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鍾鼎國際藝術 木板油畫的細膩之處 藝術家林建專訪

鍾鼎國際藝術現正舉辦「洄游」林建油畫展,展期由2017年的10月18日至10月31日。林建1973年出生於福建福鼎,從小即開始學習繪畫,並進修於徐悲鴻藝術學院,師從廈門大學李全淼、福建工藝美院盧瑾等教授。



展場空間照。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展場空間照。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林建於上海、北京、紐約、台北、無錫等重要城市參展藝博會,也舉辦過許多個展及聯展,同時獲得各類藝術獎項,如北京國際藝術博覽會、中國藝術博覽會的金獎等,其藝術成就深受國際間的肯定。



藝術家林建。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林建自2001年開始,每年皆至黃河流域寫生,並體驗各季節於該區的變化,同時也親臨海拔高度五千多公尺的源頭,其透過自身的雙眼與身軀,詳細地感知景緻間的細膩轉變。另一方面,林建也深入居住於陝北窯洞,體會當地的生活民情。因此,當我們佇足於林建的作品之前,我們便會發現他所描繪的不僅僅只有物象的精細,更是在每個筆觸間蘊藏著豐厚的人文情懷。



藝術家林建於陝北窯洞畫室。圖/林建提供



林建,金冬雪霽,木板油畫,20x24英吋,2016年。圖/鍾鼎國際藝術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林建對於油畫的表現方式多樣,除了擅於布面油畫的描繪以外,更以精細的木板油畫帶出景物與光影間的融合與對應關係。林建從2009年開始研究木板油畫,並讓這個沉寂兩百年的特殊媒材受到重視。



林建在藝術上面的造詣精深也與他的生活有關,其於2010年,在福鼎創建畫室,讓自身感受江南山水的風光,潛心埋首於繪畫之中。2012年,入駐無錫雲薖園,體會太湖的生活,讓自身以內斂的心,繪畫出各式精彩的作品。



林建於無錫雲薖園的工作室「聽雲閣」。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木板油畫的特殊性



木板油畫並不容易描繪,從其筆觸、材質及顏料間的堆疊與對應關係,考驗著一位藝術家的技術與功力,首先我們從創作的過程來談,林建特別與我們分享:「我在學油畫的過程當中,也涉及到木板油畫,木板油畫在歷史上比布面油畫出現的早,同時也有一個特點在於它很光滑。因此,當我們在上面進行描繪時,筆會打滑,類似瓷板畫。不過也由於木板油畫上面沒有纖維的干擾,所以當我們在進行描繪時,可以將畫面的每一個細節表現到非常的精細,甚至可以比照片還精細。



可見為了讓畫面能完整地呈現在這個特殊的材質當中,在繪畫時的工序就會複雜許多。



林建描繪木板油畫的過程。圖/林建提供。



林建,回眸,木板油畫,12x24英吋,2017年。圖/鍾鼎國際藝術提供、福華沙龍提供。



許多人以木板來創作時是將其作為畫板來描繪,不過林建的木板油畫是回歸到十四世紀至十七世紀文藝復興期間的畫法,他用罩染的方式一層一層的堆疊上去,讓作品的顏色具有穿透感,並在景深的營造中看見了更多層次的變化,同時也融合光與影的轉換於其中。舉例來說,《那一年那場雪》在背景顏色的表現上,我們可以看見上方的光芒有層次地穿透與揮灑在遠方的雲霧與山嵐之中,並一直延伸到中景,而在中景的處理上,則描繪出雪景的深度與地面之間的對應關係,並讓這樣的景物互動性一直延續到前景的部分,進而營造出作品的氣勢與情境。



林建,那一年那場雪,木板油畫,12x24英吋,2015年。圖/鍾鼎國際藝術提供。



林建,那一年那場雪(局部),木板油畫,12x24英吋,2015年。圖/鍾鼎國際藝術提供。



細節中再現的人文本質與精神



從上述的作品當中,我們可以看見藝術家的技術深度,且多數人會將這一個面向歸類為屬於技法的部分,如寫實與超寫實等。不過技法的高超並不表示僅是對於物象的再現,它仍然涵蓋著藝術家的精神與心性在其中。



如同林建所述:當我們在描繪著精細的物件時,其實仍可以體現出寫意的部分,也就是說繪畫中即使是小細節之處,只要是筆尖所碰到的地方,它也帶著畫家的心意,它與照相機表現出來的真實不一樣,繪畫是帶有感覺的真實,並透過具體物象來乘載精神。



換句話說,作品中的每一個筆觸的收放,與細節呈現,皆來自於林建自身的想法與對畫面的提煉,同時也會讓它有別於畫面再現與照片呈現,藝術家所再現的是對於眼簾所見的感懷與人文意念,特別是林建為作品所提的詩詞,將有助於觀者與進入畫面的意境,並產生對話。舉例來說,《行者》的詩詞中所述:鳴沙山前馳明駝,月牙泉邊舞婆娑;今邀胡楊共一醉,明出敦煌須獨酌。」說明了行者出敦煌前的感觸。



林建,行者,木板油畫,20x24英吋,2017年。圖/鍾鼎國際藝術提供。



林建,祁連山,木板油畫,12x24英吋,2014年。圖/鍾鼎國際藝術提供。



對景緻收放間的掌握與詮釋



如上所述,林建的作品細節中搭載了自身的精神與心意,同樣地,在寫實與具象間的視覺張力中,也能呼應這一點。如我們可以用黃河系列的作品來看,黃河的氣勢與衝擊並不容易描繪,特別是水的流向與剎那間碰撞的轉折,具有多變性,因此要如何在作品中呈現這樣的畫面又具有新意,考驗著藝術家每一筆觸的功能與造境



《百谷之王》描繪的是十里龍槽之景,為黃河壺口瀑布八大奇觀之一。林建以多層次的筆觸,與顏料間的堆疊,將水的流動性與深度帶出,同時描繪岩層的肌理與厚感,並在筆觸的收放間掌握了光與影的交替,搭配激昂漫天的水氣,讓作品的意境與心意徜徉其中,並促使著觀者思考自身與作品景物間的關係。



黃河壺口瀑布。圖/鍾鼎國際藝術提供。



林建,百谷之王,布面油畫,101x240cm,2017年。圖/鍾鼎國際藝術提供。



林建,百谷之王(局部),布面油畫,101x240cm,2017年。圖/鍾鼎國際藝術提供。



寫實、寫意、寫心



這三個面向一直是藝術家們所面對到的問題,其中的差異究竟是如何?針對這一點,林建特別與我們分享:「有人說寫意好一些,有人說寫實好一點,當然大家更偏向於寫意高級一些,不過對於我來說,這兩者皆是技術成面的問題,重要的是寫心。」也就是說,作品要如何呈現出具有個人特色,並有辨識度,且將情境引發給觀者思考,便是重要的一個面向。技法的使用取自於藝術家當下創作的想法,並沒有特定要將自己侷限於某一個類型當中,畫面上的任何元素的收放與運用,皆來自於自我意識的判斷與創新。



「洄游」林建油畫展

2017.10.18–10.31

鍾鼎國際藝術

連結至展覽訊息

林建影音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