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國際新聞

焦點新聞

電影時事觀點

偷畫的人並非貪圖錢財,是為了滿足心靈的空缺,還是另有原因?一部關於杜庫寧畫作〈Woman-Ochre〉失竊三十年的紀錄片

杜庫寧Woman-OchreAllison OttoThe Thief CollectorWillem de Kooning

2022-03-22|撰文者:非池中藝術網張家馨編輯整理

當你聽到一件藝術作品被偷,第一個聯想到這個小偷應該是想要靠這幅名畫致富。但是在20世紀一件知名的畫作竊盜案,偷竊者似乎並未想靠畫作賺取任何錢財,美國聯邦調查局查無任何線索,並將其列為最想破案的藝術品竊盜案,也被列為藝術史上最奇異的竊盜事件之一。而美國一位導演艾莉森·奧托(Allison Otto)以有趣而神祕的角度將故事翻拍成紀錄片《The Thief Collector》,並在上週於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電影節首映。

《The Thief Collector》電影主視覺。圖 / 取自Imdb

故事起源於1985年,美國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杜庫寧(Willem de Kooning,1904-1997)畫作〈Woman-Ochre〉(1955),原本由亞利桑那大學美術館(University of Arizona’s art museum)典藏,卻在該年感恩節後第二天失竊。當時一對夫婦趁著美術館人潮不多時入內參觀,太太分散保全的注意力,向他詢問展品相關問題;先生則是上二樓將作品從畫框割下。由於美術館並未架設監視器,僅有保全人員的對嫌疑者的印象,沒有其他太多證據,因此在事隔多年後仍無法破案,聯邦調查局將此案列為最想結案的竊盜案之一。

直至2017年,卻有著出人意料的發展。一對住在新墨西哥州銀城(Silver City)的平凡夫妻Jerry和Rita Alter,先生是一名退休的音樂家和學校老師;太太是一名語言治療師。兩人於2012及2017年相繼過世,他們的侄子將家中的物件開放大家選購(在美國稱為estate sale),以出售這些遺物。一間二手家飾店「Manzanita Ridge Furniture and Antiques」的老闆David Van Auker和他的夥伴在不知道畫作作者的情況下,相中了〈Woman-Ochre〉,並將它與其他家飾帶回店裡販售。

之後來店裡光顧的客人紛紛指出這幅畫應是出自於杜庫寧筆下,Auker並未將此事放在心上,直到他看到一些關於杜庫寧畫作被偷的新聞,才意識到自己店裡的那幅畫很有可能就是失竊已久的〈Woman-Ochre〉。Auker隨即打電話給亞利桑那大學美術館通知此事,並派專家到店裡調查,果然這幅畫完全符合失蹤作品的描述。

杜庫寧作品-〈Woman-Ochre〉,1955。©University of Arizona’s art museum。

杜庫寧的畫作〈Woman-Ochre〉被掛置在Alter夫婦或臥室的門後。© Manzanita Ridge Furniture & Antiques。


第一時間Alter夫婦成為偷畫的最大嫌疑人。警察從他們平時的家庭照推測,這幅畫掛在他們家中約有三十年之久,但是他們的家人從未過問該幅畫作的來源為何,認為Alter夫婦應該是有一定的積蓄,而在不知情這幅作品為贓品的情況下,向藝術品經銷商買下該幅畫作。根據警方的調查,即使夫妻倆的收入微薄,卻有足夠的錢去140多個國家旅行。除此之外,他們的銀行帳戶中也留下了一百多萬美元的積蓄,似乎沒有什麼理由要去偷竊畫作。

Alter夫婦他們有個習慣,喜歡透過拍照和文字紀錄,將旅行的過程和回憶寫在日記中。而當警方越是細探這些日記和照片時,認為他們極為可能就是這幅畫作的偷竊者。首先,他們的容貌與最初博物館保安人員供詞畫出的人像素描相似。其二,Rita在好幾張照片中穿著與其中一個小偷相似的外套,這對夫妻還開著一輛與竊賊相似的車款。而最大的嫌疑是Alter夫婦恰好於1985年感恩節的週末在亞利桑納州的圖森市(Tucson)渡假,這是他們最靠近犯罪現場的一次,亦符合畫作被偷竊的時間點。

失竊案發生後不久,警方公布了嫌疑人的畫像。圖 / 取自artnet

警方查獲該幅作品時發現表面保存狀況已有部分損壞。偷竊者當時不僅將畫從畫框上剪了下來,甚至將作品捲起攜走破壞了部份顏料,經過多年在Alter夫婦家中並未受到完善的保護,甚至重新將其重新裝訂於畫框上,使得作品再經歷了一次損害。2017年,J·保羅·蓋蒂博物館(J. Paul Getty Museum)的修復研究所重啟修復〈Woman-Ochre〉計畫,並於修復完成後在該博物館內展出,而後將其返還亞利桑那大學美術館。修復團隊發現,Alert夫婦嘗試自行修復該幅畫作,畫面上有新塗抹的顏料和凡尼斯(Varnish)的痕跡,非專業的修復方式,對擁有數十年歷史的油畫作品來說,又是再次的傷害。

雖然〈Woman-Ochre〉在藝術史上的地位並非紀錄片主要訴求的重點,但是這幅作品出自於杜庫寧著名的女人系列,該系列作品目前大多由現代藝術美術館(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簡稱MoMA)、大都會藝術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以及惠特尼美術館(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收藏,被認為是戰後抽象主義重要代表外,也是藝術家創作生涯中重要的系列之一。而這幅畫作在被偷竊的當年僅值約40萬美元,如今它的價值已超過一億美元。

而在Otto的紀錄片中,她將這對夫婦竊取杜庫寧畫作視為一種「夢幻想像的實現」。在影片中她為了強調這一點刻意用1999年電影《天羅地網》(The Thomas Crown Affair)的鏡頭詮釋作品被竊走的畫面,特別是由皮爾斯·布洛斯南(Pierce Brendan Brosnan,1953-)扮演從大都會美術館偷走莫內畫作的億萬富翁這個片段。在該部電影中劇情是虛構的,而在Otto的詮釋下也是如此,特別是Jerry臉上那具有光澤、毛髮異常整齊的塑料鬍子,營造一種刻意偽裝且不自然的打扮,卻沒有人起任何疑心,其目的是為了強調他們整個偷畫過程高超的謀略和技巧。

Jerry與Rita Alter。圖 / 擷取自WFAA YouTube影片畫面

Otto為了這部紀錄片,抽絲剝繭地翻看關於Alter夫婦的資料,特別是Jerry曾經出版過的一本小說《The Cup and the Lip》。他在作者自序中提到,「這些故事是現實與幻想的結合。」其中一段與杜庫寧畫作失竊有著極為相像的發展,他將此案虛構為珠寶竊盜,一個中年婦女和她14歲的孫女一同前往參觀美術館,年長的女士向保全人員詢問展品資訊,之後卻又匆忙離開,等到保全人員發現不對勁時珠寶已經被竊走。因此Otto花了許多時間重新推演這本小說的真偽,包含裡面提到的一起謀殺案,將屍體棄置家中的下水道系統,她甚至請來環衛公司調查Alter夫婦的家,但是並未發現任何確鑿的證據。

關於杜庫寧畫作的偷竊案,由於博物館內沒有留下任何可疑的指紋,因此無法直接證明Alter夫婦就是偷畫的人。若假設偷走畫的就是他們,那麼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冒著風險偷走一幅美術館的典藏畫作,卻並未將此流通於黑市轉賣致富?


REFERENCE

ARTnews
artnet
The Washington Post
IDEELART

杜庫寧Woman-OchreAllison OttoThe Thief CollectorWillem de Kooning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1

3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