casaban,〈建立內在世界對藝術家來說是重要的事情〉,《Momentos:Ripollés回顧展畫冊》, 2012




在皇·雷普耶斯的作品中,我們不難從他對立體空間的表現以及對現實的解構,連結到他在創作中承接的立體主義和先鋒派在20世紀追求的內在必要性原則。藝術家的創作表現著他作為一種絕對且積極的自由追求者,如同阿波里內爾(Guillaume Apollinaire)在他的立體主義宣言中提到的「自由之言」。與藝術家的生活態度相適應的自由,自然地轉移到雷普耶斯的作品中。因為他的技術、創作語言以及他質樸的個性,讓他的作品是不受限、全面性而且高識別度的。這些藝術創作的特性,跟洪易從臺灣這塊土地中生長出來的藝術家性格有幾分神似。自由奔放,沒有陰影。

睞去西班牙」藝術家洪易與展場一隅。圖/非池中藝術網攝洪易作品於「睞去西班牙」展場一隅。圖/非池中藝術網



不一樣的繽紛



在此次「睞去西班牙」的展示當中,洪易做了許多不同於以往的嘗試。例如在洪易要飄洋過海前往西班牙「西方」取經的唐三藏一行人身後展出的作品《桂林山水》,是我們第一次在大型的展場中看見黑白的洪易式山水。繁複圖像與符號的相互衍生取代了繽紛的色彩,以「桂林山水甲天下」這個名聞遐邇的稱號作為發想,洪易的山水幾乎包攬了他的創作宇宙在其中。

睞去西班牙」展出藝術家洪易動物立體造型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為了此次特展,洪易特地從興達港運來老船身,載著洪易的動物立體造型作品。這樣的展示方式給與我們一種觀看洪易作品的新的角度。

船身作為物件,也作為台座,那些動物像是在一艘老船上開著癲狂的派對。船身的靜默、老成與歷史感,跟洪易那毫無陰影、歡鬧而充滿迷幻感的立體造型外觀形成強烈的對比。年屆知命的洪易,讓以往雞同鴨講的熱鬧派對,有了土地與歷史作為場景。

「睞去西班牙」展出藝術家洪易雕塑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

雷普耶斯的繽紛是關於音樂和律動的,洪易的繽紛則是關於圖像和拼貼的,那麼相較之下,黃柏維的繽紛則是關於生命和神祕的。這與藝術家在創作思考上受到山海經影響有關。廖仁義認為,黃柏維的作品表現的更是自己建構的神話世界想像。對於台灣土地上的自然山林帶著特殊的觀看方式。「他把現實變形,讓人的身體跟動物與自然相互轉換。」

藝術家黃柏維與其創作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在山海經中的奇想生物,都是生命力與慾望最原始的存在狀態。黃柏維對於生與死的想像,即表現在那些被藝術家一個個披上金縷衣的青蛙木乃伊,與那些以器官或是身體部位組織成的擬態動物。其畫面的表現方式也令人聯想到同樣受到山海經影響的日本浮世繪。

藝術家黃柏維展出作品《啾吉》,48x30x9 cm x 25件,標本、箔,2020。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一段緣分



「彼時我在桂林遇見了雷普耶斯。他創作的時候會咬著一朵花、穿丁字褲,在大太陽底下畫畫。」我心想這位瓦倫西亞藝術家也真怪的有趣,難怪連洪易也被他的藝術家氣息吸引。

「輾轉找到他的經紀人,希望能進行交流。藝術家看了我跟柏維的作品也很喜歡,因此也希望能在他的故鄉舉辦聯展。」 而這段緣份的前導展,就成了皇·雷普耶斯、洪易與黃柏維的「睞去西班牙」。洪易說,因為雷普耶斯的邀請,他也將到西班牙瓦倫西亞的藝術科學城(瓦倫西亞語:Ciutat de les Arts i les Ciències、西班牙語:Ciudad de las Artes y las Ciencias)與雷普耶斯一同展出,而黃柏維也將到西班牙的美術館中舉辦展覽。

「雷普耶斯,89歲;洪易,50歲;黃柏維,38歲。因為藝術作為緣分,讓這三位來自不同地方、不同世代的創作者碰在一起!」 這句話也只有從洪易的口中說出,才顯得如此合理而自然。或許正也是洪易作品如其人的樂天、樸真與圓「龍」(融),才會促成在日本311大地震之後前往雕刻之森個展的緣分,才會促成帶著西班牙前輩藝術家與後輩藝術家黃柏維一起「睞去西班牙」的緣分。不管天災或是人禍,洪易依舊向這個世界散發著他希望傳達的幸福圓滿,以全然的正向與治癒性擁抱世界。

「睞去西班牙」藝術家黃柏維個人展區。圖/非池中藝術網



「睞去西班牙」藝術家洪易戶外大型裝置藝術《團團圓圓》。圖/非池中藝術網

【睞去西班牙】洪易x皇•雷普耶斯x黃柏維對話聯展

參展藝術家│皇·雷普耶斯、洪易、黃柏維

策展人│廖仁義

展覽日期│2020-07-27 ~ 2020-9-27

展覽地點│文化部文化資產園區 (台中舊酒廠)

展覽地址│台中市復興路三段362號


睞去西班牙台中文資局園區雷普耶斯洪易黃柏維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0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