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特別報導

藝廊當代藝術

在「那座彩山」中,觀看日本當代藝術的文化美學與變體

Hiro Hiro Art Space山本桂輔長井朋子伊藤彩小山登美夫畫廊

2020-10-28|撰文者:陳晞

Hiro Hiro Art Space與小山登美夫畫廊合作推出的聯展「那座彩山」中的三位日本藝術家,呈現了日本文化在當代多元擴展的共通性。從儘管我們可能並不了解藝術家的創作脈絡,卻可以從他們各自的創作中,猜測他們喜歡甚麼樣的生活,對於物、對於當下的信仰與浸淫的文化美感是甚麼。

長井朋子、山本桂輔與伊藤彩的聯展「那座彩山」展場。圖/Hiro Hiro Art Space提供





長井朋子的奇幻家家酒



長井朋子的作品早已獲得許多臺灣藏家所喜愛。觀看藝術家的複合媒材畫面,就像是受邀到一個秘密、抽離現實時空的田園風格童話世界。雖然受過藝術大學的訓練,然而藝術家堅持以不打草稿的方式,一點一點構築畫面。她所建構的圖像與視覺風格,其方法令人想到奈良美智的圖像學。當這種可愛圖像呈現在油畫的媒介時,它就不再是一種快速、簡單的心情抒發,而是一種細膩甜美的睡前日記,記錄著每天藏在腦中的狂想。

此次展出的長井朋子的繪畫新作中,人物畫總會有一個性徵不明的腳色與動物彼此互動。動物的繪畫風格的多變,可以看出藝術家對於繪畫對象有多元的取樣。在作品〈ソーダ水〉、〈マリーちゃん 〉中的動物與人物的結合,呈現藝術家獨特的奇幻風格,其構圖與人物的姿態也引人聯想到古典繪畫(如維拉茲奎茲的《宮女》)。而作品〈ぬいぐるみ〉中的鹿,則像是讓長井朋子的人物,騎乘於以寫實技法描繪的公仔上。

長井朋子作品於「那座彩山」展場。圖/Hiro Hiro Art Space提供

風景畫的構圖則是長井朋子在本次展出中的另一種視覺呈現。它們總是在一個像壁紙一般的單色背景中呈現天馬行空的畫面。在畫面的細節中,各種形象與其描繪出的材質感(如布娃娃、動物貼紙、押花)體現了藝術家對田園生活般的甜美日記式拼貼。

〈オレンジ色の犬〉可說是結合上述人物與風景兩種畫面形式的精彩作品,畫面中的「犬」幾乎占滿了整個空間,上半部的畫面像藍色的百衲被,拼貼並織起各種獨屬於藝術家個人的物與記憶,下方則是雪山的藍白風景。犬與人物在畫面的中間,像是穿梭在室內記憶與戶外風景的多重畫面中,此時畫面空間已非西方繪畫的透視法與抽象,那是一種屬於當前時代的畫面親密感和自由想像,一種純然的平面。

長井朋子作品〈オレンジ色の犬〉於「那座彩山」展場。圖/Hiro Hiro Art Space提供



山本桂輔的雕塑與物神變體



山本桂輔近年來專注於在現成物或是拾得物中創作雕塑造形。藝術家的雕塑會依照物件所給予的靈感進行變造。其中有一些物件,特別是與傳統工具有關。

例如作品〈微妙に揺れてる Slightly Swingin 〉是對老木槌進行雕塑變造,將物件雕刻成一個捧著白貓的女子。或是原本用來割裂麻布米袋的〈稲の光〉,藝術家把它雕刻成了人面鳥。在這些長時間被使用的物件工具當中,藝術家以日本傳統的物神崇拜,凝視這些物件。

山本桂輔作品於「那座彩山」展場。圖/Hiro Hiro Art Space提供

藝術家表示,自己的雕塑只不過是物在一個特定時期的特定造形與使用狀態,是過客而非終點。對於物,山本桂輔將藝術家的創作姿態放置在一個極低的位置上,這或許與被稱為物派的日本戰後藝術觀念有著曖昧而模糊的傳承關係。

這在作品〈回転分離ダイス 〉中、木球刻意保留的裂痕即可看出端倪。山本桂輔在這件作品中的雕塑勞動,存在於一個個球體上與油彩繪製填滿負空間的那些大小凹面。去除了具像化的變形,在立體空間中保留材質與時間。

山本桂輔作品〈回転分離ダイス 〉於「那座彩山」展場。圖/Hiro Hiro Art Space提供



伊藤彩的写真繪畫



伊藤彩在訪談集中曾提到她學習階段時對於靜物素描的喜愛,以及自己透過靜物攝影的方式先完成構圖,並且以照片作為繪畫的對象(註1)。藝術家將此創作方法稱為「寫真繪畫」。首先在畫布上畫透視,在以紙上塗鴉,陶瓷雕塑,織物,家具等製作一個立體模型,並以這些物件創建一個 不同角度的構圖和視覺效果的繪畫。

畫面中高彩度的色彩,以及如塗鴉式的紙片娃娃,無俚頭與無明確意義指涉的氣質,令我在觀看她的作品時,想到那混雜著啤酒、二手菸、DJ、Live House的另類文化(早期被稱之為次文化)的文化視覺氛圍。能量滿溢地在世界中迷惘著。

伊藤彩作品於「那座彩山」展場。圖/Hiro Hiro Art Space提供

在背景與在以不同繪畫風格呈現不同維度的對象物之間,彼此幾乎毫無關聯,卻呈現某種趣味。例如在作品〈River imp 〉中,水果與紙偶之間的擺放呈現了靜物畫的傳統,包圍在它們周圍的工業感的塑膠布料背景,使畫面呈現了一種抽離於時空之間的世界。

在近似於靜物畫的形式中,攝影的成像是影響畫面構圖的第一階段,伊藤彩喜歡在攝影之後看見那些透過攝影之眼的成像所看見的東西,最後畫家的意志則是決定構圖的第二階段,藝術家在畫面中會是自己當下的情感決定物的形象在繪畫畫面上的去留。

例如作品〈MAY KUN〉中、背景如抽象表現式的色塊,是伊藤彩在擺拍時,材質上的反光。而紙偶的形象漂浮在這樣的背景之中,既是寫實的繪畫技法,卻描繪了超現實的畫面。藝術家藉此表現了寫實與抽象的界線,在當代視覺經驗中的模糊狀態,在這樣的符號帝國之中思考再現,寫實與抽象的傳統視覺政治性,以無法為我們所見所感的現實具象所滿足。

伊藤彩作品〈Mikado-chan in the twilight〉於「那座彩山」展場。圖/Hiro Hiro Art Space提供



當代文化的多元拓展



這三位藝術家分別代表了三種世代與美感路線,他們作品的精彩之處,在於各自與現代主義和日本美學傳統之間的延續,還有對自我所感知的當代生活的體察,忠實呈現在自身的創作之中。透過藝術創作,他們對話的對象雖不是藝術史中的藝術方法,但卻恰恰回應了在詹明信 (Frederic Jameson)所說「代表一種歷史影響力的退化」的後現代癥狀。他們面對的是自身生命經驗與環境的歷史。

「那座彩山」展場外觀。圖/Hiro Hiro Art Space提供



「那座彩山」展覽資訊

展覽日期│2020-10-03 ~ 2020-11-01

展覽地點│台北市中正區紹興南街10號

參展藝術家│長井朋子、山本桂輔、伊藤彩


Hiro Hiro Art Space山本桂輔長井朋子伊藤彩小山登美夫畫廊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