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名家專欄

藝術市場

「你.看到它們了嗎?」─ 2020 ART TAIPEI漏網搜秘(二)

Javier CallejaUrban ArtNew PopAishonanzukaMissing The Blue Sky

2020-11-12|撰文者:詔藝

作為台灣歷史最悠久的跨國性藝術博覽會,也被認為在亞洲屬於指標性藝博會之一的(第27屆)Art Taipei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下稱「台北藝博」),已於今年(2020)10月22日(包含貴賓預展半日)至26日在台北世界貿易中心一館舉辦。台北藝博自1992年開辦以來,27年來未曾中斷;又,今年展會期間共湧入7萬參觀人次,銷售表現受到絕大多數參展廠商肯定,業績突破千萬的畫廊比比皆是,跌破眾人眼鏡,也讓世界藝壇人士共同見證了所謂「後疫情時代的報復性消費」,大大重建了台灣藝術市場的信心,也強化了國際畫廊對於台灣收藏實力的重視。

本系列接續去年於2019台北藝博(ART TAIPEI 2019)結束後所推出的〈「你.看到它們了嗎?」─ 2019 ART TAIPEI漏網搜秘〉系列,將陸續介紹多位在本次《台北藝博》中,後續發展值得關注的藝術家:



三、哈維爾.卡勒加 Javier Calleja



如果要提到「潮藝術」(Urban Art, Urbart, New Pop, Neo Pop等,翻譯方式多元,都有人用),娃娃、公仔類型作品已經是這幾年絕對無法忽視的潮流。此藝術風潮比較明顯的出線,或許可從日本超人氣藝術家奈良美智(Yoshimoto Nara, 1959 – )的邪惡眼神娃娃系列,於十多年前開始風靡全球上百萬粉絲作為起點。

起初這波潮流受到絕大部分資深藏家的質疑與排斥,直到2010後,奈良美智明顯在當代藝術圈中站穩腳步,也受到一線藝廊認真的經紀和推廣,讓傳統收藏家和新生代收藏家也都最終臣服於他作品的超高人氣和節節攀升的高價認可。和奈良美智娃娃相近的其他相類似作品,也有許多跟著他的腳步進入當代藝術市場,且已經在一級市場獲得相當的關注與銷售上的成功。至今這波喜愛卡漫作品的風潮似乎還沒有停歇,並繼續製造出更多的明星和新的銷售奇蹟。2019年起,在二級市場中突然爆出超高人氣的黑馬,就是本次要介紹的「潮藝術」新銳超級巨星哈維爾‧卡勒加。





 


關於藝術家



哈維爾・卡勒加,1971年出生於西班牙南部的馬拉加(Málaga),有資料稱在成為藝術家以前,他曾是奧林匹克體操競賽的訓練選手。2000年自西班牙格拉那達大學(University of Granada)美術系畢業,開啟了他的藝術創作生涯。在成為現在的當代「潮藝術」巨星之前,他事業上的發展起先僅侷限在他的家鄉,特別是以西班牙和其他歐洲城市為主。在蟄伏了約15年,他的作品首先於2017年香港Aishonanzuka畫廊的一次展覽中,取得廣泛的關注和熱烈的回響,從而市場也一躍而上。

Aishonanzuka是由日本Aisho Miura Arts畫廊與Nanzuka畫廊所共同合作,以展示並推廣日本已有地位和新興藝術家的當代藝術空間,也是一家在香港為數不多的專門研究日本藝術的畫廊之一。他們旗下展出過的藝術家包括知名的空山基(Hajime Sorayama)和荒木經惟(Nobuyoshi Araki)等。

卡勒加於2007至2008年間,曾在馬拉加當代藝術中心(Museo y centro de arte contemporáneo de Málaga)舉辦的奈良美智大展的展場中工作,對照他作品風格的轉變,不難發現奈良美智對他可能發生的影響。藝術家曾於其他訪談中表示,雖然他在西班牙已經有數家畫廊代理他的作品,但日本Nanzuka畫廊正是將他帶到亞洲的貴人。他也表示,他就是個成長於漫畫世代的人。既然藝術家已經表示深受日本動漫影響,加上前述奈良美智以及其他主流日式卡漫風格,他所創作出娃娃的「大眼」元素,自然很容易被原先不熟悉他的觀者誤認為創作者為日本人。

雖然很多人說卡勒加的作品乍看之下很像是出自日本藝術家之手,但藝術家自己覺得他所創作出來的大眼娃娃原型,主要是受到在歐洲相當著名的西班牙漫畫家Ibáñez(Francisco Ibáñez Talavera)中的人物,和在亞洲紅透半邊天,數十年不墜的無敵鐵金剛(Mazinger-Z)(本文加註:除了在娃娃上使用鮮紅色彩外,好像看不出有什麼關係!?)。他的雕塑、繪畫和素描作品的特徵,在於其人物頭部上比例誇張,有如魚類般誇張的大眼睛,以及常常在人物衣著部分,讓人會心一笑的簡要幽默文字。

卡勒加作品。©Javier Calleja 詔藝 攝。

卡勒加的創作在於透過生活的日常,嘗試在高壓的人類社會中,變化出「超可愛」的幽默來達到現代人紓壓的效果。在他的繪畫、素描和雕塑作品中,他遵循卡漫的美學慣例和類似兒童讀物的插圖,以尋求簡潔和即時性。除了漫畫,波普藝術和超現實主義可能都多少影響著卡勒加的創作想法。

曾有記者暗喻般地問過他,對於可能有點已經過於「公式(formula)(化)」的創作有什麼想法(註:撰稿人原文是這樣問的:“You seem to have found the formula and style that works for you.”)?他引用同儕藝術家的反饋表示:「用自己覺得舒適的狀態繼續做,因為如果有一天成功了,那(你依舊還是得)一次又一次地重複做一樣的事。」(“do what you feel comfortable with, because if one day you succeed with it, you will have repeat it again and again”),因此他並不介意重複製作類似的作品( “…and I don’t mind repeating it.”)。再者,他也表示,現在年輕收藏家(特別是亞洲收藏家)看作品很直覺,如果外型不喜歡,再有內涵的作品也沒有用。

卡勒加的成功案例,除了畫廊有策略性地推廣外,藝術家自己也提到,他正視當代生活中社交媒體強大的渲染力是一個絕對關鍵性的要素。他在其他媒體訪談中也不諱言「我認為社交網絡非常重要,我一直是一個反社交網絡的人,直到我打開社交網絡,我才意識到透過這樣的工具,我的作品可以接觸到,以及多少人認可我的創作。」( “I think social networks were quite important, I’ve always been an anti social network person and it wasn’t until I opened them up that I realized how many people your work can reach and the acceptance I was getting.”)





 


藝術市場



這位在藝術市場上大器晚成的明星,據相關資料介紹,其市場關注度始於2017年9月與〈APPortfolio〉合作推出限量玩具公仔《想念藍天》(Missing The Blue Sky),初始發售價僅為460美元(約合新台幣13,000元),至今在二級市場上已經迅速朝1萬5000美元邁進(2020年9月15日富藝斯成交價為10萬港元,約合新台幣37萬元)。而在公仔論壇上,曾有歐洲收藏者留言暗諷,卡勒加的作品能和奈良美智的作品相提並論嗎?但被許多亞洲收藏者打槍,認為卡勒加在亞洲公仔愛好者的推波助瀾下,正向奈良美智的交易價格急起直追,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





 


卡勒加,《什麼?》What?,壓克力畫布,2018。©Javier Calleja Image Courtesy Christie’s

卡勒加至今在二級市場的最高成交價,是於2020年7月11日香港佳士得夜間拍賣中,尺寸為195 x 162公分,名為《什麼?》的壓克力油彩作品,成交價為372萬5,000港元(合約當時新台幣1400萬元)。

這一年半間,卡勒加的作品頻繁現身在各大藝術博覽會,如2019年〈香港巴塞爾 〉(Art Basel in Hong Kong 2020)、2019年〈台北當代〉(2019 Taipei Dangdai)等、2020〈台北當代〉(2020 Taipei Dangdai),到最近一次的2020〈台北藝博〉(2020 Art Taipei)。而本次台北藝博會有展出的兩件卡勒加作品,有消息指稱,定價約在新台幣1,700至2,000萬元間,且兩件均已火速售出。除了在相當於在亞洲爆紅之外,他的「最小雕塑」(minimal sculptures)作品也在巡迴展覽中,逐漸獲得主流美術館的認可。

卡勒加作品。©Javier Calleja 詔藝 攝。

當然,藝術家的努力能夠反映在市場的逐步攀升高價,對藝術家來說總是很客觀的肯定。但比較令人擔憂的是,在價格上過於飛速的攀升,從歷史來論,總是負面的結果居多。

公仔娃娃藝術的在藝術史上的定位,還需視將來看史學家們如何評價。在戒慎恐懼的心情下,我們也祝福卡勒加的藝術事業更上層樓,並期待他將創作出更多有趣且療癒人心的作品,帶給人們更多的幽默和歡樂。(待續)



 


Javier CallejaUrban ArtNew PopAishonanzukaMissing The Blue Sky
REACTIONS
喜愛

6

好美

1

0

1

厲害

1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