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藝術產業界奔走十餘年 2016年拍賣稅率調降

PREV

NEXT

2016年是台灣藝術市場的新里程碑。今年,藝術產業界向財政部爭取十餘年的拍賣稅率調整,在2015年的最後一日獲得新突破,由財政部公告,大幅調降藝術拍賣稅率。新實施的拍賣稅率,終於足以與香港、中國稅率相競爭,也鬆綁了困住台灣藝術市場發展的沉重桎梏。

在香港,藏家經拍賣公司出售藏品,會直接依據成交金額課徵0.5%的稅額;中國則是3%。而由財政部調降的新版拍賣稅率,不論拍賣獲利多寡,均按照拍賣收入6%純益率併入年所得計算,依據所得稅級距換算,實際稅率最低0.3%、最高2.7%。

意即若拍賣品以1000萬售出,在香港直接扣繳5萬元稅金;中國扣繳30萬元。而台灣的新版拍賣稅率的競爭力,則落於香港與中國之間;在拍品以1000萬售出後,報稅時轉換為60萬的個人年所得,再依據賣家5%到45%間的所得稅率計算,扣繳最低3萬,最高27萬的稅負。

對於新實施的拍賣稅率,亞洲藝術經濟研究中心執行長石隆盛分析道,過去台灣的拍賣稅率最高到達6.75%,這對要出售高單價藏品的藏家而言,台灣與中國、香港的稅額差距,高的話甚至到達幾百萬,所以許多藏家寧可將藝術品送到香港拍賣,也不願意將藏品委交台灣拍賣公司拍賣。

因此,近十年台灣的藝術市場出現了一個怪象,許多高單價藝術品,委交給香港拍賣,想收藏這些藝術品的台灣藏家,則是跑到香港,買下這些藝術品。藝術品台灣人提供,也由台灣人收藏,但是交易在香港不在台灣。

這樣的惡性循環,不僅稅給香港收走,更直接影響台灣藝術市場的活絡程度,台灣的拍賣市場多數只能徵集到中間價位的藝術藏品,台灣藝術交易市場日漸萎縮,國際競爭力疲軟。

而2016年新實施的拍賣稅率,在稅率上終於能與中國、香港相互競爭,更有助於把中高價位藝術品的交易留在台灣市場,財政部則預期帶給台灣藝術市場正面影響,刺激台灣藝術市場發展。

今年以後藏家若要在香港、中國拍賣,得打一下算盤,考慮一下成本問題了。

稅率調降爭取10餘年 最後的關鍵一百天

二十年前的台灣,曾經是亞洲藝術市場的新星,國際拍賣公司進駐,藝術收藏風氣熱絡。但2000年前後,國際拍賣公司蘇富比與佳士得因為稅制無法與財政部取得共識,選擇退出台灣,移往香港。

香港在蘇富比、佳士得進駐後,不到十年,香港便成為華人藝術品的拍賣重鎮,中國藝術市場則在後急起直追。十餘年間亞洲藝術市場快速發展,但台灣始終在稅制問題上空轉,無法突破。

多年來,藝術界、畫廊協會呼籲財政部正視,與文化部前身文建會、文化部舉辦過座談會、合作研究案,但財政部就都是一紙公文,說明窒礙難行、與現行稅制不合而拒絕。稅率解決方案提了好幾種,卻沒一個被採用。

直到今年底,在多年來的遊說下,8月立法委員陳學聖與黃國書邀集產業代表與文化部、財政部代表,召開「藝術品拍賣稅制合理化公聽會」,再度針對藝術品拍賣稅制做討論。

石隆盛表示,在公聽會中,財政部仍對產業問題雖然理解,但礙於稅法規定,仍然無法對拍賣稅的課徵方式或稅率給予調整,會後陳學聖辦公室的積極運作,則是促使財政部調整稅率的重要關鍵。

陳學聖辦公室長期關注藝術產業,認為解開藝術產業的稅制枷鎖,是未來藝術產業發展的關鍵,在公聽會後見財政部仍無調整意願,決定直接走修法程序。於是,兩個月內召開三次政策討論會,針對現有稅制,草擬「所得稅法修正案」。

2015年10月2日,《所得稅法第七條、第十四條第一項第十類、第八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條文修正案》完成,由21位立委跨黨派聯署,送交立法院議事處登錄。10月16號通過一讀。

所得稅法修正案一讀通過,立即對財政部與文化部產生壓力。2015年11月11日,財政部長張盛和對修正案回應道,在不影響現有稅制完整性前提下,財政部能檢討藝術品交易所得稅負,讓稅負與大陸、香港相當。

2015年12月31日,財政部賦稅署公告《財政部核釋個人拍賣文物或藝術品之財產交易所得計算規定》,確定調降稅率。

降了稅 台灣更需要一個宏觀的產業政策

在十餘年藝術產業界遊說、並用十年來的產業苦果驗證政策錯誤、最後在立法委員的施壓下,才將這道稅率枷鎖移除,雖然值得慶祝,但台灣藝術產業克服了一個難關,還有更多的難關得走。

十年來,台灣不只在稅法上慢了一大步,在政府對於藝術產業的整體政策、國際戰略上,也始終未能見到清晰的藍圖、清楚的方向。石隆盛說明,在藝術市場全球化後,產業的問題已經不是單就稅制變革能解決了。

「我們要去思考台灣在亞洲地區,該扮演什麼角色」他說,我們得找到台灣在亞洲市場裡的明確位置,然後在政策上積極促成這個角色形成。像香港是華人藝術市場的交易中心,新加坡認為它的城市環境與香港類似,便將自己定位為東南亞的交易中心,積極複製香港模式來規劃建設。

石隆盛說,我們的位置在哪裡?產業政策怎麼走?學界沒人研究,文化部也沒人提。在突破稅制枷鎖之後,我們更需要的是一個宏觀的產業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