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行為藝術教母遭訴 阿布拉莫維奇將與烏雷對簿公堂

PREV

NEXT

以身體作為行為藝術,西方行為藝術教母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ć),曾與她過去的創作夥伴、前男友烏雷(Ulay,Uwe Laysiepen),透過行為藝術表演,為行為藝術留下多件經典作品。

只是兩人分手後,兩人的作品版權收益,卻為他們留下難題。今年11月,烏雷對外宣稱,阿布拉莫維奇沒有支付他相關的版權費,向法院提出控訴。

烏雷說明,阿布拉莫維奇持續獲得他們當年共同創作的版權費,卻沒有與他分享這筆報酬,這違反他們倆於1999年簽訂的共同契約。他說,他倆的作品創造了歷史,被寫入學校書籍,但阿布拉莫維奇卻刻意曲解事實,將他名子抹去。

面對烏雷的說法,阿布拉莫維奇的律師表示,阿布拉莫維奇並不同意這項控訴,認為這是誹謗,她將透過法律手段捍衛自己的權利與名譽,兩人將在阿姆斯特丹的法院對簿公堂。

裸體站在美術館入口 探索人與空間的關係

1970年代,阿布拉莫維奇與烏雷相戀、共同創作,以行為表演挑戰身體的極限。在《移動關係》(Relation in Movement)中,他們將彼此的頭髮綑綁在一起,背對背站著長達17個小時,刻意讓肉體緊繃、承受磨難,展現人類的意志力。

同時,他們也用身體探索人與空間的關係。最知名的作品之一《無法估量》(Imponderabilia),阿布拉莫維奇與烏雷全身赤裸、面對面站在美術館入口,營造緊張的氛圍。如果人們想要欣賞展覽,必須面向其中一人的臉,穿過他們的空隙,但人們可能會在過程中碰到藝術家的身體,而感到害羞、尷尬或不安。

但後來倆人決定在1988年結束這段戀情,阿布拉莫維奇與烏雷為了正式告別,在中國長城舉辦一場行為表演《愛人─長城行》(The Lovers–The Great Wall Walk)。阿布拉莫維奇從山海關出發,向西前進,烏雷則從嘉峪關往東行走,兩人在途中相會,給予彼此最後的擁抱,兩人戀情從此畫下句點。

分別22年後,這對情侶再次重逢。2010年,阿布拉莫維奇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舉辦回顧展,同時規劃新的行為表演《藝術家在現場》(The Artist is Present),她每天安靜地坐著長達7個小時,人們可以輪流坐到對面的空椅子,與藝術家互相凝視。

有些人面對阿布拉莫維奇時會露出微笑,或忍不住掉下眼淚,而藝術家始終堅毅地看著對方。直到前男友烏雷來到她的面前,他們互相凝視,雙方難掩內心激動,眼眶開始泛著淚水,最後握住彼此的雙手,彷彿宣告和解、緬懷逝去的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