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國際新聞

當代藝術時事觀點

建築圖與爆炸性的線條 : Julie Mehretu-美國最具有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

茱麗·米若圖Julie Mehretu美國抽象藝術家女性藝術家抽象畫

2021-06-07|撰文者:張家馨

藝術家茱麗·米若圖(Julie Mehretu,1970),以大型抽象畫聞名。出生於伊索比亞的首都阿的斯阿貝巴(Addis Ababa),她的父親是伊索比亞人,母親是美國人,1977年隨著父母搬到美國的密西根州。曾在2020年被時代雜誌評為100位最具影響力之一的藝術家根據資料顯示,米若圖在拍賣會上作品的總成交金額約為兩億兩千萬美元,使她成為當今最暢銷的在世女藝術家之一。MoMA和Brooklyn Museum等著名的機構,自2000年初以來就開始收藏了她的作品,並將21世紀重新發明抽象的概念(原文為reinventing abstraction)歸功於米若圖。

藝術家Julie Mehretu。圖 / 取自artnews

米若圖早期的作品以建築和城市出發,尤其21世紀人口稠密、高壓、快速的城市環境,是她創作的靈感之一。米若圖於1990年末及2000年初,因抽象的筆墨畫而聞名,在紛雜的線條與色塊底下,掩蓋住細膩而精準的建築構造圖。在她的創作中,先是在畫面的背景描繪不同視角的建築平面圖,或是3D的建築構造圖,縱橫交錯於畫面,最後在精準透視的建築外觀上疊加具有爆炸性的色塊及線條,以此回應在後工業時代喧囂紊亂的城市氛圍。

Julie Mehretu作品-〈Stadia II〉,2004,Ink and acrylic on canvas,272.73 × 355.92 cm,Photograph courtesy the Carnegie Museum,© Julie Mehretu。圖 / 取自Whitney Museum。

Julie Mehretu作品-〈Palimpsest (old gods)〉,2006,Ink and acrylic on canvas,60 × 84 inches. Collection of Mehretu-Rankin,Photo by Erma Estwick,© Julie Mehretu。圖 / 取自art21

Julie Mehretu作品-〈Black City〉, 2007,Ink and acrylic on canvas, 304.8 x 487.7 cm,Pinault Collection, Paris, France,© Julie Mehretu。圖 / 取自forbes。                

在米若圖位於紐約切爾西區(Chelsea)偌大的工作室中,她的抽象作品卻是佔據了整個工作室的空間,還有她創作的各式畫筆以及豐富的顏料,喜歡畫大幅作品的她,創作的工具更是不能夠少了一台升降梯。然而,另一個不太顯眼的創作工具,卻在她最近的創作中產生了很大的不同,那就是電腦。電腦能夠輔助她在創作大尺寸的作品時,事先預設好最後色塊疊加上去的模樣,加上她近期的創作以時事的新聞圖片作為畫面的基底,照片會需要先經由電腦後製處裡,因此電腦成為了她創作中重要的工具之一。

米若圖在工作室創作一景。圖 / 擷取自Youtube影片- Checkerboard Film Foundation presents “Julie Mehretu: Mid-Career Survey”

Julie Mehretu正在創作她的作品〈Ghosthymn (after the Raft)〉, 2019–21, PHOTO: SARAH RENTZ。圖 / 取自artnews


米若圖近期的創作中開始以世界各地的新聞時事圖片出發,特別是持續在發生的難民危機事件,或是其他議題而引起的抗議活動,像是「阿拉伯之春」、「弗格森事件」以及全國各地「Black Lives Matter」的抗議活動。她將這些新聞的照片用Photoshop進行後製,使得照片變得模糊及抽象,再用輸出或是絹印的方式將這些圖像轉印在畫布上,做為畫面的最底層。接著藝術家會在畫布畫上網格,並利用噴槍局部的上色,最終在最上層的地方進行自動性技法的創作。

米若圖說:「照片圖像中的色彩或是光影,會影響我畫作整體配色的方向。」2019年她在洛杉磯郡立美術館 (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展出她最新系列的作品(目前可以在紐約的惠特尼美術館Whitney Museum看到),2016年的作品〈Conjured Parts (eye) Ferguson〉,描繪的是弗格森事件。這幅畫的最底層是一張模糊的照片,這張照片拍攝於密蘇里州(State of Missouri)弗格森市,非裔美國人麥克·布朗 (Michael Brown)遭到白人警察槍擊事件發生後的抗議活動,一名手無寸鐵的男子舉起雙手面對一群身著防暴裝備的警察,而畫中的紅紫色、藍色和綠色則是象徵透過紅綠燈以及夜晚路燈折射下的催淚瓦斯。

Julie Mehretu,作品-〈Conjured Parts (eye), Ferguson〉, 2016,PHOTO CATHY CARVER,©JULIE MEHRETU/THE BROAD ART FOUNDATION, LOS ANGELES。圖 / 取自artnews。 




「創作到某一定程度時,我會對著作品退後一步拍照,並且先在手機螢幕上分析畫面,接著再將照片上傳到電腦進行模擬,最後再用噴槍或是噴漆完稿在電腦上模擬時的畫面,而有些部分作品則是用絹印的方式做最後的疊加。」



「這些畫作不斷地透過電腦進行處裡,這只是生成繪畫的其中一種方式,其目的在於考慮它的視覺性。因為當創作達到一定的規模或尺幅時,無論你身處何地,你能夠退遠觀看畫作的方式有限,電腦或是攝影能夠協助你有不同的觀看視角。」-擷取自米若圖於artnews的專訪




米若圖的創作會先在電腦裡模擬完稿的樣子。圖 / 擷取自Youtube影片- Checkerboard Film Foundation presents “Julie Mehretu: Mid-Career Survey”

米若圖的作品是一層一層的疊加而成,先在電腦裡模擬最後一層使用絹印描繪的色塊。圖 / 擷取自Youtube影片- Checkerboard Film Foundation presents “Julie Mehretu: Mid-Career Survey”


米若圖的創作時常使用到絹印的方式將色塊疊加上去,絹印呈現出來的效果能將其造型達到教為飽和的色彩,線條的邊緣線也較為銳利,其目的能與畫面中最底層模糊的照片,或是噴槍描繪的筆跡做出空間及層次感。圖 / 擷取自Youtube影片- Checkerboard Film Foundation presents “Julie Mehretu: Mid-Career Survey”

Julie Mehretu作品-〈Hineni (E. 3:4)〉2018,Ink and acrylic on canvas, 243.84 × 304.8 cm,Photograph by Tom Powel Imaging,© Julie Mehretu。圖 / 取自Whitney Museum

對於米若圖來說,工作室是一個「消化」這個世界上正在發生的事情的地方,消化過程最終反映在畫布上。而收集圖像做為她繪畫的材料之一,使她在工作室中建立了一個龐大的資料庫,其中包含早期創作時常會運用到的建築圖、地圖,至近期圍繞在新聞時事的報章雜誌...等。每當她對某個特定主題或議題感興趣時,她就會與工作室的助理一起蒐集這些相關資料,並建立成一個個的檔案,總有一天,這些檔案連同米若圖的畫作,能夠證明一位藝術家是如何理解她的時代。

米若圖在工作室創作一景。圖 / 擷取自Youtube影片- Checkerboard Film Foundation presents “Julie Mehretu: Mid-Career Survey”

米若圖工作室中進行到一半的作品。左圖是經過電腦後製處理變得模糊的照片,並且做為畫面的第一層。圖 / 取自The New York Times。


米若圖創作時會使用到的用具。圖 / 取自The New York Times。

米若圖將抽象繪畫視為激發思考以及想像的地方,她說:「我一直堅持並沉浸在抽象繪畫的創作中,並且持續地探索它,是因為抽象繪畫它允許這種複雜且難以表示的維度空間。」「將自己的作品視為一個空間,那個空間不是你可以直接用語言表達的,但可以經歷從你內心深處油然而生的感受,這允許抽象繪畫存在不同形式的可能性,那就是拒絕使用確切的語言。」

回首米若圖各個時期的作品,米若圖早期的作品在慌亂紛雜的色塊與線條底下,利用多個視角和透視比例來構建扁平化的城市生活。不論是建築圖式也好、具有百年歷史的建築物、城市地圖,或是近期的新聞時事,米若圖透過她的創作,層層的揭示這個世界不斷在發生的事情。

資料來源 : artnews, 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 LACMA, TheCUT, Studio international


茱麗·米若圖Julie Mehretu美國抽象藝術家女性藝術家抽象畫
REACTIONS
喜愛

5

好美

0

0

3

厲害

1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電影藝文跨界

in臺南‧無影藏 - 2021 臺南市文化資產影像競賽暨巡迴播映

2021-09-22|撰文者:in臺南.無影藏 / 陳恒安(成功大學歷史系副教授)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