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芙烈達‧卡蘿的地下戀人 巴爾托利

PREV

NEXT

墨西哥女畫家芙烈達.卡蘿(Frida Kahlo)於1946年8月寫道:「昨夜我感覺到許多羽毛輕撫著我,就像你用指尖,如雙唇般親吻我的肌膚。」她這封熱情、浪漫的情書,不是寫給丈夫迪亞哥.里維拉(Diego Rivera),而是外遇對象西班牙藝術家何塞.巴爾托利(Jose Bartoli)。

芙烈達.卡蘿與何塞.巴爾托利的地下戀情隱匿近70年,直到1995年何塞.巴爾托利去世後,他的家人發現這些情書,今年何塞.巴爾托利繼承人將信件委託紐約道爾拍賣公司(Doyle New York)拍賣,兩人戀情才公諸於世。

這些情書共有25封,約有100頁。卡蘿多提及自己流產的痛苦、與里維拉的婚姻關係,還有訴說對巴爾托利的欽慕,而信件裡還夾雜一些相片、押花,以及熟睡的貓咪、緞帶等塗鴉。4月15日,25封情書以13.7萬美元(約427.545萬元台幣)拍出。

一場手術 卡蘿戀上巴爾托利

卡蘿的繪畫創作多為自像畫,畫作裡她濃密一字眉、嘴唇上髭鬚薄博、穿上墨西哥傳統服飾,並且運用明亮的熱帶色彩、充滿各種隱喻與象徵、帶有超現實主義的氛圍,來表達她身為女性面臨的痛苦。

過去30年間,她的繪畫風格逐漸備受肯定,從無名的墨西哥畫家變成一代大師,而她戲劇化的人生故事──18歲經歷一場嚴重車禍、與墨西哥壁畫家里維拉動盪的婚姻關係、和各種男女邂逅外遇──屢次被翻拍成電影或改寫為小說。

卡蘿經歷嚴重車禍後,下半身不良於行,只好放棄醫學系課業,開始作畫。墨西哥壁畫家里維拉賞識她的畫作,鼓勵卡蘿全心投入藝術創作,兩人關係也逐漸親密,陷入熱戀。1929年,卡蘿成為里維拉第三任妻子。

兩人移居美國期間,25歲的卡蘿懷孕了,她不顧自己病痛的身體,堅持要將孩子生下來,最後還是流產,加上里維拉對婚姻並不忠誠,四處留情,更加深卡蘿的內心痛楚。

車禍後遺症不只讓卡蘿無法懷孕,還使她一生經歷35次手術,飽受折磨。1946年,39歲的卡蘿前往紐約進行脊椎手術時,與西班牙藝術家何塞.巴爾托利相識,很快地兩人展開熱烈的秘密戀情。

巴爾托利 卡蘿的「希望之樹」

卡蘿與巴爾托利的地下戀情維持三年,卡蘿為避免迪亞哥發現兩人關係,要求巴爾托利以「索亞」(Sonja)署名,就算迪亞哥不小心看到信,也會以為寄信人是女性,同時也要求巴爾托利讀完信件後必須銷毀。

「我惦記你最後的話語,而開始畫畫。」卡蘿給巴爾托利的信中寫道,巴爾托利是她生命中的「希望之樹」,能療癒她殘破不堪的身心,也讓她擁有握著畫筆繼續創作的勇氣。

卡蘿也在這封信談到,她於1946年創作的自畫像《希望之樹,保持堅定》(Tree of Hope, Keep Firm)要獻給巴爾托利。《希望之樹,保持堅定》描繪了兩個卡蘿,左方的卡蘿側躺在醫院手術推床上,背部露出傷口,脊椎正流著血,右方的卡蘿則身穿紅色墨西哥傳統服飾坐在一旁,手上拿著由皮革、石膏和鋼絲做成的支撐脊椎的胸衣,眼神則凝視著前方。

知名藝術史學家,執筆卡蘿的傳記作者海登.賀蕾拉(Hayden Herrera)表示,即使卡蘿迷戀里維拉,但這些信件透露卡蘿曾想離開里維拉,和巴爾托利在一起。她對巴爾托利的愛是溫柔、熱情且充滿母性的,她也告訴巴爾托利,他給予自己無盡包容的愛,是她從未體驗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