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希特勒的愛與恨 寫實與抽象藝術

PREV

NEXT

有人猜測,希特勒(Adolf Hitler)痛恨現代藝術,是因為忌妒他們的才華。德國納粹領袖希特勒,曾立志當一位藝術家,但兩次報考維也納藝術學院都落榜,轉而投入政治活動。1930年代,希特勒掌握德國政權後,他將印象派、立體派等畫作視為「墮落藝術」(Degenerate Art),不僅沒收作品,也打擊這群前衛的藝術家。

1937年,德國慕尼黑舉行「墮落藝術展」,納粹成員從博物館與猶太裔藏家手中,蒐集約500件貝克曼(Max Beckmann)的作品展出,將他作品視為劣等、下流,並貼上不愛國的標籤。貝克曼歷經一次大戰陰影後,以痛苦、頻臨崩潰的情緒為創作主題,開始用粗曠的黑色線條勾勒人物,描繪徬徨不安、恐懼的神情,構圖呈現擁擠的空間感,令人感受到壓力與苦悶。

但希特勒並未否定所有的藝術流派,他只認為現代藝術難以理解又缺乏美感。他推崇古希臘羅馬藝術,強調陽剛、英雄特質,並指定托拉克(Josef Thorak)、阿諾•布萊克(Arno Breker)等寫實主義藝術家替納粹製作雕像,宣揚納粹的政治理念。只是希特勒死後,納粹藝術家不再享譽,更被視為幫兇。

德國警方查獲納粹藝術品 黑市喊價超過1億

今年5月,德國警方在巴特迪克海姆(Bad Dürkheim)小鎮查獲非法藝術品交易,逮捕8位嫌疑犯,並發現9件納粹時期藝術品,包含刻劃駿馬的青銅雕像《邁步的馬》(Walking Horses),以及約10公尺高的英雄雕像。

《邁步的馬》是希特勒委託德國藝術家托拉克(Josef Thorak),替新德國總理府前製作的裝飾品。這件雕像是根據真實馬匹大小製作,兩匹駿馬舉起右方前腿,同時張開嘴部彷彿正發出嘶吼聲,呈現昂首前進的英姿。

專家推測另一座10公尺高的英雄石雕,很可能是阿諾•布萊克(Arno Breker)的作品。這位英雄肌肉健美,神情堅毅,手持一把劍,與阿諾•布萊克代表作《Die Partei》,描繪一位拿火把的戰士造型相似。

托拉克與阿諾•布萊克都是納粹官方的藝術家,曾獲得納粹的資助與肯定,並累積大量財富。而希特勒又特別鍾情阿諾•布萊克的作品,二次大戰結束後,阿諾•布萊克曾被諷刺為「希特勒的米開朗基羅」。

另外,還有兩座克里姆希(Fritz Klimsch)創作的女性雕像,原本擺在納粹司令部花園內供人觀賞。德國警方表示,這些雕像流落黑市至少有兩年時間,價格約落在440萬至880萬美元間(1.3534億至2.7068億台幣)。

納粹藝術品 德國博物館該不該保存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為鎮壓異議者與推行種族主義,設立集中營,奪走數百萬人的性命,成為德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至今,納粹仍是德國社會的禁忌,相關藝術品被視為納粹的權力象徵,法律明文禁止販售納粹的徽章、制服、雕像、畫作。

因此,這批納粹時期的雕像該何去何從,也成為德國政府的難題。普遍認為,納粹時期藝術價值低,是為了宣傳納粹理念而生的作品,沒有必要保存。德國警方表示,雕像暫時會運往警局妥善保存,直到釐清它們的所有權。

若藝術家沒有繼承人,這批雕像將屬於德國政府。德國文化部聲明,這些作品若經證明屬於政府,將會放到博物館內展示,闡述納粹如何利用藝術傳遞政治理念。

「隱匿納粹藝術品將帶來反效果。」藝術史家弗爾麥斯特(Christian Fuhrmeister)表示,試圖去遮掩會激發民眾好奇心或崇拜心理,將歷史神秘化經常伴隨妖魔化的想像。

人們該以什麼態度面對納粹時期的藝術?慕尼黑的現代藝術陳列館(Pinakothek der Moderne)策畫展覽「對立藝術-頹廢藝術-納粹藝術—1945年後的藝術收藏」(Contra(ry) Art: 'Degenerate Art' – Nazi Art – Collecting After '45),試圖探討這項議題。

該展覽展出被納粹迫害的藝術家,像貝克曼與法蘭德里克(Otto Freundlich),以及受到希特勒推崇的藝術家托拉克、齊格勒(Adolf Ziegler)作品,讓觀眾感受他們彼此對立的藝術價值。展期至明年1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