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國際新聞

當代藝術藝博會時事觀點

2021 Outsider Art Fair局外人藝術博覽會由村上隆策劃 淺談素人藝術在歐美市場的發展

Outsider Art Fair局外人藝術博覽會素人藝術村上隆Super-Rough

2021-06-24|撰文者:張家馨

Outsider Art Fair局外人藝術博覽會於6月9日至27日於紐約舉行,這次請到日本藝術家村上隆擔任客座策展人。展出來自世界各地共60位自學的創作者,共計200件的雕塑作品。

Outsider Art Fair,是個低調的藝術博覽會,於1993年創立於紐約,2013年被Wide Open Arts, LLC收購後,該博覽會開始擴展至法國巴黎。延伸至今維持一年兩場的展會,一場通常會在紐約,另一場則舉行於巴黎。起初成立意旨在於推廣素人創作者或是自學創作者。

2021 Outsider Art Fair展覽現場。圖 / 取自artnet。

 Eugene Von Bruenchenhein的三件作品,Photo by Ben Davis。圖 / 取自artnet。

今年的OAF的主題《Super-Rough》與「Superflat超扁平」有關。超扁平這個概念最早由村上隆提出,用來形容作品風格平面且光滑,嘲諷膚淺的大眾文化扁平且缺乏深度。「Super-Rough」主要參考了這些來自民間的自學創作者,藉著自己摸索出來,某種油然而生的創作能量,以及作品中流露出的手作美學,尚未雕琢過的自然精神。

Super-Rough與閃亮的消費者意識、光滑誘人的表面完全不同,同時也反映村上隆對此的理解,即在視覺文化中,不論是純藝術形式(fine art)、大眾流行文化(Popular)或民間藝術(vernacular arts)、在專業與非專業之間,所有藝術都是等價的,並且我們是用什麼樣的制度上來判定什麼是專業,什麼又可稱為自學?

關於像「Rough」這樣的形容詞的構成和含意,村上隆引用了寺廟僧侶的書法禪畫和佛像,在這些作品中,研究性的精神逐漸走向更粗糙的抽象,以及在每一個作品中,精緻和粗糙之間是如何有力地聯繫起來。他也看到了宗教藝術和非主流藝術精神壓力之間的關係,他解釋說:「非主流藝術家不考慮不必要的東西,他們專注於這種狀態。」

村上隆是近年來眾多支持自學藝術家的其中一位當代藝術家,他收藏了曾在醫院擔任管理員的素人藝術家亨利·達格的作品(Henry Darger,1892-1973)。他曾以球類運動作為比喻,解釋為什麼有過學院訓練的藝術家,會對自學的創作者的創作能量感到好奇。「在棒球或足球中,你有優秀的球探,可以觀察年輕運動員比賽的狀態,甚至能看得出他們有很好的體格,或是身體的敏捷性。」村上隆說,學院出身的藝術家觀看素人藝術家的創作,也能欣賞到他們作品中的這種體格。「他們的手和大腦的敏捷度與靈活性,和身體共存的狀態是完美的,即便在沒有受過美術訓練的情況下,他們卻然能夠做到。」

Henry Darger, 172 At Jennie Richee. Storm continues. Lightning shelter but no one is injured, 1910-1970, © American Folk Art Museum。圖 / 取自outsidernow。

村上隆進一步指出,藝術創作者也許從很早就開始受專業的繪畫訓練,從傳統的素描技法開始,有時候很難走出這些框架,「甚至必須考慮到藝術的創作生涯和金錢等現實面的狀況,必須按照一定的遊戲規則走,很難真正享受創作自由。」

或許是想與大型的藝術博覽會做成區隔,這次OAF的展演方式將作品全部排列在一個高度齊腰的長展台上,沒有展板隔間、沒有獨立的展台,刻意營造其未經過太多雕琢與包裝的狀態。然而在這次展出的眾多藝術家中,有幾位在非主流藝術中已經小有名氣。

來自日本滋賀縣的澤田真一,患有自閉症。於18歲第一次接觸陶藝,便開始著迷於陶藝創作。他的作品形似鬼怪或怪獸,風格猶如繩文時代的史前陶偶,卻有著日本古代陶藝作品中的柔和感。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他,作品卻曾在2013年於威尼斯雙年展展出,以及2019年在紐約的Frieze藝術博覽會。

澤田真一作品-〈Unititled〉,2018,18x12x27cm,wood-fired ceramic。圖 /取自 outsider art fair viewingroom。

澤田真一作品-〈Unititled〉,2018,16x16x13cm,wood-fired ceramic。圖 /取自 outsider art fair viewingroom。

生於1962年的吉爾·巴爾特(Gil Batle),在美國舊金山長大,父母為菲律賓人。他的一生因詐欺和偽造罪,在五個不同監獄進進出出地度過了20多年,現在住在菲律賓的一座小島上。巴爾特自學的繪畫能力,在獄中偷偷幫獄友紋身,讓他能夠免於監獄中幫派的威脅和惡勢力。出獄後的他,在鴕鳥蛋上精細地雕刻出那些獄友的故事。

Gil Batle作品-〈Abducted〉,2017,Carved ostrich egg shell,16.51x12.7x12.7cm。圖 /取自 outsider art fair viewingroom。

Gil Batle作品-〈Kite Deck〉,2017,carved ostrich egg shell,16.51x12.7x12.7cm。圖 /取自 outsider art fair viewingroom。


莫妮卡·瓦倫丁(Monica Valentine)的創作主要將亮片和彩珠串在針上,接著再插進保麗龍中,作品充電後即可發光。難以想像在這看似規律的色彩配置下的,其實莫妮卡雙眼帶著義眼,在童年時期就失明了。即便如此,她仍舊能夠透過雙手,靈巧地將亮片和珠子串在細針上,雙手沿著保麗龍的形狀摸索,以找到他們的位置。她工作室的講師說:「當莫妮卡提到顏色時,她所談級的不僅僅是溫度,還有一些內在的東西。溫度是一種解釋她感覺的方式。如果她穿藍色衣服,她會坐下來問『什麼東西是藍色的? 周圍有沒有什麼東西也是藍色? 我和什麼東西連接著?』」

Monica Valentine作品-〈Unititled MV 117〉,2020,Mixed Media,7x7x7 in. 圖 / 取自outsider art fair viewingroom。

Monica Valentine作品-〈Unititled MV 120〉,2020,Mixed Media,12.5x12.5x2.5 in. 圖 / 取自outsider art fair viewingroom。


素人藝術通常被認為是一個獨立、純粹和自由的藝術領域,遠離商業行為。但是如果回頭看素人藝術的歷史或其相關脈絡(the art of the mentally ill, art brut, visionary art),可以發現其實早在初始階段就已經商業化。例如Adolf Wölfli,可說是歐洲早期最經典的一位素人藝術家,他因患有精神疾病,在醫院住了三十多年。他在住院期間的某一天開始畫畫,一名醫生Walter Morgenthaler對Wölfli在藝術的表現上與病情之間的關係感到好奇,因此開始對其進行研究,並於1921年出版了《Ein Geisteskranker als Künstler》(作為藝術家的精神病患者)。這使藝術界的人開始注意到Wölfli,也因此,他相當成功地售出了自己的作品,但那些只是他專門為銷售而創作的作品,並稱他們為Brotknust(麵包藝術),他甚至認為這些作品不該屬於創作中的任何一個系列。

Adolf Wölfli作品-〈Bangali Firework (Bänggaalisches Feuerwärk)〉, 1926,colored pencil on paper,47 x 60.96 cm。圖 / 取自outsiderartfair.com

Adolf Wölfli作品-〈Untitled (4)〉,1915-1916,colored pencil on paper,27.94 x 21.59 cm。圖 / 取自outsiderartfair.com

20世紀中葉以來,歐美出現了專門的畫廊和藝術品經銷商,以售販業餘的或是素人藝術家的作品。在過去的十年中,專家注意到人們對收集素人藝術的作品有所增加,這不僅要歸功於佳士得和蘇富比拍賣出現非主流藝術的拍品;大都會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布魯克林博物館(Brooklyn Museum)和史密森尼博物館(Smithsonian Museum),都曾舉辦過相關展覽,以及OAF與Frieze的展覽合作,揭示了素人藝術獲得越來越多人的關注。

佳士得拍賣於自2016年開始,在紐約舉辦了五場素人藝術的拍賣,根據USA Artnews的報導,每一年總成交金額逐年攀升 : 2016年Liberation through Expression: Outsider and Vernacular Art 總成交1,549,375美元;2017年Courageous Spirits: Outsider and Vernacular Art 總成交 1,242,750美元;2018年Beyond Imagination: Outsider and Vernacular Art Featuring the Collection of Marjorie and Harvey Freed – 總成交2,017,375美元;2019年Outsider and Vernacular Art 總成交4,261,625美元;2020年Outsider Art 總成交3,312,125。

素人藝術目前在市場上領銜的藝術家包含亨利·達格(Henry Darger)、比爾·特雷勒(Bill Traylor)、威廉·埃德蒙森(William Edmondson)。亨利的雙面畫在2019年在素人藝術家中拍出最高的價格,以68萬美元價格售出;在2020年的佳士得拍賣中,比爾的作品以50萬美元售出。



Bill Traylor. Man on white, a woman on red / Man with the black dog. Paper, tempera, pencil. Double-sided sheet. Sold at Christie’s Outsider Art auction January 17, 2020, © Christie’s Images。圖 / 取自usaartnews.com

對於非主流藝術藝術的市場來說,市場上的成交數量每年都在往上成長,這是一個好的開始。近年來非主流的作品漸漸地脫穎而出,開始與現代或當代藝術家的繪畫「平等」展出。OAF的總監Rebecca Hoffman指出:「希望OAF能有更多的機會融入當代藝術,並把握每一次參與Frieze、Art Basel、FIAC等藝術博覽會的可能。」



資料參考 : USA ArtnewsOusider Art Fair pressArtnet


Outsider Art Fair局外人藝術博覽會素人藝術村上隆Super-Rough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藝術產業

國際新聞

當代藝術特展藝文跨界

臺灣 VR 國家隊創最佳成績!七部作品入選威尼斯影展

2021-07-30|撰文者:文化內容策進院/ 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