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探討人類欲望的樣貌 關美館展出王亮尹「霓虹的盡頭」

從2014年北美館「親愛的,生日快樂」個展、2016年大未來林舍畫廊「禮物與塵埃」,延續王亮尹之前創作的甜點、「重複的願望」系列,從甜點、生日帽、蛋糕刀到此次馬戲團、旋轉木馬、旋轉木馬、玩具人偶,這些帶給人愉悅的物件,是人類為了滿足自我享樂慾望而製造出來的東西,藝術家王亮尹長期關注人類欲望的面貌及流轉,探討這些物件帶給人的精神性感受,2018年最新創作則延伸至人與消費環境及自然之間的曖昧及矛盾,現正於關渡美術館「霓虹的盡頭」個展展出中。王亮尹藝術家王亮尹於展覽現場。圖/關渡美術館提供。

展覽主題「霓虹的盡頭」,「霓虹」與「盡頭」討論的皆是慾望的樣貌。「霓虹」既是藝術家筆下五彩斑斕的色彩,若隱若現的現象也像是強烈的想望,卻又觸碰不到、無法掌握的感覺。對於事物的盡頭,人則是有強烈的慾望想去探究、碰觸那未知的境界。



就如同王亮尹在展場牆上引用葉慈《每當深在荒漠》的詩句「不---隊伍繼續前進,目標遠在比晨星更遠的地方。」王亮尹2018年的創作如同於荒漠一般,身處於危險、邊際,好像是天邊一角的場景,「不知道它們在哪裡、發生了甚麼事?彷彿夢境一般,給人不安全的感覺」王亮尹說。

展場照。圖/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王亮尹作品畫面,顏料稀薄滴流、繽紛的色彩層層疊疊敷染於畫布上。她的作畫方式受到個性影響很大,從小不太能長時間專注於單一事件的她,無法一口氣把作品畫完。她會將顏料先調好,等注意力集中後短時間內將想畫的區塊畫完。「我不太畫草圖,我會看我現在畫上了什麼顏色來決定下一筆要用甚麼色彩」,雖然失敗風險很高,但是「因為不知道每張畫畫完是甚麼樣子,這過程很像在玩耍」王亮尹樂在其中的說。

王亮尹《遠方有歌舞》。圖/關渡美術館提供。

《遠方有歌舞》畫中的馬戲團顏色鮮亮歡樂、歌舞如常,外圍使用的色彩、大型蝙蝠逼近讓人感到躁動不安,歡愉的當下,是不知抑或是潛意識隱隱覺得遠方將有危險逼近。

王亮尹《霓虹的盡頭》。圖/關渡美術館提供。

《霓虹的盡頭》裡,象徵歡樂的旋轉木馬在看不出示何處的場景如常旋轉,周圍卻是慘淡、潮濕的淹水場景。王亮尹有感人類的慾望無窮,因為自私和自大於是自我膨脹、凌駕於萬物之上。終有一天如同畫中,大自然將會反撲到目前仍歌舞昇平的人類身上。

《多麼美麗的一顆心》與對角線牆上《牠的心》遙遙相對互為一組。《牠的心》來自喜愛收集舊模型的王亮尹所收藏的日本時代醫療器材。《多麼美麗的一顆心》是王亮尹有感於人類為了居住舒適的慾望,卻排除了動物的生存。人類的慾望逼迫了熊變成恐怖的模樣。恐怖的外貌並非熊本來的模樣,是為了保護如牠手上珍視的心而變成現在的樣子。

身為畢業十年的校友,王亮尹表示北藝大帶給她許多創作養分,她最重要的時期是在這個校園養成,對於回到關渡美術館舉辦個展她很興奮。上述葉慈的詩句也是王亮尹與自我的對話,如同會不停的想要探索邊境,她以此期許自己在創作路程上要「繼續前進」。


關鍵字:關渡王亮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