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梵谷被割的耳朵 在德國復活

PREV

NEXT

1888年荷蘭藝術家梵谷(Vincent Van Gogh)的被割掉的耳朵,在跨越近230年後,拜生物科技與藝術巧思之賜,現正於德國重現在人們面前。

這只梵谷的耳朵,名為〈Sugababe〉,由義大利藝術家Diemut Strebe和哈佛、麻省理工學院耗時3年創作而成。耳朵顏色純白,被置於窄扁的透明盒子中,盒子不斷有幫浦注入空氣,讓耳朵可以「活」下去。

人們在展場裡,甚至可以用麥克風,對著這只耳朵講話。麥克風接收到聲音訊息後,會把聲音傳送至電腦裡,經由電腦軟體同步轉換成神經訊號,傳送給這只耳朵。在現場,人們也會同步聽到一些噪音,這些噪音則是梵谷耳朵「聽到」的聲音。

Diemut Strebe說,梵谷割耳的故事,讓她開始思考這位藝術家的個體性,也想到希臘哲學家普魯塔克(Plutarch)關於希修斯之船的詰問。普魯塔克問道,如果一艘船被修復,部分的組件換新,那它還是原來那艘船嗎?

因此Diemut Strebe重建起梵谷的耳朵,並使它可以「聽」,讓這個耳朵活起來,擁有一個個體。「你可以透過生物組織,在某個程度上重建人體」她補充道,但在完整重建聽覺這塊,卻是沒有辦法的。

3年前,Diemut Strebe和哈佛、麻省理工學院一起開展計畫時,原本想用梵谷的基因組織來重建耳朵,可是在技術上遇到瓶頸,只得轉向梵谷家族後代Lieuve Van Gogh取得基因;他的基因跟梵谷有十六分之一相同。

另一方面,Diemut Strebe再拿梵谷「還有耳朵」的老照片,用電腦模擬出梵谷耳朵模型,再以3D列印建出生物模,並讓取得的細胞,在這模子上生長,長出一個梵谷的耳朵。

「這耳朵當然是有生命的」,Diemut Strebe表示,為了讓耳朵活下去,她還打造一套仿人體的生物系統,這套系統可以提供耳朵生命養分,而不斷打空氣進去的幫浦就像人的肺部,不斷提供氧氣給耳朵呼吸。

這只梵谷的耳朵,現正於德國卡爾斯魯厄藝術與媒體中心(Center for Art and Media (ZKM) in Karlsruhe)展出,展至7月6日。Diemut Strebe說,她計畫明年將帶這只耳朵到紐約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