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當代世界的思索 王俊傑「冷漠的賽拉薇」

PREV

NEXT

世界藝術潮流的發展,在一百年前,有了巨大的轉向。20世紀,法國藝術家馬賽爾‧杜象(Marcel Duchamp)開創達達主義,反對所有既成的規則,拋棄印象派以來專注於視覺表現的藝術風格,繼而往後帶動超現實主義的發展。

杜象以後百年來,當代藝術的表現,開始重視起作品裡的觀念拓展,而不只滿足於美的呈現。如今當代藝術景況,有人認為杜象開啟了新的一扇窗,藝術百花齊放,也有人認為藝術的面目越來越複雜,已不知道何謂藝術了。

而藝術家王俊傑,也在近六年開啟系列性的創作計畫「若絲計畫」,思索從杜象提出來的概念,觀看百年至今藝術環境的改變,並且一問「藝術在去除了視覺、形式與技巧後,它還剩下什麼?」

王俊傑的「若絲計畫」2009年於蘇格蘭提出首部曲「真實的流動」,2011年於台北新苑藝術展出二部曲「愛與死」,完結篇「冷漠的賽拉維」則在今年2015年,現正於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

1920年代,杜象男扮女裝,化名為若絲‧賽拉薇(Rrose Sélavy)。此次王俊傑的個展,則回溯杜象男扮女裝的源頭,製作三件男扮女裝的變裝攝影作品《冷漠的賽拉維》。

王俊傑說明,《冷漠的賽拉維》透過變裝要討論的其實不是性別問題,而是性別背後隱含的社會規範。對超現實主義或杜象而言,法律與政治,都是限制人們自由思想的規範。改變性別這件事,也是在對社會環境的批判與反諷。

《冷漠的賽拉維》雖然形式上是男扮女裝,但王俊傑更不希望作品整體性別呈現上「看起來像女性」,而是要藉由男扮女裝,來達成去除性別的目的。去除性別,也去除規範,來探討身分與社會的關係。

崩毀之後 還剩下什麼?

而此次也展出錄像作品《以安魂之名》,來對應「若絲計畫」完結篇的主題「毀滅」。《以安魂之名》描述一個詭譎房間崩塌的過程,房間崩毀如同生命終結,終結建築裡隱藏其間的情感愛欲。

「當代的生活,它好像都有點真,也都有點假,想衝卻衝不出去」王俊傑說,人們的生活是被壓抑的,展間因此就不那麼開闊,整體的氣氛處在於一個隨時會崩塌的臨界點上。而超現實主義最想談的,也是所有的事情都在一種瀕臨崩毀的狀態,沒有人確定下一秒將發生什麼事。

安魂,意在安慰逝者的靈魂。王俊傑更藉影片問道,如果有一天當代真的毀滅了,那我們安魂的目的是為了什麼?是為了復活?毀滅是為了重生?

《以安魂之名》的房間在轟隆轟隆聲中崩毀後,鏡頭緩緩在地上殘留的小水塘上平移,最後收結在水塘上的黃色小鴨與金魚模型。王俊傑說,在錄像裡,人們看到毀滅之後的世界,其實還是有東西的,可以看到很可愛的物件,只是那沒有了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