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藝廊當代藝術

木頭、金屬、自然與工業:泉啓司木雕作品,在對比中取得的平衡關係

Hiro Hiro Art space泉啓司今天我們要走跟昨天不一樣的路木雕

2023-05-29|撰文者:張家馨

日本藝術家泉啓司睽違四年後,第二次在臺灣舉行個展,本次於 Hiro Hiro Art Space 帶來全新的創作。泉啓司畢業於東京造型大學雕刻系,自創作以來不斷地思考如何在雕塑中表達自身對人物與自然景觀的觀察。藝術家早期的作品中經常將大自然中的元素,如山脈、瀑布、彩虹等,和燈泡、電視機、水壺與人物做結合,其創作充滿想像力和敘事性,到了近期的作品則出現了更多抽象性與幾何物件的線條。

「今天我們要走跟昨天不一樣的路」-泉啓司個展展覽現場。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今天我們要走跟昨天不一樣的路」-泉啓司個展展覽現場。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今天我們要走跟昨天不一樣的路」-泉啓司個展展覽現場。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藝術家泉啓司。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在展覽命題上「今天我們要走跟昨天不一樣的路」,與其中一件展出作品同名,以該件作品背後的意涵拉開序幕。泉啓司回應到,在近期的創作當中,他思索的是,如何與過往作品相比而有所突破,而這種突破就像是跳脫舒適圈一般,嘗試過往未試驗過的方法。如此一來的改變,從日常選擇開始,與創作面貌形式轉移有著相輔相成的進程關係。正如作品〈今天我們要走跟昨天不一樣的路〉,講述的是藝術家每天來返工作室的路程,選擇行駛不同的路線,觀看不同的風景,以淺藍色喻作晨曦下的清穹,向外竄流的圓形支點象徵著每個抉擇和行動。

而本次展出的新作〈走向山〉就像是藝術家過渡在自然與日常物件之間的變奏,創作轉型的過程帶來更多指涉性與抽象性意味。該件作品透過不銹鋼凹扭出兩個大小不一的圓圈,形成如眼鏡般的造型,中間置放了一個小人,忘穿出去的景觀是一片綠意盎然的山林;底下人物頭頂著上述場景,彷如放大了人物角色所看出去的世界。藝術家並非精確地顯現表現物本身的語彙,而是讓觀者有機會旁敲側擊,藉著作品提供的意境與象徵,多了更多不確定性與觀者的主觀意識在裡面。

〈今天我們要走跟昨天不一樣的路〉,木(楠、銀杏)、色鉛筆、不鏽鋼,h.90 x w.120 x d.30 cm (尺寸可變)。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走向山〉,木(楠)、色鉛筆、壓克力、不鏽鋼,h.46 x w.52 x d.16 cm。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我希望我的創作講述的東西能有其真實性,雖然作品中有一些親身故事,但還是期待觀者有自己的解讀方式,而在觀看的過程中閱讀到的故事,能互相產生不同的對話交流。」泉啓司作品中出現的人物多為身旁親友,並以他們的生活故事為靈感,再經由自己的語彙重新轉譯成木雕創作,呈現出富饒想像力的特殊景觀,「比起去想人的整體是什麼,更像是以朋友的人像出發,將它們的故事相加起來,用這些內容去代替與思考『人』的整體是什麼。」

泉啓司的創作以半身肖像結合縮小版的人像為特色,它們就像是人們現實生活無法坦蕩顯現的情節,卻是內心的真實寫照。如〈尖帽子裡〉,其原型為泉啓司大學時期的同學,「前陣子我找到以前幫大家拍的肖像照,突然想起這個女生時常打工到很晚,腦中浮現的是她拖著疲憊身子走在街上的樣子。」而在這件作品中,藝術家為人物製作了一個獨立場景,以圓圈環繞,夜闌入靜後獨自坐擁著整片城市,一抹皎潔月光相隨,重新演繹了舊有的故事片段;其圓錐狀的造型,觀眾更能以一種窺視的角度,觀看對方的故事。

〈尖帽子裡〉,木(楠)、色鉛筆、壓克力、不鏽鋼,h.49 x w.20 x d.32 cm。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泉啓司之所以將人形為基調,其中一個原因來自於他大學時期學習人體雕塑專業,另一則因藝術家最早發展的創作將自然環境中,雲、霧、煙等抽象形體比擬成人的造型,並藉著人臉的介入,暗示觀眾對象物的原型。但是到了近期的作品,人體的語彙已逐漸有著不同的意味。「現在自然環境其實蔓延著許多人造物,它代表了人類文明進步一景。」他認為,我們現今所處的城市,因著工業發展的大躍進,使得生活樣貌從自然界提供多變、無機的造型,逐漸轉移成帶有直線、理性、有機的形狀。這樣的轉變過程,人在城市中更代表著生命力的象徵。

因此在本次展出作品裡,出現了更多幾何圖形的結構,以它們作為工業、文明與文化發展的符號,特別是集合了不鏽鋼的材質,金屬帶來理性、機械、冰冷的質地,對比木雕顯著的刻痕、手介入的溫度與木頭本身的時間性,在觀看視覺上為作品增添了一份躍動感。

以〈天線1〉及〈天線2〉為例,作品的構成講述了泉啓司兩位喜歡閱讀、獲取新知的朋友,並以此概念為型,將他們比作為天線具有接收與傳播資訊的功能,而在造型上藉著不鏽鋼及人型為支撐點,形塑了點、線的構成;圓球的底座則為作品注入了得以轉動的機制。簡單的組合,卻坦露著藝術家不屈服於媒材的挑戰與框限,反而享受在冷冽與溫潤,兩相異同的材質當中。

〈天線1〉,木(楠、銀杏)、塑膠、色鉛筆、不鏽鋼,h.40 x w.43 x d.43 cm。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天線2〉,木(楠、銀杏)、塑膠、色鉛筆、不鏽鋼,h.40 x w.47 x d.40 cm。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又或是〈旋轉的人〉,其故事背景取材於泉啓司一位擅於遊戲美式足球檯的朋友,頭頂旋轉的金屬架構,代表著足球檯上控制人物的橫桿;有趣的是,轉檯上的每一個圓球,都象徵著不同意涵,以講述人一生接觸這個世界的順序。如最底層的灰色代表了人出生在醫院一睜眼看見的色彩;緊接著踩踏到土地、看見蔥鬱的樹木、蔚藍的天空,藉此方式回應人與這個世界的關係;到了最上方的灰色則意旨當今城市景觀,佈滿高樓大廈與工業發展的軌跡。

〈旋轉的人〉,木(楠)、色鉛筆、壓克力、不鏽鋼,h.52 x w.22 x d.19 cm。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縱觀當代藝術眾多的木雕作品,卻鮮少有裝置性的創作模式,但是在泉啓司的操作下,經常以人形為主體或中心點,物件從而向外擴散,呈現出躁動且跳躍的節奏感。泉啓司坦言,在他眼中「螺絲」的造型散發出某種美感,特別是它的體積小,注入於作品後,不論是美感或功能上皆具有點綴的效果。因此在新系列的創作中,多了更多機械式的互動,部分作品的關節能夠上下擺動,在這樣幾何造型與金屬材質等物件的組構下,真實與非真實、日常與非日常、合理與不合理之間,日常的敘事場景,帶有詼諧與科幻的劇情,兩相對比的過程中取得平衡,形成了一種「恰到好處」的組合關係。

此次個展是泉啓司在尋求形式的融合和創作的可能性之自我期許,自然的東西並未減少,色彩與圖像的意象隨著動態與靜態、有形與無形、具性與抽象等形式轉換,帶來視覺上的改變。在具象的雕刻下對故事的舖陳與詮釋卻跳脫既定框架,透過線條、造型與物件,指涉某些事態的發生,不合邏輯的組構,經由亮麗且飽和的色彩,呈現出另一個奇想世界。表現的對象物與生活某些物件的相似性,試圖使觀眾與之產生聯想,作為一種曖昧性的引導,過渡在理性與感性之間。

泉啓司創作的人物多以面無表情的方式呈現,彷如進入了一種時間暫停的狀態,從腦海迸發出一片跳脫現實的奇異場景,真正的故事才正要開始。在看似講述身旁友人的經歷,實際上卻隱隱顯示著藝術家個人對自然景觀的迷戀,以及他是如何取樣人們的生活,在詼諧的創作底下,流露著心中浪漫而感性的一面。

〈我的朋友2〉,木(榧、楠)、塑膠、色鉛筆、不鏽鋼 ,h.29 x w.20 x d.10 cm 。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試著挑選〉,木(榧、楠)、色鉛筆、不鏽鋼,h.59 x w.39 x d.33 cm。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我的朋友1〉,木(榧、楠)、塑膠、色鉛筆、不鏽鋼,h.27 x w.20 x d.10 cm 。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今天我們要走跟昨天不一樣的路」-泉啓司個展展覽現場。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今天我們要走跟昨天不一樣的路」展覽空間外觀。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今天我們要走跟昨天不一樣的路」展覽空間外觀。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展覽資訊

「今天我們要走跟昨天不一樣的路」-泉啓司個展
展期:2023-05-20 ~ 2023-06-25
地點:Hiro Hiro Art space(台北市中正區紹興南街10號)
參展藝術家:泉啓司

「今天我們要走跟昨天不一樣的路」-泉啓司個展展覽主視覺。圖 / Hiro Hrio Art Space提供。

Hiro Hiro Art space泉啓司今天我們要走跟昨天不一樣的路木雕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0

2

厲害

2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藝術評論

藝廊當代藝術訪談個展

最亮麗的黑 - 楊宗嘉《閃耀赤子》

2024-01-24|撰文者:藍仲軒(藝術家/策展人)5347

焦點新聞

美術館徵件

「113年全國美術展」盛大開幕,百件藝術佳作盛大展出

2024-07-22|撰文者:文化部 / 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