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2022-12-14|撰文者:邱琳婷(臺灣藝術大學書畫系兼任助理教授)

2022年12月17日,新北巿文化局將舉辦「丰采存珍:梁丹丰珍藏‧傳承畫展」,此展為已故畫家梁丹丰與她的三名子女梁銘毅、梁銘剛、梁銘潛的聯展,展題,「珍藏」、「傳承」展開敘事。梁丹丰生前雖已將多數作品及手稿捐出,但家人在整理遺物時,又發現許多珍貴且尚未公開展出的畫作,其中包括水彩、鉛筆、油彩、水墨等不同類型的作品,此次的展覽,即是以這批畫作為主,向大眾呈現畫家的藝術之境。

梁丹丰,廣東順德人,1935年出生於南京,曾就讀杭州藝專,她的父親是繪製戰爭歷史畫的梁鼎銘。梁丹丰來台後,居住於永和,期間數度出國旅行寫生,並於歐、美、日等地,舉行國畫與水彩等畫展。她的足跡與畫筆,捕捉了北極圈、沙漠、峽谷等壯麗的自然景象;同時也呈現了教堂、廟宇及各地的風土民情。

然而,走遍世界的她,卻說出了令人深思的這段話:默默地爬過好多外國的山,也嚐夠了孤征異域的愁苦滋味,當回到自己的國土⋯⋯才真正嘗到「跟自家的人,爬自家的山!」那種喜不自勝,而且刻苦銘心的滋味!

的確,梁丹丰對於台灣土地的情感,經常流露於「字裡畫間」。如她的《繪畫日誌》,便以貼切的文字與親身所見的圖稿,娓娓道來自己如何在日常的小旅行中,驚喜地看到當時新北巿之美。以下,我們便隨著畫家搭乘不同的交通工具(公車、台車、機車),來場藝術之旅!

1975年,梁丹丰一個人背著畫箱,輾轉搭了三個小時的公車,來到野柳海濱,當她看到女王頭和仙女鞋時,不禁自問:「這些奇石的雕刻家是誰?是波濤?是暴風雨?還是不可知的巨靈之掌?」畫中,梁丹丰以平和的筆觸,描繪了平靜無波的海面、遨翔天際的海鷗、以及正在岸邊嬉戲的遊客,而以較為曲折變化的筆調,描繪了女王頭與岩石。此作雖是鉛筆速寫,卻也呈現出「如歌如舞」令人痴迷的女王形象。

東北角潮間帶 「丰采存珍:梁丹丰珍藏‧傳承畫展」展出作品。

1985年,梁丹丰應巿府之邀參觀巿政建設,而前往年少時曾經探險的翡翠谷。她猶記當年是先搭乘公車,於山路中輾轉前行,後再步行一段泥漿路才到台車站。接著,她與友人坐上由人力推動滑行於小鐵軌的台車,「一落千仞,令人膽寒」的景致,令她十分懼怕。此作中,即可見到她以鉛筆素描,表現出青山綠水間的水庫工程。

同樣曾令人膽怯的名勝,尚有梁丹丰1986年所繪香火鼎盛的木柵仙公廟。她如是說「攀上此廟,必須爬數千級石階,尤其最高一段最陡,最難上」。然而,令她印象深刻的是:「看見兩位小腳婆婆,一面唸經一面拾階而上,滿臉虔誠,不喘不咻。」在這件作品中,畫家除了細膩地描繪仙公廟正面的重簷樑柱,就連屋頂的剪黏裝飾,也清晣可見。當然,占據畫面中央的仍是令畫家記憶猶新的「千級石階」。

至於1985年所繪的《三峽祖師廟》,乃是畫家騎著小型機車,自永和、板橋、土城,來到三峽的兜風之旅。看到建築中的祖師廟與迎接她的李梅樹,梁丹丰有感而發地說:「他臉上的線條映在午後的陽光中,就像廟前的龍柱一般,堅毅而且光采煥發!」不同於仙公廟的印象,梁丹丰則從李梅樹「正直、勸奮、認真的風範,推想祖師廟的建築設計,必然紮實精美,無懈可擊!」

最後,我想以梁丹丰旅行時的家書,做為這趟小旅行的終點。梁丹丰曾憶及:某次於國外旅行,正想著寫信給家裡三個兒女時,眼前忽然出現了一重重「孩子們」的群像-強恕中學的小毛頭、銘傳商專的女孩、國立藝專的新鮮人與文化學院的畢業生。

從這段話中,可以看到,她發現自己總是牽掛著「所有的孩子們」,而這也是所有母親的情懷。總之,作為畫家的梁丹丰,除了扮演著多重的角色,如女兒、妻子、母親、老師等;她的家學與經歷,也見證了二十世紀後半葉,台灣美術發展的抒情傳統。

而這次新北巿文化局舉辦的「丰采存珍:梁丹丰珍藏‧傳承畫展」,不是回顧,而是挖掘珍藏,所展出作品有一半以上為首次面世,在這些作品中我們可見到如前所述的日常觀察,也有國內外的旅行隨筆,更有別於旅繪的花卉與文人水墨,不啻是一幅幅台灣美術發展珍藏畫。

丰采存珍:梁丹丰珍藏‧傳承畫展

展出地點:新北市藝文中心

展覽日期:111年12月17日至112年2月19日

參考資料:

梁丹丰,《梁丹丰繪畫日誌》,台北:海飛麗出版,1993。

梁丹丰,《大美大愛的路上》,台北:九歌出版,1999。

邱琳婷,《臺灣美術史》,台北:五南出版,二版,2022。

丰采存珍:梁丹丰珍藏‧傳承畫展 系列講座

新北市藝文中心https://www.artcenter.ntpc.gov.tw


梁丹丰新北市藝文中心梁丹丰珍藏‧傳承畫展
REACTIONS
喜愛

2

好美

1

1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策展時事觀點

致當下.遠觀──虎虎生風的2022新北市美術家聯展

2022-03-23|撰文者:蕭瓊瑞 (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系所名譽教授 / 臺灣美術史學者)4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