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藝術市場

特別報導

拍賣當代藝術藝術跨界時事觀點

當藝術世界成為藝術市場(下)找到自己的觀眾!新世代注意力與跨域合作

藝術市場Kaws草間彌生

2019-10-13|撰文者:陳晞

突破傳統成功途徑的跨域合作—草間彌生與Kaws



藝術市場爆炸性成長的21世紀之前,或是說在卡斯特里掀起的畫廊時代之前,藝術家要在藝術界中,除了要有畫商在各地進行展覽、交易之外,藝評家在當時是藝術圈中最重要的指標。美國知名的藝術評論家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 1909-1994),是在那屬於藝術評論的美好時代中最著名的例子。他的評論使美國現代主義繪畫叱吒藝術世界,為了得到他的筆墨青睞,有的藝術家會將自己的作品直接送給他,甚至還可以在接收作品之後,再去跟藝術家換取自己比較喜歡的作品。用文章換作品,這是現在的藝術評論者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藝評家可以為藝術家建立藝術史地位的基礎,這樣的地位又透過美術館的個展或是收藏來確立。而拍賣公司則依照著藝評家、藝術史學家與美術館所指出的座標,來操作藝術作品在二級市場中的價格。

草間彌生作品局部©非池中藝術網

在今天,國際藝術拍賣網站所公布的資料中,逝世百年的那些藝術大師的作品儘管仍然是市場中最昂貴的,但其漲幅速度卻都沒有許多在世藝術家來得快。這樣的現象告訴了我們,藝術生態中的權力中心位置變了。藝術不再侷限於藝術菁英們對作品的定義與封聖。除了因為作品的流通率和在世藝術家在藝術生涯中的可能性作為兩個重要因素之外,隨著藝術創作融入在各種媒體之中,公眾注意力也對藝術作品在藝術體系中的地位逐漸重要。其中有兩個著名的例子,一個是作品價格最貴的在世女性藝術家草間彌生,一位則是作品價格持續挑戰藝術市場瘋狂程度的潮流塗鴉藝術家Kaws

1998年中華民國畫廊協會舉辦台北藝博的時候,曾經邀請了草間彌生親臨會場,但那時候藝術產業界只尊敬她是一位國際級前輩藝術家,對她的作品並不如現在這般狂熱。自從2009年高古軒的代理合作之後,台灣藏家也馬上在同一年迅速出手購買作品。然而高古軒並沒有與她合作太久,在2012年合約期滿之後就不再合作。這時候出現了一個新契機—草間彌生與時尚精品LV合作,打破原本藝術世界封閉的價格炒作與收藏邏輯,此一朝向時尚圈邁進的舉動讓草間彌生的價格來到了新高點。

Kaws的例子更是目前藝術市場中眾所週知的。去年在台南的梵藝術舉辦的Kaws收藏展,曾經造成台灣藝術產業一陣炫風,甚至連藝術家本人也對該展有所關注。不只是讓畫廊二代打出知名度,也直接提升了畫廊品牌的位階與知名度。改變Kaws事業道路中、最知名的跨界合作之一,就是1999年創作的第一版玩具公仔。在知名的Kaws收藏家皮羅維諾(Ronnie Pirovino )建立起的收藏系統後,皮羅維諾將一整套作品放在海瑞德拍賣行(Heritage Auctions )進行了所謂的「白手套」銷售,成交價幾乎是售前預估最高成交價的三倍,奠定了Kaws在二級市場中的「基準」。

玩具這一個選項,帶出了以往不一定會接觸藝術的群體,但透過這樣的成功案例,使跨界合作也成為藝術家的另一種成功途徑。不管是高級時裝精品Dior或是快時尚的Uniqlo,與跨領域品牌的合作都可以為藝術家創造更多的公眾注意力,一發不可收拾地助長了藝術收藏作為「炫耀性消費」的特質,讓Kaws的作品令新世代的藏家為之瘋狂。

今年帝圖藝術的春季拍賣現代與當代藝術封面拍品KAWS《SEEING BY KAWS LAMP》拍至195萬落槌。©帝圖藝術拍賣提供

  (左)KAWS|JOE KAWS,壓克力於畫布,2015,89x58.5公分;(右) KAWS|Ankle Bracelet,版畫50版,2017,147.3x147.3公分。©帝圖藝術拍賣提供



新的藝術家、新的市場、新的操作者、新的世代



但Kaws在藝術市場的竄起,並不為一些藝術菁英份子所認同。「就當我是精英論者好了,我相信他是個好人,也是個厲害的商人」,知名的藝術顧問與出版人喬許・貝爾(Josh Baer)對Kaws在藝術史和藝術市場中的地位如此評價。「我不認為藝術史會這樣寫:馬蒂斯、波洛克、瓊斯、巴斯奎特(他甚至略過安迪沃荷不提),然後是Kaws。如果你認為派利斯希爾頓和卡戴珊家族是重要的文化人物,那你很有可能覺得Kaws是位重要的藝術家。」Kaws引起的市場熱潮,不只是品味之間的衝突,也正是新舊藝術市場邏輯之間的競爭縮影。安迪沃荷在世時也曾經不被看好,然而如今他的作品可說是成為拍賣市場中的「晴雨表」。

如果一個地區的內需市場可以自足,那麼我們很容易去想像只要透過結構化的途徑跟管道就可以成功。然而在當代,內需市場看似被正常管道飽和的情況下,新的藝術如何創造屬於自己的巔峰?當我們在思考這種藝術市場的風潮轉變時,我們已經無法只從一個藝術家的藝術史地位或是學術地位來評判他在市場中的走向,「世代」的變化是結構性的。

新的藏家又如何生存於藝術收藏叢林之中?新的拍賣公司主管們如何在藝術市場史中締造自己的地位,而不只是成為前人的守墓者?新的美術館又如何在藝術世界中如何奠定自己獨特於其他國際老牌美術館在藝術體系中的藝術地位?這是一整個世代的品味與慣習的轉變,新的藝術體系透過公眾的注意力,正逐漸地在整個藝術世界佔有越來越大的版圖,但這樣的注意力經濟導向是藝術市場的民主化、抑或是民粹化?只待時間證明了。

香港巴塞爾藝博會©非池中藝術網


藝術市場Kaws草間彌生
REACTIONS
喜愛

4

好美

0

1

3

厲害

2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藝術市場

拍賣傳統書畫

帝圖2019春拍 書法與古代書畫生貨再創拍賣紀錄

2019-05-02|撰文者:帝圖藝術拍賣/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1153

藝術市場

張大千《一位國畫大師如何追上畢卡索》

2018-01-15|撰文者:石浩吉、劉家蓉29402

藝術市場

區塊鏈真的能改革藝術市場嗎?

2018-08-28|撰文者:劉家蓉、石浩吉19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