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來自星星的水瓶 是瘋子也是天才的村上隆

愛用植村秀美妝產品的各位,相信對村上隆大叔一定不陌生,最強潔顏油搭配微笑太陽花系列,早就滲透了無數少女的日常生活。說到水瓶座,無非就是怪咖座,作為藝術界的頭號外星人,就是村上隆大叔莫屬了。在各種領域創造欲都爆表的水瓶座,其實就是藝術界的Lady Gaga,先嚇死大家再說。俗話說「天才在左,瘋子在右,水瓶卡在中間行走」,村上隆除了天才,也是個瘋子,但是瘋還要瘋的很有條理,他在商業和藝術領域發揮了極高的探索欲,還有最強大的腦補力,創造的商標無人不知,怪異的風格也無人不曉。雖然村上隆獲得巨大成功,但是日本至今還是無法理解他,一直視他為旁門左道,但其實大家都誤會了,今天來為大叔平反一下。

理智病上身 譁眾取寵背後的戰略

村上隆生於1962年2月1日,是戰後的世代,父親是計程車司機,但是母親從小愛帶他看展,每次看完一定要寫個觀後感,不寫完不許吃飯。原本就已經有自己一套準則的水瓶,在虎媽的嚴格控管之下,天生品質加上後天訓練,造就他今天成為宣言狂人,1996年發表「超扁平宣言」、還有2003年「幼稚力宣言」,還有「藝術創業論」、「藝術戰鬥論」、「創造力的極論」。很多人可能不清楚這些宣言到底要說什麼,2D就2D,幼稚就幼稚,搞什麼宣言什麼力啊?不要看大叔詭異詭異的,其實村上隆超級有自己的一套哲學,不但鑽研了日本從古到今的藝術史,得知自唐代中國和朝鮮傳入日本的風格到現在都維持非常平面的風格,相較於中國畫的空間感,以及西方藝術史發展成三維空間,日本其實一點變化也沒有,加上戰後大家偏愛平面動漫有療癒身心的效果,才得出「超扁平」這樣的觀點,絕不是單純嘴砲。「幼稚力宣言」也是反觀日本偏愛御宅族文化、不願長大的諷刺與批判。



但強者村上隆也不是一出道就大紅,在而立之年,其實仍被歸類在「人生失敗組」,不但被女友劈腿甩了,也不被父親理解,質疑為何不學弟弟只做好賣的作品(弟弟都已經自立了啊你還在啃老),潦倒的時候還要撿超商的過期便當吃。不過村上隆沒有成為消極男子或厭世哲學家,就在這時,他獲得1993年亞洲文化協會獎學金,可以到紐約進行一年的創作,多年夢想成真,但是接下來自己該怎麼走還很迷惘。在美國雖難以融入,但不喜歡日本風氣也不想以日本人自居,漫步紐約的時候,偶然在地鐵站看到一群老鼠搶食,五雷轟頂,突然開悟了,認清自己必須成為中間撞開大家、搶到食物的大老鼠一樣,在這個世界上生存。而在這個世界上生存,必須先在美國成名,成功就代表著金錢。於是,村上隆就確立了自己的風格,就是將日本的文化重新包裝、翻譯,進而輸出到海外讓外國人理解。因為村上隆認為他「必須創造一流的作品,而一流的作品就是被很多人理解的作品」,除了這個,村上隆小時候也受到電影《星際大戰》所引發的潮流啟發,離奇而虛幻的世界引領了大家到前所未有的想像的世界,村上隆意識到,藝術也應該要這樣,引發大眾的狂熱,讓人感到快樂、開心,而不是晦澀難懂。因此,他決定要「顛覆傳統」,創造水瓶心目中的烏托邦,於是Mr. DOB,多比先生就誕生了。

村上隆希望用DOB來衝擊、拯救他所不屑的日本藝術現象,但是卻換來同代藝術家的憤怒與不屑,認為「學外國人用英文命名到底算什麼?」但是村上隆沒有被擊敗,對照「日本的爭議性」和「國外的淡定」,憑著好奇心再度進行各種調查,透過「多比先生」來思考藝術的歷史與脈絡,研究國外藝術大師死後不滅的價值跟風靡世界的icon米老鼠、小叮噹和Hello Kitty之間的特性,再把西方的遊戲規則套用在自己的作品上,重新出發。村上隆理解到,外國人還不了解日本文化的細膩,因此自己要在地球這個範圍獲得認可,必須先讓大家理解日本的文化,才能進而看懂他的作品。同在1993年,村上隆也遇到了他的貴人,貝浩登畫廊的創辦人艾曼紐·貝浩登。貝浩登時年才25歲,卻已經在賣未成名的赫斯特(Damien Hirst)和卡特蘭(Maurizio Cattelan),當然也包括村上隆。1995年,貝浩登替村上隆在歐洲舉辦第一次個展,當時兩人在藝術圈都還是新面孔,雖然沒有造成多大影響,但是貝浩登卻幫助村上隆在歐洲慢慢打起知名度。



有些道理你們這些凡人是不可能懂的

除了努力不懈,村上隆的野心是幫助他爬上金字塔頂端主要因素。他剛出道接受採訪曾經表示:「如果我可以得到一億日元的話,我可以創造比一億日元拍的電影,還要更多價值!」村上隆就是從這邊起步,不過當時的7-8年後也還沒賺到一億日元,但是他的想法是沒有改變的。1996年,村上隆在東京創立了《Philopon Factory》,(後來演變為現在的「怪怪奇奇」(kaikai kiki藝術複合企業)。隔年,飽受爭議的18禁童顏巨乳雕塑作品《Hiropon》問世,照著七龍珠主角原型製作的裸男公仔《My Lonesome Cowboy》也隨後登場。這兩個帶著日本典型動漫文化的作品,再度讓村上隆在日本受到非議,但是西方的大門卻因此打開,10年後《My Lonesome Cowboy》拍價近五億台幣,也被全球首屈一指的大畫廊高古軒收藏。雖然是根據日本的御宅族文化製作,但是為什麼日本人始終不解村上隆呢?因為村上隆的作品雖然注入了日本的靈魂,卻是照著西方的遊戲規則來進行創作,他的觀眾群一開始就是為了「海外」去發想,所以日本人看到自己的文化被這樣呈現,而不是遵循日式的規則,當然非常生氣,因為好像是透過一面鏡子看到自己文化的醜陋的模樣。但是對村上隆來說,他彷彿已經找到了自己的一套視覺語言,也在西方世界遇知音。

深諳市場 善於搭配趨勢

固定星座絕不會與商業過不去,而且相當有商業細胞,如何雅俗共賞、炒高商業價值才是重點。2000年時來運轉,三宅一生把村上隆的角色,奇奇(kiki)的「眼睛」植入春夏男裝,因此大獲好評,為村上隆開闢了時尚與藝術結合的康莊大道。雖然獲得這樣的機會,但村上隆當時還是沒有錢,也沒有機會,但是2001在紐約舉辦的「超扁平」展覽,卻獲得西方觀眾的掌聲,並以藝術家之姿在美國正式著陸了,可謂村上隆的生涯里程碑。2003年LV當時的設計總監Marc Jacobs與村上隆合作,推出Multicolore、Monogramouflage、櫻桃、櫻花、字母包等廣為人知的經典包款,讓LV從傳統三色演變為繽紛的風格,也將村上隆的事業推上頂峰,成為「藝術與時尚結合」的代名詞,從此彩妝、酒瓶、鞋子等都可以看到村上隆的影子。比起那些「認為藝術是純潔無瑕、神聖不可(受金錢)侵犯」的藝術家,村上隆巧妙地處理藝術與金錢之間的關係,也擁抱各種品牌行銷,聰明的掌握他的作品與各種概念的關聯性。雖然一開始大家都覺得荒謬,但是如同真理揭示的三步驟,村上隆的作品也都是經過「嘲笑、否認、接受」,才在這個世界占有一席之地的。

渴望被理解 常常被認為目中無人

2010年9月村上隆在法國凡爾賽宮展出,但還沒開展就收到12,000封投訴信跟抗議遊行(最後只有48人出現),法國人認為這次展覽「傲慢無禮且十分怪誕」,身為水瓶座的村上隆再度被視為外星人,而受到嚴重的抗議。後來村上隆在一次節目訪談中提到,這個事件最讓他困擾的,其實是日本媒體完全不報導村上隆在凡爾賽展出的消息,反而是受到抗議的消息被大肆報導,像是「村上隆又用御宅族文化為賣點在海外造勢了」,說到這邊,村上隆露出相當無奈的表情,因為始終都不被自己的國人理解而覺得有點沮喪。「我最大的目標就是希望大家開心……我自己不開心沒關係,希望大家都開心。」(筆者都藍瘦香菇了)

人道主義 心裡有個烏托邦

說到水瓶座卻不能不提的,就是人道主義,但是因為「品牌、做生意與藝術」的議題,讓村上隆始終被視為一個市儈的極端份子,可說完全與慈善的形象脫鉤。但是大叔其實都有默默貢獻,為了支持年輕藝術家,自2001年起每年舉辦GEISAI藝術祭,目的是「讓年輕藝術創作者曝光亮相」,希望每年培養200位新人藝術家出道。不過村上隆透露,實際只培養了20名,辦活動還因此虧損十六億。村上隆對這些藝術家用電子郵件進行「密教式」問答,進行旁人看起來充滿謎的對話,像是「請說一件小時候隱藏的一個秘密」,藉由這樣更接近創作的核心,他相信可以創作出真正的藝術。其他還有為癌末病童所以製作的雕塑,以可愛的外星人「二重螺旋逆轉」來告訴病童,死亡並不可怕,我們都是來自宇宙的娃娃,死後也是回到宇宙而已!村上隆也投入相當大的心力在製作動畫,但是他聲稱還沒有看到任何結果,但是他還是繼續做,可以看到2013跨界執導的植村秀的廣告 《6 Hearts Princess》和有點妖怪手錶跟二十世紀少年的《水母看世界》。為了藝術而戰鬥的村上隆,繼續用他的方式激勵大家:當你不再認為「惹惱別人」、「看不見成果的努力與付出」是不合理的事,你才能真正將才華發揮的淋漓盡致。(摘自創造力的極論:村上隆在藝術現場談「覺悟」與「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