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理性與感性 形色外的曲德義

「創作的時候,就是不斷的在給自己找麻煩!」 爽朗的笑聲滔滔不絕,曲德義像個大孩子般分享創作過程說,「我當學生時曾經把筆塞在耳朵裡、用腳畫畫,痛死我了!」但曲德義認為,那都是不同的體驗,創作要不斷的嘗試、給自己刺激,才能夠發現身體和畫作間不一樣的關係。

正如他不按牌理出牌的幽默般,曲德義喜歡不斷的挑戰自己,跳脫世俗給抽象畫的框架。自八〇年代晚期以來,幾何色域與潑灑抽象的相互浸染,理性與感性的對比撞擊,已經是曲德義創作的獨特標記,但他始終追求不一樣的突破。

「對我來說,東方人的「拙」是很重要的。我總是希望自己盡可能畫得「拙」一點,不要畫得那麼流利,才能打破自己平常畫畫的慣性。」小孩子玩砂的鏟子、煎煎餃用的工具,都能成為他的畫具,甚至為了配合巨幅創作他還自製了一台「戰車」在上面作畫。

「我尊重傳統,再從傳統作為出發點加入自己的想法。」曲德義的抽象畫除了有抽象形式與色彩的對比分割以外,也並存了加法與減法,不同於一般既定的創作模式,以乳膠疊加覆蓋的技法打破繪畫工序,也重新賦予了繪畫更多的可能性。

祖籍山東的曲德義1952年生於韓國,大學返台就讀師大美術系,後來赴法國的高等美術學院深造。「我到哪裡都是異鄉人,在台灣被說是韓國人,在韓國被說成中國人,到法國我又變成了台灣人。」

由於這樣「異鄉人」背景,曲德義選擇了沒有國籍之分的繪畫作為舞台,「其實國家會對創作產生影響,像我在法國創作時的用色和那裡的天氣一樣、是沈的,後來回到熱鬧的台灣用色也跟著豐富奔放了起來。」身分的認同感與內在經驗反射,使得他的作品有著西方抽象的理性,也有著感性的奔放不羈,在同一個畫面中碰撞重組成一個和諧的狀態。

此次展出為曲德義自1992年被國美館收藏第二件作品《白中白》以來,各個時期最滿意的28件作品,也是他首次在台灣做如此巨幅的創作挑戰。他笑說:「好像個不算回顧展的回顧展!」,集結了二十餘年來他對「形」、「色」的探索、辯證與實驗於大成,別具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