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名畫暗藏玄機 維克•穆尼斯複製給大家看

PREV

NEXT

數百年來,人們迷戀蒙娜麗莎的微笑、戴珍珠耳環少女回眸的身影,但巴西藝術家維克•穆尼斯(Vik Muniz)卻只對這些名畫的背面感到好奇。15年來,維克•穆尼斯拜訪世界各大美術館,拍攝達文西、維梅爾、林布蘭、梵谷、秀拉、畢卡索等15件藝術大師畫作的背面,並完整複製這些名畫的畫框與背板,揭露「背後」不為人知的祕密。

這些名畫的畫框與背板歷史悠久,外表老舊、刮痕累累,常寫有文字或貼著美術館的標籤。其中,最令維克•穆尼斯感到驚訝、好笑的內容,是《蒙娜麗莎的微笑》(The Mona Lisa)背面畫了一個箭頭,還用法文寫著「此面朝上」(Haut),但他覺得這個註記似乎沒什麼實質幫助,因為不太可能有人把達文西的名畫掛反。

雖然畫作背面的樣貌會不斷變化,但正面幾乎不會改變,而它們的價值也有強烈的對比。美術館小心翼翼保存名畫,避免表面毀損,但將畫作掛在牆上時,常直接在這些百年畫框上穿孔,這也暗示人們重視畫作正面,卻把背面當作一個可替換的「硬體設備」。但維克•穆尼斯可不這麼想,他認為背板具有藝術史的價值。

「畫作的背面能反映藝術家的工作室,可以追溯一幅畫是如何被製作、畫框不斷變化的樣貌。」維克•穆尼斯表示,雖然在數位圖像的時代裡,畫作能夠突破框架,可以播放、用不同的尺寸與形式出現,甚至能存在任何地方,但畫作的實體仍非常重要。

今年6月,維克•穆尼斯以「背後」(Verso)為題,在荷蘭莫里茨皇家美術館(Mauritshuis Museum)首次公開展示15幅名畫的複製畫框與紀錄照片,希望更多人了解名畫背後的魅力與歷史。展覽展至9月4日。

從美國進口一棵樹 製作蒙娜麗莎的畫框

複製這些名畫的百年畫框與背板,曠日費時且工程浩大。維克•穆尼斯為了完整重現15幅名畫的背面,事先研究背板、掛鉤與美術館標籤的材質,並忠實紀錄背板的刮痕、文字與塗鴉,甚至連黏在上頭的古老郵票也一併重製。

維克•穆尼斯形容複製畫作背版的過程,就像吃一個巧克力糖,有時候你不知道會在裡面發現什麼。若仔細觀察紐約現代博物館(MoMA)的館藏梵谷(Van Gogh)《星夜》(Starry Night),會發現畫作背板貼有法國橘園美術館(Musée de l’Orangeri)1955年、美國大都會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1980與1986年的標籤,紀錄它曾多次外借給其他機構展示的過程。

其中,重製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杜爾博士的解剖學課》(The anatomy lesson of Dr. Nicolaes Tulp)的過程最具挑戰性。這幅畫描繪一位外科醫生指導多位學生解剖大體,長有1.98公尺,寬達2.49公尺,尺寸相當大,忠實複製畫框與背板的細節時,需要花費更多心力。

而製作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蒙娜麗莎的微笑》的複製品時,也花費維克•穆尼斯許多時間。由於它的畫框材質稀少,在歐洲已經找不到完全相同的木材,藝術家只好直接從美國進口一棵樹。

雖然「背後」的籌備過程相當複雜,但維克•穆尼斯已經計畫接下來要複製新畫作,目前奧地利國寶級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吻》(The Kiss)、西班牙黃金時代畫家委拉斯奎茲(Diego Velázquez)《宮女》(Las Meninas)等作品,都在維克•穆尼斯的考慮名單內,而這個展覽也預計明年到奧地利美景宮美術館(Belvedere Museum)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