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英國國家美術館展覽 從鏡子看揚.范.艾克對前拉斐爾派的影響

英國國家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展覽「鏡像映射: 揚艾克與前拉斐爾派」(Reflections: Van Eyck and the Pre-Raphaelites)揭示了揚·范·艾克對於前拉斐爾派的影響,特別能從他代表性的畫作《阿諾菲尼的婚禮》(Arnolfini Portrait)觀察出來。

艾克《阿諾菲尼的婚禮》,1434。圖/取自Wikipedia

他們之間的聯繫,在大部分的畫作中並不十分明顯,而《阿諾菲尼的婚禮》起到了顯著的證據,是一個激勵人心的揭示。從這一點出發,以兄弟會為背景,展覽找到了切入點:在《阿諾菲尼的婚禮》中最突出的是,以弧形的鏡子為主題,通過令人眩暈的視覺手法,反射出沒有呈現的賓客。這個結果毫無疑問贊同了揚艾克的風格。

前拉斐爾派最初由三名年輕的畫家威廉霍爾曼亨特(William Holman Hunt)、約翰·艾佛雷特·米萊(John Everett Millais)、但丁加百利羅塞蒂(Dante Gabriel Rossetti)發起。此畫派興起於學院藝術派為主導的時期,題材不是沉重的歷史事件就是瑣碎的裝飾畫。所以《阿諾菲尼的婚禮》的風格對當時畫壇宛如天外來客一般。這幅畫展現出前拉斐爾派拒絕了傳統學院派,力求描繪類比自然的狀態。也意圖把複雜的象徵手法和直接的寫實手法做對比。這樣的象徵手法可能更傾向於地方性的尼德蘭繪畫。這也是藝術史學家歐文潘諾夫斯基(Erwin Panofsky)致力研究的方向。

威廉.霍爾曼.亨特《夏洛特夫人》,1905。圖/取自Wikipedia

《阿諾菲尼的婚禮》是展覽中最核心的畫作。第二幅畫作受到當時其他傳入英國的尼德蘭畫作的影響。一幅由揚艾克和他的兄弟創作的縮小版本的根特祭壇畫(Ghent altarpiece,現存最早的帶有簽名的尼德蘭繪畫作品)複製品,大約1819年在倫敦展出支撐了這一點。以此為出發點,凸面鏡成為主導。在威廉霍爾曼亨特的畫作《夏洛特夫人》(The Lady of Shalott)中,相對於《阿諾菲尼的婚禮》中的鏡子,鏡子設計得更為直觀。繪製了耶穌受難的精巧的景象,放射狀的圓環形成了光環。愛德華伯恩-瓊斯,一位和前拉斐爾畫派有關聯的英國藝術家和設計師,稱讚《阿諾菲尼的婚禮》是世界最佳作品。       

對於但丁加百利羅塞蒂來說,和揚艾克的關聯變得缺乏可信性,因為他擁有24面鏡子,其中9枚是凸面鏡。一個在他家裡的實驗表明凸面鏡應用的可能是更多元審美運動的體現而不是僅僅是前拉斐爾派的影響。兩幅用寫意筆法和憂鬱色調的畫作似乎很適合展出,它們的背景中擁有的圓形鏡子。馬克格特勒(Mark Gertler)的畫作《有著自畫像的靜物》(Still Life with Self Portrait)也受到部分來自揚艾克的影響。

對於一檔規模適中的展覽來說,探索的主題是十分密集的。通過畫作的比較來證明揚艾克的影響力,揭示了兩個不同的藝術運動之間的複雜關係。但是對於學術來說,理論分析仍然是其中的核心部分。藝術的歷史性,對於那些缺乏目錄和音訊指南説明的偶然參觀者來說,仍然是一件困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