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藝廊當代藝術訪談聯展

御陶坊藝廊《投擲・回聲》聯展,看看回憶,想想自己本來的樣貌

御陶坊投擲・回聲

2021-12-27|撰文者:林侑澂

位於台灣陶瓷重鎮-鶯歌的御陶坊藝廊, 2021年末策辦了《投擲・回聲》聯展。邀請到了宋立李豐丞林怡慧和黃仁傑四位藝術家,發表了精采的作品。也藉由不同藝術家之間的對話,建構出了一個在心中反覆回聲的美學場域。

御陶坊藝廊《投擲・回聲》展場實紀。圖/御陶坊藝廊提供

以策展的脈絡而言,《投擲・回聲》將展出的作品比喻為「藝術家奮力擲出的石頭劃過天際,在遠方傳來的回聲」。作品從生活中細微的回憶出發,關注著原於生活的不同課題。透過體現藝術家特質的創作手法,講述各式各樣的回憶與感知。輕輕地呢喃,在觀眾們的心中掀起漣漪和共鳴。



【宋立】



宋立,《預言家-狼嚎》,陶瓷,33x25x48 cm。圖/御陶坊藝廊提供

藝術家宋立以「古厝中的童話與移動的記憶版圖」做為近期創作的軸線。以說故事的語調,塑造出介於現實與虛幻間、當下與回憶間的微妙空間感。動物和建築是宋立常用的符號,但這並非是寫實造型的追求,而是引領著回憶流淌的線索。

作品源於宋立回憶中阿嬤家的老浴缸,那是台灣傳統常見的、用小片彩色瓷磚鋪底的衛浴設施。或許許多空間的細節並不一定歷歷在目,但是童年遙遠記憶裡的懷舊氛圍,卻能夠在心靈深處無盡地綿延。微小的記憶往往很溫暖卻又很脆弱、無法用言語表達,讓人害怕不經意間會被遺忘。於是宋立將自身的意識狀態,轉換為動物的形象。以各種形象為投射,在回想與重塑之間,反覆地自我剖析。

宋立,《預言家-娛樂屋》,陶、化妝土,23x28x32 cm。圖/御陶坊藝廊提供

緩慢的烏龜、形單影隻的狼、陳舊的木屋等等符號,側寫的是宋立內在世界裡,不斷尋找回憶證明的精神寫照。有趣的是,宋立作品中的木屋都是中空的,似乎填充著某種難以名狀的情感。這樣中空的空間形成了視角的變換,讓觀者隨著宋立在「身處屋中的當事者」或「作品之外的觀察者」之間切換著身分。我們該如何與回憶相處呢?而當回憶的證明不可考,它是否還是真實的呢?宋立的作品引導著觀眾進入沉思,在有形的藝術品之中,回望自己心裡的無形眷戀。



【李豐丞】



李豐丞,《我將靈魂藏入其中》,壓克力顏料、木、銅,26x17x14 cm。圖/御陶坊藝廊提供

藝術家李豐丞出身自金工藝術的訓練,卻在四年前接觸到了偶戲表演,接著就對於戲偶「介於活物與物件之間」的特質相當地感興趣。進入到偶戲團隊工作之後,更是將這個主題融入到了自身的藝術創作之中。戲偶的創作,是一個賦予了材料「承載靈魂的可能性」的過程。而李豐丞在此不僅僅是對於戲偶的特質進行了梳理,也將自身對於戲偶的情感細膩地進行了鋪陳。

人形的戲偶在髮型、神態甚至服裝完成後,就被設定了最基本的性格,能夠在舞台上扮演著自己的戲份。但若是跳脫劇本,戲偶的動作和眼神也可以表達出深刻的精神性。然而無論是操縱者的意識或是觀看者的投射,戲偶的生命都是由他者賦予的。李豐丞所在意的是生命有無的切換瞬間,於是設計了手工的機關,讓戲偶作品反覆呈現出「半操作」的狀態。

李豐丞,《我將靈魂藏入其中II》,壓克力顏料、木、銅,26x17x14 cm。圖/御陶坊藝廊提供

在這個半操作狀態下,戲偶無法進行複雜的表演,但是單一的、重複的操作更突顯了生命有無、切換瞬間的靈光。經由簡單的抬頭與睜眼,戲偶似乎真的在眺望遠方。如果戲偶的自身具有意識,那麼每一次的登場與謝幕就都像是一次生命的循環。李豐丞在作品之中提問著:戲偶們正如何看待這個世界呢?他們又會如何看待自身的存在呢?而看似操控戲偶的人們,與戲偶之間又有些什麼異同呢?

御陶坊投擲・回聲
REACTIONS
喜愛

2

好美

0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