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驚濤駭浪・逆轉勝」 - 2018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展後觀察隨筆

被看衰怎麼辦?

也只能繼續咬緊牙關做下去。

台北藝博現場照。Luke Jerram,《月之博物館Museum of the Moon》,聲光複合裝置,直徑 10 m。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第25屆ART TAIPEI 2018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在經過包括貴賓藏家預展的五日展期後,於10月29日撤展結束。在博覽會前,受盡冷嘲熱諷的台北藝博團隊,終於在交出跌破眾人眼鏡的成績下,得到多數媒體、藝術圈人士、收藏家們與民眾,以實際參與藝博會的行動,大大肯定本次令人相當驚艷的展銷盛會。

在面對全球普遍景氣不佳,加上美中貿易大戰,全球股市殺聲連連,崩盤傳言甚囂塵上的這幾個月,加上明年一月所謂的洋槍洋砲黑船來襲的選邊站氛圍下,本次台北藝博於籌備階段,無論是展商、藏家,與國內藝術圈人士,普遍對於今年台北藝博會可以說是「有志一同」抱著興趣缺缺的態度。畢竟一個商業藝術博覽會,其最重要的指標就是銷售成績,其他所有配套雖可能可以畫龍點睛,但從參與畫廊的觀點,除了銷售之外,其他都是次要的。

劉柏村作品《八方維度之金剛造像》。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藝星藝術中心展出梅丁衍的裝置創作。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大象藝術空間現場一隅。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毓繡美術館特區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以下簡略摘要出本次藝博會的幾大觀察:



《待改善部分》



一、缺乏一般博覽會的中「數量足夠」的亮點作品:除了會場入口處上方英國裝置藝術家Luke Jerram,《月之博物館》(Museum of the Moon)那顆巨型月球之外,要找到適合網紅拍照打卡的點可以說實在少得可憐。而該作品的呈現方式過於簡陋寒酸,除了特定角度之外,沒有經過美化包覆的起重機結構一目了然,很難讓人不聯想起最近國內掀起倒閉風潮的夾娃娃機中的機械手臂,總是那麼地似曾相似。

起重機結構照片。非池中藝術網攝

二、國際上高階大畫廊的參與數量稀少:展場中不容易看得到真正國際大型藝博會中數量眾多的國際級名家作品,從而相對高價的所謂當代「前衛」(avant-garde)、「高藝術」(high art)類型作品數量也就相對很少。整體藝博會的作品感覺相當傳統保守,缺乏新意。

三、收藏大咖出手有限:由於國內多家所謂一線的大畫廊,在銷售考量及選邊站效應發酵的情況下,相對高價藝術品(100萬美元,約合新台幣3000萬元以上)不多。因此真正有出手購藏的市場中著名大鱷級藏家也很有限。



《滿意部分》



軟硬體面

一、令參與民眾感受最好的可能是本次場地整體的動線規劃,多數反應都表示逛起來舒適順暢,各展區特色清楚容易識別。且同價格帶、同質性高的作品往往位於合適的動線上,民眾在選購上容易比較,非常便利。時常至世界各地看展的藏家表示,本屆博覽會的論壇區與VIP區的門口皆採用LED燈突顯位置,他們在國外也還沒見過這樣辨識度清晰的設計。

二、經歷2015年台北藝博會中令人記憶猶新的幽暗雜亂VIP區,去年開始已經有所改善。今年該區外部標示清楚,多處入口,不但對於VIP藏家出入的隱私上更有保障,也免去了單一進出口偶發的不順暢狀況。

LED燈之入口設計。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三、有部分畫廊反應展除了展牆品質上漆不均勻還有改善空間外,本次走道地毯的灰白色調,和牆面在視覺上協調一致,場地高級感有提升。

四、大會對於配合展商需求做得相當不錯,尤其針對展商與藏家的即時服務態度、效率逐年提升,的確受到不少展商的肯定。尤其和先前福爾摩沙藝博會相較,還有提供茶點服務,頗令人驚喜。



《銷售狀況》



至於參展廠商所最關心的銷售狀況,大致情形摘要如下:

一、今年藝博會從第一天中午的SVIP藏家預展的來客數稀稀落落來看,本來令人十分沮喪憂心。之後三點起的VIP預展至隔日,不知道是因為展商數量不夠多,騰出相當多空位,讓走道走起來感覺頗為寬敞,感覺人潮差強人意。當時媒體詢問過不少參展畫廊工作人員銷售狀況,普遍對於本次藝博會的買氣一如預測,毫無信心,多是搖搖頭苦笑,本來故事應該到此結束。

藝博會首日VIP預展期間,看展人潮稀稀落落。圖/詔藝攝。

二、然今年一反一般藝博常態,第三日起的公眾展覽期間,強力買氣陸續顯現,人潮越來越多,許多畫廊原先配置人力根本無從招架眾多客戶詢問。據大會工作人員表示,前兩天參與人數低於預期,但後三日的看展人潮,平均來說每日大約多了三千至四千人,遠高於上一屆。

第三天起公眾參與日,人潮湧現。圖/畫廊協會提供。

三、就參與媒體人員表示,頗同意前述看法。一般來說,公眾預展期間真正買家可能不太會來,多為參觀看熱鬧的民眾,其中會花費購藏藝術品的比例不高。然本屆藝博會,新手藏家比例極有可能是此次買氣的主要支柱,新台幣十萬元上下一般業界俗稱「小品」的藝術作品銷售暢旺。如前兩天已經相較畫廊買氣高的伊日藝術,其代理的西班牙藝術家Guim Tió構圖平衡的風景畫,價格自約15萬至大作品30多萬,每天一到展覽結束時間,包好待運走送到藏家手中作品堆著塞滿走道。

西班牙藝術家Guim Tió作品。圖/詔藝攝。

四、中國畫廊普遍銷售不佳。有藏家表示,中國大畫廊人員在前兩日銷售狀況未顯改善時,曾抱怨台灣藏家品味不同,不識貨。但平心而論,台灣由於文化上早已相當多元與包容,網路自由讓藝術愛好者吸取藝術新聞與資訊和世界同步無時差,對於藝術作品的接受度也相對寬廣許多。再加上中國畫廊最大的問題在於,高定價與藝術家知名度穩定性與未來發展潛力之間的評斷,正好踩到國內收藏家習慣考量的CP值紅線,因此銷售不佳也就是剛好而已。

中國畫廊展區一隅。「2018 ART TAIPEI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香格納畫廊 (展位K02)。圖/畫廊協會提供。

五、擁有大展位的幾家國內畫廊,如尊彩、印象、藝時代、藍騎士、亞洲藝術中心、伊日藝術等,在展覽最終日撤場時皆表示,在先前評估國內經濟震盪與藝博會競爭激烈的背景並不看好的情況下,最終銷售狀況大出意料,各大主打藝術家如李重重、Jeff Koons、Damien Hirst、高孝午、瑞士藝術家Thierry Feuz、李真、前述的Guim Tió等,都受市場熱捧,來自日本的白石畫廊的銷售依然火熱。畫廊們對於銷售多表示非常滿意或滿意,即使在投資額偏高狀況下,也最少都還可以打平。不少中南部畫廊也表示,收穫在於接觸到許多新客群,銷售上新客戶比重有高達四成者。中型畫廊如也趣、大觀、大雋等,受歡迎、高知名度的藝術家如小泉悟(Satoru Koizumi)與土屋仁応(Yoshimasa Tsuchiy)、羅展鵬、蔡尉成等,購藏反應熱烈。

李重重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印象畫廊台北藝博會展區人潮。圖/印象畫廊提供。

Thierry Feuz作品。圖/畫廊協會提供。

李真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羅展鵬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六、此屆就國內投資消費文化習慣上最熱衷的CP值而論,最大的贏家可能是位於整個展區略顯邊陲的Asia+系列畫廊。在日本中小型畫廊中具有好人緣的湘南台畫廊(Shonandai Gallery,明年起將改名為s+arts)總監山本知青(Chio Yamamoto)就表示,該畫廊總共帶來29件作品,成功售出22件,銷售成績她個人覺得和她長期巡迴去過的其他國家藝博會相較,此屆台北藝博的銷售非常好!而她所了解的其他日本畫廊的銷售,也都在後三天有明顯提升。帶來草間彌生作品,包括攝影、小型雕塑和畫作的幾家畫廊,依舊受到本地藏家熱烈收藏,都賣到「不可思議的高價」!而這些畫廊之所以營收CP值特高,主要是因為展位費用低廉,作品小運費低,需要參與的人力也很少,但卻達到非常高的「坪效」。撤展期間耳聞日本畫廊間交談,極少展位五天下來營收低於200萬日元。換句話說,這區的畫廊很難賠到錢!

Asia+展區與該區作品。詔藝攝

本屆台北藝博,無論是依舊有部分雜音「無形的美術館」的主題設定、帶入小型美術館策展概念的「共振.迴圈─台灣戰後美術」、藏家收藏品精選的《「開.窗」藏家錄像藝術收藏展》、新媒體的「科技藝術展區」等,持續堅持「學術先行,市場在後」的經營理念,在近日來世界經濟混沌不明的嚴苛環境下,打出了一張漂亮的成績單,實屬可貴。

正如知名美國藝術家大衛‧薩利(David Salle)提到的那個重要觀念「藝術不是比人氣」(Art is not a popularity contest)。好賣的不見得是好藝術,好藝術可能也不見得很好賣。每屆藝博會永遠不變的真理現象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如果在本屆藝博賣得不好,也實在不必太灰心,如果展商對於自己藝術家有自信,好藝術家終究會被收藏家發掘並用累積的價值去肯定。反之,如果自己考不好卻老是怪考場不佳、風水不好,那可能最好收攤去賣大雞排或去開咖啡店比較實在。

無論如何,本屆藝博會的精彩逆轉勝紀錄,無異替台灣藝術市場打了一劑強心針,主辦單位、展商、收藏家與參觀的藝術愛好者,都是本次的贏家!

本屆台北藝博大門口照片,大大主題《無形的美術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本屆台北藝博大門口照片。圖/詔藝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