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2021-10-04|撰文者:陳水財/藝術家


原來  孤獨也可以這麼浪漫!

我靜靜的坐著  不想其他

讓雙膝如木的慢慢麻去

眼前晴空  白雲滾動喚(幻)化萬千

腳下的溪水比往常急促湍流

…………

我盡可能下腰傾聽你那迴盪低語

獨自一個人沒走

因為  這是我們之間私密的約定

原來  孤獨也可以這麼浪漫

——黃文勇 2019七夕 於來義




這是黃文勇2019七夕當天,獨自一個人造訪大武山下的來義所寫下的句子。這一天是8月7日,莫拉克風災十周年的前夕。2009年8月8日莫拉克颱風橫掃台灣,許多山林都遭受嚴重傷害,其中那馬夏小林村遭土石流淹滅的怵目驚心景象,更是台灣人永遠的夢魘。風災後阿勇常常一個人默默走進山裡,足跡遍及各處山林、海濱,也遠至東部的秀姑巒溪,四處踏訪這片受重傷的土地。災變促使阿勇修正過去尋幽訪勝的身姿,對腳下的土地重新凝視;他踽踽獨行,態度嚴肅、心情凝重。走踏在山水之間,這些年,阿勇已習慣與山林獨處,靜靜傾聽土地的聲息,偶而拿起相機按下快門——這是阿勇與土地最為尋常的溝通方式。

圖說1_藝術家黃文勇進入花蓮秀姑巒溪的中段



土地風景



《迴圈的來義》創作於2016年,在阿勇造訪來義七年後的作品。天空陰鬱,河床堆置著洪水沖刷下來的礫石,河床全是工程重車碾壓的胎痕,在後方青綠山林的映襯下,氣氛顯得鬼魅,這也顛覆了我們對風景一貫的親切感與熟悉度。

長期以來,台灣土地歷經濫墾、濫伐、濫建……已是過度開發,加之設計不當、施工創傷,更陷土地生態體系於萬劫不復。山崩、地滑、土石流已是我們土地的常態!阿勇看到的來義是這樣的:

空蕩的山谷

看到挖土機努力的為妳整容  …… 

打下的樁與貨櫃也被沖垮扭曲了 

長停留與妳會面的基地也下塌了  ……

每次來看妳  還是忍痛為妳記錄幾張 

所見的一切  即便不是最為完美的容貌 

但卻都是展現妳最為尊嚴與傲骨的姿態 

只是不捨  十年了  妳的創傷依然還沒有復原

(2019.8.18重遊來義筆記 黃文勇)

圖說2_藝術家黃文勇進入來義峽谷

以影像作為創作媒材,阿勇一向相機不離身;他頻頻走訪來義,也習慣地隨手按下快門,並累積了大量的影像:滿目瘡痍的河床,散置著被沖毀的貨櫃擋土牆以及澆注水泥的鋼管,水泥路基崩落……這些都是人類與自然力搏的結果﹗在《河殤》(2019)、《幽隱的來義》(2021)中,土的傷痕可窺一斑,而《來義秋色》(2021)《空山不見人》(2020)原本的秀麗山水已轉為憂鬱風景。他關注大地受到的創傷,創作於2012年的《傾聽秋風穿過小林的聲音》是關於「大地之殤」的早期之作;毀於八八風災中的小林故址,光影恍惚、不見生機,一片蒼涼鬼魅、讓人椎心。此後,「鬼魅」「恍惚」變為他的藝術基調,也內化為台灣土地的意涵,貫穿在整個阿勇的「風景」中。



進行中的時態



關於創作過程,阿勇寫道:

「……運用不同時態去紀錄同一場景,以時間的累積去體驗觀察—理解,同一場域或同一定點之多時間差的樣貌與流變,然後將多次當下快門的時態影像疊加成一張對該場域多次探訪的多重影像……堆疊影像過程的沉澱,總有一種莫名的悸動與悲傷……」

《進行中的時態——也許,這是一條可行的路徑》創作於2007年,以高屏大橋斷裂後重建的影像為素材所作。2000年8月27日,高屏大橋的橋墩被溪水沖毀,橋面斷裂, 17輛汽機車墜落溪底,造成22人輕重傷。重建過程中,阿勇經常「路過」,都要按下幾次快門。阿勇的「風景」都由多連屏影像合成,並非一次性快門的攝影創作,而是經過繁複的數位操作過程所完成的疊合影像。《進行中的時態》是開啟「疊合影像」創作的早期之作,由此開展出阿勇藝術的一路風景。

阿勇捨棄「決定性瞬間」的攝影鐵則,而以他隨手攝取的大量數位影像作為創作素材,經由數位操作重構風景。同一場景,不同時間、不同天候、不同季節、不同心境之下經年累月所拍攝之多時間差的影像,成了他的原始素材。這些素材是一種特殊的符號——一種游移在現實邊際的符號——然後,以他自己的「語言」重構場景,把景色帶入某種陌生、鬼魅的狀態中。

經由數位操作處理的疊合影像中,《進行中的時態》特別值得一提。作品中,單屏影像模糊渲暈的邊緣,以及其斑駁的發色表面,是數位操作所衍生的技術痕跡;相互錯開而不整齊的影像接邊,以及圖像接續的不精確,呈現為一種失控的驚喜,顯然是藝術家經意或不經意保留下來的「語調」,由而轉化為阿勇的獨特的魅惑性「語言」,用以塑造一種我們難以面對的現實,開展一種謎樣的隱喻,敘說土地綿綿不絕的悲歌,讓人焦慮、思索。在2007年的《進行中的時態》中,已經顯露出阿勇藝術中那種獨特形質。



「弱影像」與高科技幽靈



《此岸到彼岸的距離》(2018)揭現濁水溪床的景況——砂石車在溪床蹂躪的輪跡蔚為一片特別「景觀」,椎心刺目;這是他在高速行進中所拍的影像,經數位技術疊合而成的。高速行進中拍攝的影像,阿勇稱之為「弱影像」。關於「弱影像」,他寫道:




在高鐵時速280-300公里,所能顯像流動性的影軌,即使是被壓縮、間斷、劣質的、這種非常的弱影像,卻是在高速流動狀態下成形的原始影像。然而,這種影像並沒有失去他的真實樣態的內容(感覺)也沒有失去再生的本能。

這種「弱影像」形構的劣質像素,創建了一種高速疊合、並置的觀看形式。

即便是「劣質像素」,依然宣告了一種「高科技的幽靈影像」(鬼魅)的文明表徵。

——黃文勇 2017.05.28




影像世界是現實的負片,「弱影像」則是朦朧的現實,更為飄忽、更接近幽靈;在這裡,符號與真實之間的關係脫鉤了,現實與影像間的相似性關係淪為一種荒誕的幻想。「數位科技」或許是一個巨大「黑箱」,當影像生成由「暗房」轉到「黑箱」、由類比轉為數位,影像已在本質上起了變化。「數位美學」不只是「新技術」展現,還混雜著我們對新科技的諸多懷想與夢境、恐懼與抵抗。

阿勇的藝術在「不明」的數位環境中醞釀生成;由於數位世界的非物質性,在數位操作過程中阿勇往往放縱「語言」漫遊,景色與影像兩者之間,於是吊詭的融合在一起,現實的風景異化為奇魅的影像;或者說,影像一旦進入「數位黑箱」,便離開它所依存的現實世界,各種異質心緒交揉在一起,原本的無憂自得也變得躁鬱無常。阿勇似乎在「數位黑箱」中,操控著他的「弱影像」演出一齣齣的戲碼,《此岸到彼岸的距離》——也包括他所有的的藝術——確確實實都是一幕幕讓人心緒交亂的苦澀劇。

阿勇之數位科技下的影像敘事,往往自成一種「語言」脈絡,超越了經典的攝影美學的概念,也展現了充分的當代性,反映出我們生活體驗的直接性,突出了對於生存的土地之關懷,具有強烈的世俗意味,甚而開展出一個虛構在現實邊緣的奇想世界。

虛構世界往往讓人不經意就陷入由「語言」所打開的幻境中;那個世界即使虛幻,卻又直接撼動我們原本自以為強固的心靈。數位操作造就出鬼魅的「語言」,阿勇也在他的「語言」中刺探自己的心境。這就是「語言」的魅力。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1923-1985)說:「表達你所不知道的」,真的,對於風景的神祕我們能知道多少?對於自然的奧義或人心的貪婪我們又知道多少?因著「數位黑箱」阿勇帶我們走入重重幽玄之中而不是走入光明,那是一處荒誕之境,也造就一處不受監控的景觀,通向一個虛無之所——某種不祥的預感,某種潛藏的不安——卻也開展了一片容許駐足的「風景」



結語:「科技黑箱」或「詩性空間」



班雅明(Walter Benjamin,1892-1940)說:「真實與再現交會之時,藝術語言之再現系統以扭曲、變形的方式吸納真實,開展出作品尚未實踐或已被遺忘的本質,召喚出作品的無意識。」「科技黑箱」或許也是一個「詩性空間」,影像一旦進入其中,真實與謊言便不斷辯證,我們的獨立思考備受考驗。這種辯證隨時引伸新的可能,喚引出新的意義或無意義。阿勇以「科技黑箱」重構山水世界,他的藝術看起來卻遠比現實還要寬闊,但也帶來更多的魅惑;站在他的藝術前,此刻我們與黑魔法的距離,或許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遙遠。



近十多年來,阿勇背著數位科技上路,在土地上逡巡。他走入「小林」,目睹那一堆令人鼻酸的土石;路過「來義」,親身見證山林「河殤」;到達「南國之境」,巡視大地悲歌;進入「空山」,傾聽「空谷的回音」;也曾到達「彼岸」,感受「狂草」的「無限延伸」,也見識「鹿港的蕭瑟」……。走踏在台灣的土地,猶如經歷了一部部的驚悚片,阿勇的像景讓人惶惑。他的風景,恍如鬼魅忽地現身,往往情節懸疑、危機四伏;阿勇的「異風景」、「媚山水」,確實也是一曲土地悲歌,但似乎也預示著人類與大地之間的衝突終將永無寧日。



「異風景·魅山水」圖錄



圖說3_《進行中的時態-也許,這是一條可行的路徑》,2007

圖說4_《狂草》,2010

圖說5_《空谷的回音》,2010

圖說6_《無限延伸》,2010

圖說7_《傾聽秋風穿過小林的聲音》,2012

圖說8_《秀姑巒溪輓歌》,2012

圖說9_《南國之境》,2015

圖說10_《此岸到彼岸的距離》,2018

圖說11_《輕輕的我走了》,2018

圖說12_《蕭瑟的鹿港》,2019

圖說13_《八田與一的夢幻場域》,2019

圖說14_《堆疊的空間》,2019

圖說15_《迴圈的來義》,2016

圖說16_《河殤》,2019

圖說17_《幽隱的來義》,2021

圖說18_《空山不見人》,2021

圖說19_《來義秋色》,2021



及手物佇留─2021黃文勇個展

策 展 人:徐婉禎

主辦單位:高雄市新浜碼頭藝術學會

策劃單位:台南應用科技大學

協辦單位:天晴文化事業

贊助單位:高雄市政府文化局、社會局

組織營運贊助: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展覽日期:2021.10.09〜11.07

展覽地點:新浜碼頭藝術空間A、B展覽廳+Pin-Bien館

開幕茶會:2021.10.09(六)  15:00


及手物佇留─2021黃文勇個展異風景 魅山水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1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藝博會時事觀點

本於教育.涵泳藝術 ART TAIPEI為台灣藝術的未來奠基【2021 ART TAIPEI 專題】

2021-10-19|撰文者: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畫廊協會/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52

焦點新聞

藝博會時事觀點

本於教育.涵泳藝術 ART TAIPEI為台灣藝術的未來奠基【2021 ART TAIPEI 專題】

2021-10-19|撰文者: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畫廊協會/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52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藝文跨界

2021新竹光臨藝術節藝術發表 全台最大古蹟光雕秀本周五22日登場

2021-10-19|撰文者:2021光臨藝術節/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124

焦點新聞

藝術評論

當代藝術時事觀點

奇山異石帝山水 雲岫清風芥天下: 巫登益《江山帝景》【2021 ART TAIPEI 專題】

2021-10-18|撰文者:陳朝興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藝評人協會副主席;中華民國藝評人協會創會理事長;教授、獨立策展人、藝評人)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