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藝術市場

名家專欄

當代藝術藝博會時事觀點

「你,注意到了嗎?」- 2020 Art Taipei台北藝博展後回顧

2020 Art Taipei台北藝博藝術市場藝博會當代藝術

2020-10-29|撰文者:詔藝

作為台灣歷史最悠久的跨國性藝術博覽會,也被認為在亞洲屬於指標性藝博會之一的(第27屆)Art Taipei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下稱「台北藝博」),已於今年(2020)10月22日(包含貴賓預展半日)至26日在台北世界貿易中心一館舉辦。據台北藝博官方新聞稿表示,藝博自1992年開辦以來,27年來未曾中斷。今年在國際疫情依舊嚴峻的情況下如期舉行,實屬不易。

2020台北藝博大會首日貴賓預展人潮。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雖因歐美日地區疫情嚴重與各國旅遊限制,造成本次藝博會主辦單位或展商的龐大壓力,對於參與人數的預估都只能最保守推算。但今年博覽會4天半下來,即使在國外參展商難以共襄盛舉的情況下,博覽會的參與人潮竟成為社交媒體,如臉書和Instagram上的另類台灣奇蹟!不少國外藝術界友人與藝術家,看到台北藝博波濤洶湧的人潮照片,都甚表疑問:「人這麼多,沒問題嗎?」相較於本月初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杜拜世界貿易中心舉辦、中東地區最重要的〈杜拜世界藝術博覽會〉(World Art Dubai 2020),台北藝博的參觀者人數顯然遠超過他們太多,重要的是銷售狀況更是跌破眾人眼鏡。被許多人戲稱為「後疫情的報復性消費」,似乎也在本次藝博會中顯現。

2020 Art Taipei大會公眾展期間參觀群眾。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今年台北藝博出現幾個獨特現象,簡言之,可包括下列幾項:



1. 千萬營業額畫廊數目大幅增加



在近年幾屆台北藝博中,個別畫廊的營業額如能超過千萬,通常很快登上大會新聞稿,成為眾展商稱羨的對象。然而,今年有不少畫廊,特別是新生代畫廊,包括有開幕不到一年的畫廊,竟然能在藝博會開賣首日的營業額就超過千萬!據大會公布資訊,今年的展會5日共計湧入7萬人次,總銷售額突破10億,業績突破千萬的畫廊共計18家。另據業界資深人士觀察和媒體粗略統計,本次會展結束後單一畫廊總業績累積超過1,500萬者,應介於10至15家,在銷售上可說是真正收穫滿滿。

台北藝博現場。圖/詔藝 攝。



2. 藝術品做為資產配置化的的選項之一



藝術品是否能作為資產配置,已經是近年來各式藝博會中相當常見的討論議題之一,但這到底是否可以落實?如何落實?誰有公信力鑑價?有多少金融機構(或「類金融」機構)願意「公開」提供此項業務?在多數國家尚無定論,更遑論在台灣至今也尚僅止於「蹭熱度」的討論(也真的「蹭」了好幾年!)。

熱門藝術品的變現能力,縱使不像股票債券那麼方便,但有時相較於景氣不佳期間的不動產,優質藝術品流動性反而還好的多。據大會新聞稿,本次台北藝博成交額突破10億,對此雖依舊不乏有人質疑該數字,但已經不少媒體和畫廊業者一反過往負面意見,轉而確認了本屆銷售空前暢旺的事實。因此這些各別畫廊所出現的高營業額到底怎麼來的,也成為事後討論的話題。

根據部分在此次藝博會中有實際購藏者表示,疫情以來投資人自全球(包括台灣)股市賺到資本利得,卻無其他適當管道花費者,是這次主要購藏藝術品的資金來源。另外,展商數目較往年只剩一半不到,本來要花在分散於100多個展商的預算,這次就從剩下的60幾個展商中挑選,再除掉不怎麼吸引人的展品,在預算總額大抵不變下,自然各別具吸引力作品的畫廊也就銷售破表,這肯定也是本次未能參與本次藝博會的畫廊始料未及的結果。

台北藝博現場。圖/詔藝 攝。



3. 新潮還要更潮



過去幾年市場間,許多如奈良美智、村上隆、Kaws、Madsaki、MR.、Daniel Arsham等指標性「潮藝術」的銷售發生爆發性成長,持續數年。但自去年底,江山代有才人出,原先藝博會中那些「老面孔」已經大幅減少。前幾屆台北藝博畫廊的參展作品常受到過於保守與「區域型品味」的詬病,從而本屆藝博會中不少畫廊業者似乎都有所體認並力求突破,不約而同帶來多位年輕創作者和藝術界新面孔。他們的作品在媒材使用方面雖然不算前衛,但就作品畫面上的呈現,創意和活力依舊源源不絕,其中有幾位也已在二級市場引起強力關注,陸續將於之後的文章中分別介紹。

台北藝博現場。圖/詔藝 攝。



4. 主力收藏家族群年齡大幅降低



收藏家族群的變化,也間接反映出台灣本地藝術收藏品味和審美觀已經大幅改變的事實。過去十幾年來,在台北藝博中所展出的作品價位,主要鎖定在台灣45歲以上,有能力收藏之相對富裕人士。但據今年不少展商表示,日前市場中逐漸出現一群消費力能力極高之年青藏家群,年齡多在35歲以下,而不到30歲者也大有人在。這群和過去只穿美美來藝博會高調拍照打卡的網美網紅不同,他們若不是來自富裕家庭,就是接受良好教育的專業白領,通常也精通外語,自我學習能力強,多數逛展時常偕藝術專家一同討論,對於傳統作品興趣不大,但對於前衛和潮流藝術接受度很高,卻也不見得會隨波逐流單純為投資而購藏。這從本次藏家借展區所出現的數件非市場性作品的收藏,即為是例。

這些作品的創作者都不是市場常見的藝術家,在亞洲幾乎鮮為非業內人士所知,但在歐美當代藝術界已是公認的重要藝術家,既非容易脫手的熱門品,也非低價作品,足見收藏者購買前下過功夫,也有自己收藏的想法。走雋永氣質收藏路線的收藏者,他們似乎也無視投資潮藝術的高回報吸引力,僅追求自己經研究觀察後認可的藝術家作品。

藏家借展區出現的蘿荷.普羅沃絲特(Laure Prouvost)作品。圖/詔藝 攝。

事實上,年輕收藏家一直都是藝術市場希望吸收的新血,但這一群人數約40至80人的新生代收藏者,和之前的收藏群體最大的不同點,在於他們「可支配」的消費額度大幅提升。這些新生代藏家其中出現非常多跨領域(甚至也都上過蘇富比、佳士得等藝術市場實務相關課程,而不像過去多唸藝術史、藝術行政和策展等和主流商業機制有很大落差的文青課程)的專業人士,對於全球藝術學術和市場的熟悉度,甚至遠超過多數本地展商。

當他們在台北藝博購藏藝術品的當下,同時也上網看國外藝博會或藝廊的線上展廳並消費。本地畫廊長年使用那些喝茶聊天略施小惠的銷售手法,難以適用在這群人身上。他們多數低調、不易受到人情和傳統銷售話術影響購藏判斷,是能有獨立見解的新形態收藏家。

在過去,台灣年輕收藏家的收藏預算往往受制於老一輩,但這短短幾年中,或許上一代的人也發現時代美感和收藏風向已經大不相同,而這群年輕收藏家似乎也有能力說服上一輩讓他們來做購藏的選擇和決定。這其中大約有一半以上出自地產相關行業,對於逐步建立起「有個性」的收藏(也有別於過去被提倡的「有系統」收藏)都蠢蠢欲動。其中已經在規劃收藏空間,甚或投入市場加入經營競爭者,也都陸續進行中。

台北藝博現場。詔藝攝。

總體而言,今年度的台北藝博應該已經為今年受困於疫情的本地藝術市場,留下了精彩而豐富的一頁。然前述觀察的後續發展,依舊值得吾人繼續關注。尤其是台灣新生代年輕收藏家的大舉進場,將在未來對於台灣藝術市場引起什麼樣的影響,甚或影響到各別畫廊地位的變化和可能的汰弱留強形勢,似乎都已經蓄勢待發。


2020 Art Taipei台北藝博藝術市場藝博會當代藝術
REACTIONS
喜愛

9

好美

1

5

4

厲害

13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