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企業藏家介入藝術市場:上海兩座民營美術館的經營之道

蘇寧藝術館:產業佈局的擴張

蘇寧環球集團始終以地產為主業,同時不斷涉足金融、文體等領域,而蘇寧藝術館作為推進企業文化產業的核心項目,已在上海和南京兩地啟動。近年來,蘇寧品牌創始人之一的張桂平先生不斷在拍賣場上購得古代書畫珍品,引發了社會關注,其於2016年收購吳鎮《野竹圖》、王石穀《仿宋元山水巨冊》、夏圭《山莊暮雪圖》、袁江《蓬萊仙境》等作品,根據AMMA(雅昌藝術市場檢測中心)2017年春拍後整理的《企業收藏1000萬以上的拍品清單(部分)》中,就有9件成為蘇寧藝術館的藏品。號稱經過三十年的藏品積累,與三年的籌建工作,2017年11月蘇寧藝術館在上海蘇州河畔開館。

蘇寧藝術館的建築外觀為古典歐式建築,地上5層,地下1層,建築面積超過5000平方米(約合16518.9坪)。與所在商業綜合體「蘇寧天禦國際廣場」的西洋式建築風格相統一,走進藝術館內部,展廳卻以本土傳統文化下的山水園林意境為主體設計風格。開館展為「博古觀今,翰墨承緒」,從蘇寧環球集團館藏的3000餘件歷代名家作品中遴選出唐、宋、元、明、清至20世紀的書畫作品約200件,器物約200件進行展覽。據工作人員所說,一樓展廳將展出與當代藝術相關的作品,但仍然尚未開放。

圖5 蘇寧藝術館外觀。韓長君攝。

表2 開館大展的展覽板塊。

表格製作者 韓長君


相比於個人的收藏行為,企業收藏誠然具備了先天的優勢,不僅有一定的財力支持,也有較具規模的經營團隊,藏品往往強調專業化、體系化、精品化的方向。除了有著恆溫恆濕控制、無反光玻璃等基本設置外,走進5樓「落紙雲煙」展廳,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經過裸眼3D技術處理的任仁發所作《五王醉歸圖卷》,在參觀過程中,部分畫作的外圍玻璃上貼有QR CODE與「AR互動」字樣,代表此幅畫作以AR效果呈現動態的視覺效果,下載其官方App後可以通過手機聯網欣賞。同時,藝術館內也運用了App定位導覽、語音講解等技術,可以從中看出藝術館在展陳藏品的基礎上運用新潮的數位技術,讓展示更加活潑有趣。

圖6 具有裸眼3D效果的《五王醉歸圖卷》動圖。韓長君攝。

圖7 可以進行AR互動的標示。韓長君攝。

從蘇寧藝術館的選址來看,首先,在江蘇起家的蘇寧集團並沒有選擇將藝術館落在大本營的南京地區,選擇進軍上海的蘇州河畔市區內,著眼在佔據著長風生態商務區位置以利後續開發;藝術館坐落於蘇寧集團開發的商業廣場內,宣傳營造「貴族式獨棟辦公環境」擔負為商務人士提供藝文生活、休閒的配套設施任務。商業區初步階段僅有面向開闊馬路的商業樓設有便利店、咖啡廳、餐廳等,大部分商鋪仍處於待租狀態;雖然未來將有3條地下鐵環伺該區域(目前1條已建成,1條在建,1條已規劃),交通便捷,但是周圍住宅區、學校、公園等配套空間較少,主要以商務辦公區為主。從藝術館的展覽活動來看,目前僅處於館藏品展示階段,尚未面向公眾或當代藝術家進行互動。比起同期開放的寶龍美術館,蘇寧集團運用藝術館為進軍上海商業地產的擴張提供文化的配置。換句話說,蘇寧藝術館是商業地產圈中的藝術標誌式建築;這座藝術館是否真正發揮美術館應有的社會功能,並不是未來重要的考量。

圖8 蘇寧天禦國際廣場地理位置圖。圖片來源:百度地圖

近幾年來,全球的藝術市場上大陸藏家的佔比逐漸上升,尤其在大陸企業家憑藉其雄厚的經濟實力及對藝術品競投的熱情介入之後,藝術品拍賣市場受到了一定的刺激。寶龍美術館試圖以該集團在拍賣、畫廊等商業逐利的運作中,增加一座非營利美術館,提升企業的社會形象。然設立美術館的背後意義,則是為企業主參與拍賣競標或自家拍賣會舉辦之後,提供後續的消化管道;一來可以控制收藏品進出市場的走向;同時也為寶龍集團的企業資產找到稅賦優惠的管道。

相較之下,以電器銷售通路起家的蘇寧集團設立藝術博物館的目的,是為從江蘇跨界進軍上海打造適應國際金融都市的商務地產而建,以藝術之名烘托其商務區的特點,有別於周邊鄰近的辦公樓。由此亦可以看出,企業型美術館在各自所屬的集團運營中有著不同的經營考量,共同點是他們都不會脫離企業的商業戰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