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好展推薦】白石畫廊「我愛台灣」台北空間開幕展

推薦藝術家之一:高松次郎(Jiro Takamatsu, 1936-1998)

高松次郎《影》,1997。圖/詔藝攝。Courtesy of Whitestone Gallery.

2017年,台北藝術圈中最令人振奮的事件,莫過於日本高端畫商白石畫廊(Whitestone Gallery)大手筆進駐大內藝術區。多項消息來源皆稱,白石畫廊此次進駐台北,是近十年來外商畫廊對台最鉅大的投資;也相對對國內畫廊同業投下了威力無比的震撼彈。 

本開幕展分成三次,將陸續向台灣收藏家引介白石畫廊本身的收藏與畫廊認可的大師級作品。Part I中的開幕大戲中囊括了包括草間彌生、奈良美智、磯邊行久、吉原治良、嶋本昭三、上前智佑、高松次郎等多位近年來已在藝術市場上火紅藝術家的作品。因前述部分藝術家已經在二級市場流行了一陣子,也屢創高價,收藏家們應當不陌生,因此本文特別推薦市場上還不是很熱門,但非常有特色的幾位藝術家做進一步的介紹,這一次就由高松次郎談起。

磯邊行久《作品65-3&4》,1965。圖/詔藝攝。Courtesy of Whitestone Gallery.

(左)桑山忠明《無題》,1960、(右)磯邊行久《作品62》,1962。圖/詔藝攝。Courtesy of Whitestone Gallery.

白石畫廊開幕展場展出向井修二作品。圖/詔藝攝。Courtesy of Whitestone Gallery.

(中)豬熊克芳《藍之中May '16》,2016。圖/詔藝攝。Courtesy of Whitestone Gallery.


草間彌生《無題》,1963。圖/詔藝攝。Courtesy of Whitestone Gallery.

內藤樂子《無題RN524-3-16》,2016。圖/詔藝攝。Courtesy of Whitestone Gallery.

高松次郎出生於1936年東京都渋谷區,師從日本第一代留法、作品品質高超脫俗,且人物描繪上具有強烈西方風格的小磯良平(Ryohei Koiso ,1903-1988),1958年畢業於東京藝術大學美術系繪畫科,於1998年去世,享年僅62歲。 

 然在這位年輕有才卻短命的天才藝術家一生,作品跨域極廣,舉凡立體雕塑、攝影、平面繪畫、紙上作品、行為與裝置等無所不包,在當時的日本可以說是位相當難得的全方位5D藝術家。他曾經與中西夏之、赤瀬川原平等組成短命藝術社團「Hi Red Center」(高・赤・中 ,1963-1964),以激進前衛的方式在東京都內的公共場所進行活動。高松曾於1968年代表日本參加威尼斯年展、1969年巴黎雙年展、1973年聖保羅雙年展、1977年德國的卡塞爾文獻展(documenta)等。 

外型頗有昭和年代超級巨星架勢的高松,本次展出的作品為《影》(227.3 x 181.8cm, 1997),屬於藝術家繪畫類最具代表性的「影子畫」(shadow painting, 1964-1998)。相對於早些時候的「具體派」與藝術家所屬的「物派」(Mono-Ha, 1967-1979)等刻意要與當時西方主流「當代」互別苗頭的態勢,高松雖身為物派的重要成員之一,在其他部分同儕難以創作高質量作品之際,高松的「影子畫」在當時卻在西方畫壇引起頗高的關注。

草間彌生《無線網》,2007。圖/詔藝攝。Courtesy of Whitestone Gallery.

(左二)前川強《斜對角》,1965、(左三)《Onkurodanau Unjaku》、(左四)鳩本昭三《無題SHIM-61》、(左五)吉原通雄《無題》,1965。圖/詔藝攝。Courtesy of Whitestone Gallery.

(右)釘町彰《月光夜景》。圖/詔藝攝。Courtesy of Whitestone Gallery. 

「影子畫」就其繪畫技巧層次,事實上也很普通,但觀念上發想自19世紀的日本畫,以及廣島原爆後牆壁殘影的恐怖景象,使得「影子畫」的內涵有非常高的心理層面與前衛藝術概念。畫作本身就形式上來說,即使不知道創作年代,觀看畫作時也一點都沒有其他大部份同時代藝術家作品那種時不我予的過氣感。畫布上僅有打底的白色與經過細緻處理的微青灰色,描繪出具空靈及心理暗示的人影,即使是在首次發表的50多年後,看起來依舊非常酷而有型。高松這種融合達達主義、超現實主義與極簡主義的創作主軸貫穿他大部份的作品,成功擄獲當時西方藝術界對於戰後日本藝術普遍樸拙感過重的那些流派,發散出相當清新而新潮的感受,並獲得高度評價。 

藝術家自己曾經表示,影子畫的概念讓觀者可以去思考影子外的不存在的本體,透過想像力,觀者的意識得以更加純粹,進一步達到「比不存在更純粹知覺的可能性」。當然這樣的想法似乎有點扯太遠了,但高松藉由其代表作的「影子畫」系列,我們應該可以期待在近年內,這系列作品將很快再度擴展,取得更高更廣的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