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2022-04-15|撰文者:陳晞





《生生LIVES》交織著跨學科領域的語言,彼此交織著對「生」逢當下的思想。身為藝術系所畢業的我,每次想到這個大哉問時,都不免俗地想到高更的作品。不過這次,有些地方不太一樣。

《生生LIVES》展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當法國後印象派畫家高更在疾病纏身又經歷喪女之痛的期間,所作名為〈我們從何處來?我們是誰?我們向何處去?〉的巨幅繪畫作品時,他已從大溪地返回法國,這個在當時信奉新帝國主義、在世界各地擴張殖民領土與地位,並尚在適應第三共和時期的國家之內部,正發生著重要的德雷福斯事件(Affaire Dreyfus),而不同的瘟疫,則在不同的地區間發生。

在高更與生逢此時的我們之間,對生命的質問似乎很相近。藝術在19世紀之後,這種質問生命的精神,更強烈地表現在藝術家的創作思想之中。它大多都具有一種世界主義式的關懷視野。在這種視野中,我們觀看藝術的視角,不再只是琢磨於框架內的創作之中。

高更作為一種思考藝術實踐與生之多重性的案例,不只是在他繪畫中對「生」的質問,也在於如今他是如何被批判式理解的。因為近年來倫敦國家美術館透過深具省思意識的策展,重新提供一種認識與批判框架,讓我們意識到在當代觀看這位被尊為後印象主義三傑的畫家作品時,必須警覺並揭露當前價值觀與19世紀末的差別。美術館以此揭露他作為一位利用西方人特權、從而在大溪地享受他獲得的性自由的畫家。時至今日,高更鉅作中的生之吶喊,或許也需要以當代藝術透過生命科學技術作為媒介而旁敲側擊。

回過頭來看,一檔策展如何在不同創作中,型塑生之價值的多義性,是忠泰美術館5週年展《生生LIVES》深具策展意識的一面。它不止於一種對於生的感性謳歌或吶喊(就像我們以往對高更的理解那樣),在《生生LIVES》裡的作品,不只有典型的抒情感性,更有從生物科技與生命科學中獲得的技術感性與程式詩學。

SUPERFLEX作品《洪加東加島》於展場。圖/忠泰美術館提供

策展人蔡宏賢於顧廣義作品《酷兒白蟻計畫》前導覽。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從入口的隔離意象、展場中藝術作品在跨維度之間的創生演繹,到回返諸己的寫生作為展覽尾聲,策展人藉著忠泰美術館展場的隔間動線,組織了一場銜尾蛇式的生生輪迴。鄭慧華將此次展覽的進入與想像方式,比喻為一趟從中體認「生之碎形」的英雄之旅(註1)。美術館外的作品《搖欄》,讓這個場所搖身成一座臨時被徵招使用的部署中心,張欣則藉由聲音與採集,平衡那個被隔離的內與外。

展覽從裝置作品引導身體性的生動、從虛構文本中創生的生物性想像、對基因密碼的探索,甚至是回到藝術家對生活環境的寫生,尤其鄭波的《寫生》,藉由回歸到最樸真單純的創作方法,為整個展覽留下了一個正面意義的結尾──特別是在如此簡單的創作裡,「生生」找回了一種藝術轉化自它關係之後的感性需求。策展團隊帶來的這些面相,並不只有直面生命編碼的生物藝術,還有藝術如何凝鍊生活、生存與生命的問題意識在其中。在跨領域學科之內的實踐環境,藝術在乎現實的姿態與手勢也不同以往。

鄭波的作品《寫生》於展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魏廷宇《生命遊戲》以動態木格裝置,打造了一個藉由觀者觸摸表面進而觸發的零玩家遊戲(zero-player game)演繹康威生命遊戲(Conway's Game of Life)演算規則的運動狀態。這個從70年代就風靡生命科學界至今的遊戲,其與DNA、生命演化中的編碼息息相關,蔡宏賢認為,它將我們的宏觀世界「成了一場可被微觀的生命原湯」,開啟每一次生命演算的可能性(註2),它在展場中成為接續的幾件作品在感知上的序幕。尼古拉斯·布斯曼(Nicholas Bussmann)讓呼吸聲迴盪在看起來像是工業塑膠聯通管的空間內,與身在作品周圍觀看的我們之間,似乎又再次勾起關於展場外何采柔裝置所隔離場所內外的聯想,前者是關於聲音與氣流的內外連通,而後者是關於符號性與身體的阻隔。

魏廷宇作品《生命遊戲》於《生生LIVES》展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德國作曲家暨藝術家尼古拉斯·布斯曼的全新現地創作〈未來逝者的口述檔案〉,是一個懸浮於展場中間如有機物般、隱約透光並發出呼吸聲的裝置。圖/忠泰美術館提供

除卻鄭慧華與蔡宏賢兩位策展人之外,展覽邀請由李明璁、洪廣冀與鄭陸霖等具跨領域學科專業的學者擔任顧問團隊,為展覽命題中的生命、生存與生活,提供了非策展者角度的對話視角。例如李明璁提及了「過」生活與「創」生活的世代轉向(註3)。洪廣冀則從新物質論的觀點,來看待展覽中、作品(物)自身與觀者交互作用中的生機蓬勃與能動性(註4)。鄭陸霖則將顧問的職責視為負責「向藝術發問」的人,他以自上世紀20年代的疫情大流行環境中誕生的「超現實主義宣言」為題引,認為《生生LIVES》藉由當前當代藝術作品中不斷挪移重劃的物種邊界,探問生命奧秘的歷史性(註5)。展覽眾「生」喧嘩,已經不止於高更在畫中詮釋的生之歸所。特別是在疫情時代,當代日常中的現實總比藝術家的想像與推測還離奇,總是一次次擴張我們所認知的超現實界線。

dividual inc. (多明尼克·陳 Dominique Chen、遠藤拓己 Takumi Endo)作品《遺書/輸入的痕跡》於展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從美術館一樓大廳延伸到鄰近的瑠公圳公園中,呈現藝術家張欣全新的聲景創作〈一千七百步〉。圖/忠泰美術館提供

夏洛特.賈維斯 Charlotte Jarvis 的作品〈可能〉由藝術家與蘇珊娜(Susana Chuva de Sousal Lopes)教授共同研製出世界上第一批「女性」精液。圖/忠泰美術館提供


註1:鄭慧華,〈生之賦形、生之運行、生之碎形──關於《生生LIVES》展〉,《生生LIVES─生命、生存、生活 忠泰美術館五週年展》展覽手冊,財團法人中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忠泰美術館出版,2022/3,pp10-11。

註2:蔡宏賢,〈生命的傳遞與轉譯〉,《生生LIVES─生命、生存、生活 忠泰美術館五週年展》展覽手冊,財團法人中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忠泰美術館出版,2022/3,pp6-7。

註3:李明璁,〈在生命與生活的張力裡,前進──《生生LIVES》展的時代反思〉,《生生LIVES─生命、生存、生活 忠泰美術館五週年展》展覽手冊,財團法人中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忠泰美術館出版,2022/3,pp14-15。

註4:洪廣冀,〈生命的風景〉,《生生LIVES─生命、生存、生活 忠泰美術館五週年展》展覽手冊,財團法人中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忠泰美術館出版,2022/3,pp18-19。

註5:鄭陸霖,〈再次藝術,在瘟疫蔓延時〉,《生生LIVES─生命、生存、生活 忠泰美術館五週年展》展覽手冊,財團法人中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忠泰美術館出版,2022/3,pp22-23。



忠泰美術館五週年展《生生LIVES生命、生存、生活》



展覽日期│2022-03-19 ~ 2022-07-31

展覽地點│忠泰美術館(臺北市大安區市民大道三段178號)及周邊公園戶外區域

參展藝術家│dividual inc. / 多明尼克.陳、 遠藤拓己、SUPERFLEX、尼古拉斯・布斯曼、琳恩・赫什曼・李森、何采柔、埃德・阿特⾦斯、張欣、洛特.賈維斯、鄭波、彼得・薩索斯基、魏廷宇、顧廣毅

展覽主視覺。圖/忠泰美術館提供


忠泰美術館生生LIVES策展生物藝術寫生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0

0

1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美術館

桃美館引動多方對接的策展力:2022書藝策展工作坊紀實

2022-08-16|撰文者:桃園市立美術館 / 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