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時代名人們的憂鬱臉龐」- 美國畫家伊莉莎白.佩頓Elizabeth Peyton

伊莉莎白.佩頓Elizabeth Peyton名人主題畫作小尺寸畫像

2019-05-07|撰文者:詔藝

「任何情緒,如果它是真誠的,都是非自願的。」- 馬克.吐溫

“Any emotion, if it is sincere, is involuntary.” – Mark Twain



佩頓,〈GEORGIA O'KEEFFE (AFTER STIEGLITZ 1918) 〉,油彩畫布,76.8 x 59.1公分,2006。©Elizabeth Peyton Image Courtesy of Sotheby’s



背景及成名之路



伊莉莎白.佩頓(Elizabeth Peyton),1965年出生於美國康乃狄克州(Connecticut),據說她從小對於人物的描繪便特別有興趣也很有天分。1984年至1987年間,她在紐約視覺藝術學院(the School of Visual Arts, NYC)學習美術,之後她以其親密友人、男朋友、流行界和歐洲著名皇宮貴族為對象的風格化肖像畫而於20世紀90年代中期聲名鵲起。最先於1993年,她在歷史悠久著名的切爾西酒店(Chelsea Hotel)的828號房間舉辦了一個據說「(嚴格)僅供受邀者蒞臨」(by invitation only)的飯店內個展,僅有不到50位參觀者,但其中包括兩位當時著名的藝評家Roberta Smith與Jerry Saltz,這兩位慧眼識英雌,於是佩頓從此順利在藝術界開啟了職業生涯。



1995年,她在紐約一線畫廊Gavin Brown Enterprise舉辦了第二次個展,獲得廣泛讚譽,此後邀約不斷,接續在紐約新博物館(New Museum),倫敦皇家藝術學院(Royal College of Art, London)等標誌性地點舉辦過大型展覽。21世紀起這十幾年間,她在人物肖像繪畫領域中,已經成為在商業上,至今幾乎無人能敵的一位傳奇女性畫家。佩頓曾於1991年與泰籍著名藝術家Rirkrit Tiravanija結婚,但於2004年離婚。現於紐約工作和生活。



佩頓,〈Leonardo, February 2013〉,油彩木板,63.5 x 48.2公分,2013。©Elizabeth Peyton Image Courtesy of Christie’s



創作特色



佩頓偏愛繪製小尺寸畫像。起初她多取材自其他藝術家之人物攝影、報紙、雜誌、網路上或是自己用拍立得相機所攝照片作為創作靈感來源,直到2002年後才用數位相機照片來創作。人物多為藝術或生活圈中親密朋友們,透過油彩、水彩、鉛筆和蝕刻等一般媒材來表現。她畫作中的人物最主要的特點是往往有著「雌雄同體的特徵」(androgynous features),使得男性看起來很女性化,或是女性看起來很像缺乏陽剛味的男性,另外,她作品呈現出某種藝術家和被描繪者間感覺「不太踏實」的曖昧性。佩頓並不諱言她對於交往對象的性別偏好持開放態度,這或許也和她創作中對於雌雄同體融合題材掌握的精準度有關。 

由於她偏好使用飽滿的色彩、透澈輕盈的寶石色調繪畫,有人認為是在暗喻偶像崇拜和對物慾癡迷的概念,但或許更可以認為選擇這樣的創作組合,她擺明就是希望作品透過更為波普化鮮明的形象被呈現,也沒有故意要去「隱喻」什麼。由於她的筆觸比較輕盈,作品也呈現出一種介於時尚設計師人物草稿和雜誌插畫間若有所思的漂浮感,顏料下筆時不是很確定,作品往往給人一種畫作未完成的感覺。雖然有評論提及佩頓不注重構圖和明暗上的描繪,但從她多數作品中可以發現,她偏愛將人物置中,刻意呈現出模糊或略微失焦,使得畫面呈現出刻意而為的曖昧性個人風格。



佩頓,〈Prince William at the Queen Mother’s Birthday〉,油彩木板,26 x 20.6公分,2001。©Elizabeth Peyton  Image Courtesy of Christie’s

她的名人主題畫作在商業上十分成功,幾乎可以和各行各業中的明星產生連結,如音樂界約翰.藍儂(John Lennon)、大衛•鮑伊(David Bowie)、電影明星妮可•基曼(Nicole Kidman)、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威廉和哈利王子、美國總統歐巴馬夫婦以及甘迺迪家族成員等等。從以上種種佩頓所合作的肖像作品對象不難看出,她對於名人的理想化和風格化描繪,多少受到波普藝術美國安迪•沃荷和英國大衛.霍克尼深刻的影響,而取材方面更是奉行名人主義,成名後的畫作中,幾乎難以找到畫中人物不是個「咖」這樣的例外。

佩頓筆下的人物,雖然人臉各異,但多數都面無表情,並帶著憂鬱的眼神。在佩頓特意選擇那些瑰麗色彩來繪製這些被美化過的人像的同時,這些人物側寫產生出很矛盾的特質。一反藝術本身一直以來所奉為圭臬,創作應當要秉持誠懇的信條,佩頓所繪出的人物,其實在本質上的做作,都很巧妙地被藝術家刻意所創造出的這種矛盾感所掩蓋了。講白了也可說是藝術家借用這些人物的外型,透過她內化後,製造出另一個藝術家內心所渴望或投射的另類形象。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也有人認為佩頓的繪畫「在本質上更貼近表現主義」。

佩頓,〈The Laurel〉,蒙拿印刷版於手工紙,56.5 x 69.2公分,2019。圖/詔藝 攝

作品細部。圖/詔藝 攝



藝術市場



2010後,佩頓作品在藝術市場的價格,曾因其為約翰•藍儂油畫作品於2005年以80萬美元售出而震驚藝壇。另有一件作名為〈Craig〉之作品,1997年,在紐約蘇富比拍賣行經歷兩次交易,2007年5月首次售價384,000美元(約新台幣1,187萬元),2010年11月售價560,000美元(約新台幣1,731萬元),後又於2018年10月佳士得,售得344,750英鎊(約新台幣1390萬元)。目前她在拍賣市場上最高的成交價為2014年蘇富比所拍出的作品〈BEN (VILLA D'ESTE)〉,以174.5萬美元(約新台幣5,392萬元)成交。



佩頓,〈Craig〉,油彩木板,36.2 x 28.3公分,1997。©Elizabeth Peyton  Image Courtesy of Christie’s

佩頓,〈BEN (VILLA D'ESTE)〉,油彩木板,152.4 x 101.6公分,2002。©Elizabeth Peyton  Image Courtesy of Sotheby’s

代理佩頓的畫廊包括已經和她合作超過二十年以上,1995年起就合作的紐約Gavin Brown Enterprise、自1995年起柏林的neugerriemschneider、1997年起洛杉磯的Regen Project,以及1998 年以後倫敦的Sadie Coles HQ,都是在西方當代藝術界中的一線畫廊群。在近年的亞洲市場,佩頓的作品也時常出現,包括先前在台北當代(Taipei Dangdai)、以及香港巴塞爾(Art Basel Hong Kong 2019)。在學術上,佩頓也獲得相當的肯定,相繼出現於如1995年的威尼斯雙年展、2000年紐約的現代藝術博物館PS1的聯展、2004年惠特尼雙年展等;多所國際最重要的當代美術館,如巴黎的龐畢度中心、紐約惠特尼美術館、波士頓美術館,以及紐約現代藝術館中都有收藏她的作品。

雖然相較於傳統繪畫而言,佩頓走出了一條新的出路,可以了解佩頓的繪畫通俗而易於理解,也讓她作品在這幾年間持續受到高熱度的追捧,但相較於劃時代性的幾位重量級藝術家如Luc Tuymans、Marlene Dumas、以及Michaël Borremans等,佩頓的作品似仍有過於甜美媚俗之氣。

在西方藝術史上,自從1839年相機被發明且廣泛應用後,繪畫曾幾度被譏笑喪失其主流地位,取而代之的是數量龐大卻往往不知所云、仍在持續進化中的觀念藝術成為主流。不過,對繪畫情有獨鍾的藝術家們依舊前仆後繼,執著於他們的信念,不斷地在風格與技法上力圖創新,以新的內在情感視角,挑戰並重新詮釋對於時代精神的理解;同時也透過高度個人化的繪畫性,重新賦予架上作品另一條清新的路徑。

最終,我們也許還是得接受,即使沒有像米勒(Jean-François Millet,1814-1875)般取材大自然不造作的人性速寫,也會有如伊莉莎白.佩頓這樣的畫家選取不一樣的途徑,接力繪畫在人類文明洪流中的持續探秘。歷史將再次證明,繪畫永存。

Michaël Borremans,〈The Laurel〉,油彩畫布,240 x 130公分,2019。圖/詔藝 攝


伊莉莎白.佩頓Elizabeth Peyton名人主題畫作小尺寸畫像
REACTIONS
喜愛

3

好美

4

0

5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美術館特展

2019亞洲藝術雙年展 揭開秋季亞洲藝術盛事序幕 

2019-09-19|撰文者:國立臺灣美術館/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