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藝博戰神任天晉的回歸 -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媒體發佈會的漏網記趣

在其他媒體尚未到場前,會場門口的簡易桌子旁,一位男子埋首認真地在自己所著《Uncharted Territory: Culture and Commerce in Hong Kong’s Art World》封面內頁中親筆簽名,他身旁的公關主任介紹了我給他,他微微抬頭並點頭微笑握手後,一如印象中的英國紳士般,冷靜無語地繼續他手上的工作。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任天晉(Magnus Renfrew)。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總監任天晉(Magnus Renfrew)。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媒體資料上寫著:「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Art & Ideas)總監任天晉(Magnus Renfrew),活躍於國際藝壇二十多年,任天晉在過去十多年一直扎根亞洲藝術市場,並曾在2007至2012年擔任香港國際藝術展(ART HK)總監,以及在2012至2014年擔任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總監。 ...曾先後在2010年和2012年兩度獲得《ART REVIEW》評選為『國際藝壇百大最具影響力人物』;2013年,任天晉獲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推選為『全球青年領袖』。」

之後的一個小時,他親自確認了現場工作人員所有的作業,包括電腦上的圖片、文字與現場佈置的各個細節,直到第一位貴賓的到達。

本次藝博的主要贊助商為瑞銀集團 (UBS) ,有自己的藝術研究與收藏團隊,除了是巴塞爾系列藝博會的長期夥伴外,去年也曾經參與台北的福爾摩沙藝術覽博會。發佈會進行期間,除了主桌之外,其中以藝術報導為主的媒體人員坐滿了兩桌,其他三桌大概就是大眾媒體和時尚雜誌產業的記者。之後媒體記者會的內容,其他媒體也都搶先披露了,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去搜尋,原則上以下內容就盡量不重複贅述。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總監任天晉(Magnus Renfrew)接受群訪。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持續近一個小時的群訪之後,看得出來Magnus已經相當疲憊,但他還是留了時間,讓我有機會和他聊聊在群訪中沒有被提出的問題。



Section 1: KPIs



我問他,對於這次台北當代藝博會成功與否,是以哪些KPIs來衡量?

他認為最重要的應該是參與畫廊之後的回流率(註:指畫廊對於藝博會的再度參與)。 當然這樣還不夠,參與畫廊在高品質上的一致性,也是他們努力在追求的一個重大目標。因為很明顯地,畫廊的良窳,往往是客觀上衡量一個藝博會的標準。他希望這個藝博會能夠採取相當高標準的把關,以維持這個藝博會的高品質,提供高質量的作品給收藏家與參與者。其他的指標,也包括這個藝博會能夠吸引的參與人數,包括台灣與國際,特別是亞洲區的收藏家,全球藝術圈中的專業人士、策展人等,以及當地來參觀的民眾。他也希望可以透過很開放而具建設性的活動規劃,讓所有的參與者,或者即使沒能來參與的人,看到或感受到他們的努力,與台灣藝術市場的多樣性與無窮的活力與潛力。



Section 2: Selection Committee



至於這次頗受關注的審核方式,根據大會所提供的資料,委員會成員包括:Patricia Crockett(德國Sprüth Magers畫廊)、Waling Boers(中國博而勵畫廊), Isa Lorenzo(菲律賓Silverlens畫廊)、Edouard Malingue(香港馬凌畫廊)、Elisa Uematsu (日本Taka Ishii畫廊)。

因此,對於本次藝博會的選酌委員會(selection committee),將如何能讓它的運作能夠維持具備高公信力的透明度(transparency)

任天晉回答說,選酌委員會的成員來自不同的地區,非常多樣。他們會盡量朝著公開透明而公平的方式來檢視所有申請的文件。第一屆的這一階段,只要有實體在營運、具備相當展歷的畫廊,他們都歡迎大家來申請。為了要維護審核的透明度,他會要求評審畫廊業者必須要揭露(declare)可能存在的人情或關係上的利益衝突(conflict of interest),然後以辯詰(debate)的方式來決定入選與否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總監任天晉(Magnus Renfrew)。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評審的背景來自各地,有時候他們未必了解可能存在於個別評審與申請畫廊間的利害關係。透過評審揭露利益衝突的機制,至少彼此間可以因此了解這樣的利益衝突是存在的,並予以衡量情節之重大與否,應該足以大大降低品質審核上可能存在的質疑。當然,因為申請的畫廊可能上百,因此對於審議的討論內容會採取必要的保密措施,不會讓沒入選的業者因程序問題沒完沒了,也保護評審隱私與獨立性。評審理當將此審核機制非常謹慎為之,若察覺有可能的護航情事,爭辯與彼此間的挑戰也是免不了的,也可說是一種自我約束(self-policing)的機制。



Section 3: Chasing Dream & Vision



關於這個藝博會將如何與其他藝博會,以及拍賣公司的競爭?

他認為在他的工作和生活中,逐夢(chasing dream)是個遠比競爭有意義的事情。因為逐夢的過程中,人會設定一個願景(vision),而願景才是他所關注的重點。他自己也待過拍賣公司,拍賣公司比較在於純粹的藝術品交易,有些人比較偏好與拍賣公司交易,也沒什麼不好;而畫廊的存在,會有一種生態鏈上的共生共榮關係,藏家們支持自己心儀的藝術家,拍賣公司和畫廊各司其份,各自會有彼此的支持者與市場。如果太過於在乎競爭,人們往往會失去追尋願景的動力,而忘了初衷。他比較在乎的是他透過這樣一個逐夢的過程,從中所得到的一種真正成功的感受。

這個藝博會的舉辦,他希望透過高品質的篩選機制,讓那些先前對於畫廊所銷售的作品有疑慮的收藏家(應該指台灣收藏家很大部份偏愛透過競拍購買藝術品而言),可以改變他們的想法,發現他們在這樣一個藝博會中的畫廊所可以獲得的作品,長期而言,並不亞於經過拍賣公司過濾過的高品質作品(註:在此應該指信譽良好的拍賣公司與具備長期收藏價值的好作品)。



Section 4: What If



至於,如果此次舉辦的藝博會不如預期,任天晉的看法如何?他笑笑地對著我說:「這可還真是個蠻負面(negative)的問題啊!」他回答說,他並不是在複製一個像是巴塞爾藝博會的翻版,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有一個自身存在的價值,以及藝博會本體的客觀內外在條件。成功並非一蹴可幾,他認為成功就是需要一步一步地踏實地建立起來。他來台灣辦這個藝術博覽會,會以嚴謹自持,一步一腳印的方式努力耕耘,並不是要去吹什麼大泡泡呼攏人。或許說踏實做事聽起來蠻不那麼吸引人(他用“sexy”這個字來形容),但這就是他做這個藝博會所秉持的初衷。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總監任天晉(Magnus Renfrew)。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Section 5: Elsewhere



最後我問他,如果不是台北,他心裡有沒有其他地點上的選擇?任天晉以很謹慎但堅定的語氣告訴我,既然選了台北,把這個台北當代藝博會依照原定的計畫做好,是他唯一關心的事情。這個藝博會如果能夠順利成功,並不是因為他個人,而應當是全體參與者,或未參與者,包括畫廊的工作人員、與會的全球收藏家、參訪民眾、畫廊業者、拍賣公司、藝術家、策展人與其他藝術社群中許許多多的人們所共同完成的。



他也可能會做錯,因為一個優質而成功藝博會是需要經過時間上的淬煉。對他而言,此次藝博會的舉辦,將會是個考驗,考驗他自己對於追尋願景的毅力。他期待社會中各種程度對於這個藝博會的參與(“engaging”,這個字他在我的對談中,至少用到三十次以上有吧!?)。



Section 6: The End & My Best Wishes 



憑良心講,周遭真正用功的藏家,因為全球的快速扁平化,加上透過互聯網,早看遍、也早和國外重要畫廊或國際拍賣行建立了暢通的資訊管道。也有許多具備高度國際視野的業者,對於這個新藝博的進駐,認為平常心對待即可。而我個人,對於這個藝博會在商業上成功與否的未來,心中也還仍有所保留。

結束了這次的對談,我拿出他的書,麻煩他在上面寫下我的名字,作為紀念。當我謝謝他後正要起身離開,他叫住了我,問我是否和他上台在記者會背板前一起合拍張相片。這個時候,我發現他著實是位心思極為細膩的人,竟然有注意到我還沒有和他一起照相,我不是故意裝逼,因為我實在不是個愛照相的人。但在拍照的瞬間,我對眼前這位國際藝壇界的巨人,打從心底產生了崇高的敬意。

藝術人,當如是也。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總監任天晉(Magnus Renfrew)。圖/非池中藝術網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