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2020-02-09|撰文者:蕭瓊瑞

在台灣現代繪畫運動的發展歷程中,長居台中的鐘俊雄(1939-)是一位角色頗為多元的人物。他是李仲生1955年自台北南下彰化員林之後,第一批成為李氏門生,並隨即受邀成為「東方畫會」及「現代版畫會」的成員,共同推動戰後台灣1960年代最重要的現代繪畫運動。



藝術家鐘俊雄。圖/采泥藝術提供



而在1980年代,李氏的後期學生組成「現代眼畫會」,他也是重要的支持者,並一手創作、一手寫評論,成為推動、延續大台中地區現代藝術「教父級」的領導者,影響許多後進的藝術家。其既具實驗精神又富童稚趣味的作品,敘說著這位老頑童生命的歲月故事。



鐘俊雄是台中人,台中一中初中部畢業時,以優異成績保送高中部。父母依當時傳統的觀念,期待這個「很會唸書」的小孩,有天可以考上醫學院,將來當個人人尊敬的醫生。但這個「很會唸書」的小孩,在初中三年級那年,變成一個「很愛唸書」的小孩,閱讀了大量的文學作品,一頭栽進了文學的世界,接著便開始做起屬於「藝術家」的夢。



鐘俊雄,記憶的盒子(1966-5B),100×80cm,複合媒材,1966年。圖/采泥藝術提供



鐘俊雄,往事知多少,72×112cm,複合媒材,2019年。圖/采泥藝術提供



高中時期,他首先追隨前輩畫家,前往一些好山好水的景點寫生。學生們圈圍在老師畫架後面,努力學習取景、上色、用筆;如是幾年,年輕的鐘俊雄開始在心中產生困惑。自問:「繪畫是技術的訓練嗎?是大自然的重現嗎?為什麼達文西的蒙娜麗莎百看不厭?為什麼馬蒂斯的色彩那麼和諧?大藝術家的故事,不都是告訴我們:早期的學習階段之後,必須離開老師的羽翼,才能靠自己的才氣努力找到個人獨特面貌嗎?」



進入輔仁大學英語系那年(1957),也正是「東方畫會」推出首展的那年,鐘俊雄終於回到彰化,投入李仲生門下,展開對現代藝術的追求。



日後的鐘俊雄回憶說:「進入李仲生老師畫室,學到兩件創作最重要的事。第一是清楚世界美術史與中國美術史,知道什麼是藝術?古今中外大師是怎麼成功的;第二是個人的藝術成就完全靠自己,才氣再加上長久的努力、寬大的心胸、國際視野,才能找到自己的獨特風格。」(2013)



鐘俊雄,龍年的記憶,146×112cm,複合媒材,2011年。圖/采泥藝術提供



鐘俊雄在1964年同時受邀成為「東方畫會」與「現代版畫會」的會員,並參與展出;黃朝湖稱讚鐘氏的作品,是在超現實的基礎上,加入個人性格上的剛毅特質,極具自我的面貌與內涵;而隔年(1965)的展出,也獲得向邇的推崇,認為:他是最接近於詩的,既強調感覺,更能把所感帶入畫面。



鐘俊雄,向手工紙致敬,100×100cm,複合媒材,2019年。圖/采泥藝術提供



事實上,鐘俊雄的創作,始終就是多元變化的。時而水墨、時而油彩、時而拼貼、時而肌理,他經常自問:「一幅畫除了形式之美以外,還能給些什麼?」因此,他經常跳脫純粹技巧的層次,企求有所表現。六、七○年代的作品,經常冠以文學性的標題,如:〈凝〉、〈蜥蜴的傳說〉、〈封閉的三色世界〉、〈發紅發青發紫的機械世界〉、〈起飛淡入而消失的異域〉……等,這和他外文系的學院背景,顯然有關。此外,在畫面的形式上,往往也帶著兒童畫般的童趣與戲謔,杜布菲(Jean Dubuffet,1901-1985)的反文明、反既定美學、滿溢原始真情的作品,以及米羅(Joan Miró i Ferrà,1893-1983)、柯爾達(Alexander Calder,1893-1956)純真、幻想的超現實意境,都是他最欣賞的對象;但在這些養分之外,他又加入某些民俗或佛學的理念、符號,因此,一度在畫面上出現較多具象的圖像或符號,即使如此,仍有如〈1966-5B〉(1966)這樣的作品,在幾何的黃色方塊之外,完全以類似毛筆的粗細線條,進行潛意識的遊走;李仲生強調追求「東方」藝術的用心,顯然仍是這位「外文系」出身的學生用心探索的方向。



鐘俊雄,憶故鄉,100x80cm,複合媒材,2019年。圖/采泥藝術提供



80年代之後,作品趨向單純,除了標題完全走向以「無標題」的代碼方式,畫面的符號也趨於非指向性的,甚至只有純粹的肌理表現,如:1985年的〈85-T〉;同時,也加入拼貼和水墨的趣味,如:1986年的〈86-H〉。不過,鐘俊雄的創作風格,到底無法以單一的面貌拘限,他的創作,帶著頑童的心理,一日數變,別人既無法預測,自我也不願拘限;同樣是80年代,相對於前提二作,1987年又有〈87-5G〉這樣的作品,偏向內心的探討。他曾說:「我的創作,試圖追求生命中各種可能;我每天面對畫布時,就像蛇以它的腹部在粗礪沙灘間爬行,東彎西拐,探索沒人到過的未知之路。」(2013)果然,90年代之後,又有如〈年年有餘〉(1993)這樣的作品,在紅、黑對比的強烈色彩中,映現出一盤白瓷碟上的雙魚,後有同樣圖形的反覆出現,甚至加入「年年有餘」、「歲歲平安」的對聯的,充滿年節的喜樂之情。而新世代之後,既有〈2011-5A〉(2011)、〈十字路聯想〉(2014)這樣的強烈色彩、乃至帶著幾何圖案造型的作品,也有〈2012-2A〉(2012)、〈2012-2B〉(2012)這類淡雅、禪思的創作,長幅立軸的尺寸、黑、灰、淡黃、留白的色彩,仍是這位老頑童哲學家的一貫作為,不為形拘、不受限制。



鐘俊雄,山水詩篇,162×60cm,複合媒材,2019年。圖/采泥藝術提供



鐘俊雄的多才多藝,讓他的表現領域複雜多樣,除油彩、版畫之外,他更早在1967年便加入「中華民國雕塑協會」;初期以木雕為主,帶著一些禪意的抽象表現,之後,以鐵雕為主,90年代創作大量作品,在「百分之一公共藝術」政策實施後,他也多次參與公共藝術的創作。



鐘俊雄一手畫畫、雕刻,又一手寫藝評,他精淬的評論,讓他逐漸成為中部地區現代藝壇的發言人,甚至是年輕藝術家的導師,隱隱延續著恩師李仲生當年的志業;加上他的頑童性格,與人為善,也成為許多老畫家倚賴的關照者。



新世紀的來臨,鐘俊雄已然從頑童,走入「老頑童」,而且是一個備受敬重、語出智慧的老頑童,許多的邀展不斷,也促發了另一波的創作熱情,回到文學性的標題,標示自我成熟、舒緩的心境。



鐘俊雄,神龍見首不見尾,80×80cm,複合媒材,2019年。圖/采泥藝術提供



鐘俊雄,俯仰天地之間,100×100cm,複合媒材 ,2019年。圖/采泥藝術提供



2013年年底,在台中中友百貨「源.生命──鐘俊雄當代藝術展」的畫冊序言中,他說:「經過七十五年人生,生老病死已了然於胸,我想用無作用的自性表達我活在台灣、地球的所有愛恨情愁。我愈老愈明白:愈簡單,愈難表現;愈抽象的內心感悟,越難說清楚。我努力追求在造型架構(理性)中自性的本心──生命之源。」



相隔七年後的2020年,是他82歲的大壽之年,采泥藝術為他推出的新作展,呈顯這位不老騎士的青春心靈。歲月只有豐富他生命故事的豐采,未曾滅損他對生命歡唱的熱忱。鐘俊雄用他的彩筆,邀請朋友們共同暢飲生命的醇酒。



展覽資訊



歲月.故事—鐘俊雄個展

Years.Stories.CHUNG Chun-Hsiung

2020.01.30—03.15

采泥藝術

Chini Gallery, Taipei

策展人Curator:蕭瓊瑞 HSIAO Chong-Ray





開幕Opening:2020.02.09 16:30

講座I ForumI:2020.02.09 15:00黃河 「從鐘俊雄看華人抽象藝術的發展」





講座II ForumII:2020.02.23 15:00

蕭瓊瑞 HSIAO Chong-Ray x 鐘俊雄 CHUNG Chun-Hsiung 「歲月‧故事」


采泥藝術鐘俊雄蕭瓊瑞歲月.故事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藝廊當代藝術個展

生命的回返與藝術的追尋 — 陳承衛《生之華》個展的藝術思維

2019-06-23|撰文者:李思賢(批評家,東海大學美術系所副教授)1829

焦點新聞

焦點人物

藝廊個展美術館

考現學 —陸先銘的陸上思考

2019-03-07|撰文者:采泥藝術/非池中藝術網 編輯整理2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