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國際新聞

時事觀點

西元前的野青樹,「瑪雅藍」如何從塗料變為顏料?

瑪雅藍 塗料與顏料瑪雅文明海權時代材料學

2020-08-13|撰文者:林侑澂

瑪雅文化晚期的頭像雕塑。圖/取自The New York Times

「漂亮而穩定的藍色」並不像其他的色相,經常出現在自然界之中。但是作為三原色之一的藍色,必然會是藝術創作的重要元素。這讓如何取得藍色色料成為了藝術史、材料學中一個討論至今話題。

歐洲非洲區域在工業革命和化學合成顏料發明之前,畫家們使用的藍色,主要是原產於阿富汗的半寶石「青金石 Lazuli Stones」。這種取得不易的色料價格高過於黃金,在歐洲和北非洲大多只有宗教或神話題材中,描繪尊貴無瑕的神靈時使用。這也讓藍色顏料,成為了圖像學當中另類而特殊的存在。

在東方的水墨畫、膠彩畫之中,石青產自藍銅礦、石綠產自孔雀石、花青產自蓼屬植物。無論自半寶石或是植物,也都是礦藏稀少或不易提煉的原料。除了唐宋時期的「青綠山水」會使用綠色和少量的藍色之外,繪畫上鮮少出現藍色。東方也經常將青、藍、靛這些色相混為一談,。

契琴伊薩古城中武士神廟的壁畫。圖/取自artnet

然而遠在大洋彼方的中美洲,似乎有著不同的情景。瑪雅文明 Maya早在八世紀就盛行了純度頗高的瑪雅藍 Maya Blue。這種成份特殊的藍色塗料,在當地被廣泛運用在壁畫之中。甚至根據考古學家的研究,瑪雅藍最早在西元前600年就出現在了契琴伊薩城ancient city of Chichén Itzá(注)之中。

注:契琴伊薩城在猶加敦瑪雅語中,意即「在伊察的水井口」。位於中美洲墨西哥境內、猶加敦半島北端。城中的金字塔、武士神廟、球場、修女院、天文台等等古典建築,均是重要的人類學遺址。

瑪雅藍這種古老的藍色塗料,顏色接近於當地特產的「野青樹añil plant」的汁液。但是這種樹汁很容易褪色,與瑪雅藍具有耐磨損、耐日光、耐高溫的特性不同。藝術史、考古、化學的研究者對於大量使用在壁畫或器物上的瑪雅藍一直感到相當困惑。直到1960年代,才終於確定這個色料的來源:瑪雅藍是透過一種稀有黏土「坡縷石 Palygorskite / Attapulgite」與野青樹汁,混合加熱後(150°C-200°C)而成的產物。

西班牙裔美國協會所收藏的瑪雅文明漆器。圖/取自artnet

西班牙裔的主教達戈Diego de Landa Calderón(1524-1579)曾在對於瑪雅文化的紀錄中寫下:「當地人在犧牲者與受害者的祭壇上,塗滿了鮮豔的藍色。」在花盆、飾物以及書籍插畫中,也經常可以看見藍色的出現。相較歐陸對於藍色顏料的態度,瑪雅文明顯然更靈活而日常。這樣頻繁的使用方式,也一度被海權時代的殖民者視為掠奪的目標。

西班牙裔美國協會Hispanic Society of America,收藏有一部分西班牙帝國從瑪雅文明取得的文物。其中一件漆器,就使用了深沉的瑪雅藍塗料(約產於1650年)。該協會的文物保管人卡茲Monica Katz表示:「在我剛就職這份工作的時候,還未有那麼多瑪雅藍的研究,當時根本久沒有人會多注意這些文物。」

卡茲受訪時表示:「在過去五年之間,關於瑪雅藍的研究增加許多。許多大型的博物館都蒐藏了歐洲繪畫,也都想要瞭解這種來自瑪雅文化的藍色,本協會所收藏的文物,正是他們研究的地方。」此件漆器的風格和圖案判斷,很有可能是受到歐洲美學影響的瑪雅藝術家所做。

瑪雅文明中使用瑪雅藍塗料的壁畫。圖/取自Thoughtco

卡茲也補充說明,關於瑪雅藍的解析之所以不容易,是因為它並不含有重金屬的成分,所以需要以侵入性的測試才能辨識出成分。英國廣播公司BBC,曾發表過關於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墨西哥繪畫》特展的專文(2018)。該文中也討論到了「歐洲巴洛克藝術家將瑪雅藍加入調色盤」的可能性。認為到達墨西哥的歐洲畫家們,很可能會採用這種相對低價的藍色,試圖發展有別於歐洲巴洛克風格、更加涼爽、更加飽和的繪畫。

根據實驗,野青樹汁與黏土混合後質地穩定,可以用膠或蛋清稀釋調和,大多會使用在壁畫上。但是與油畫中的鉛白 Lead White混合時,並沒有辦法很好地由藍色轉變為天藍色。且與亞麻籽油混合後也不能很好地凝固,甚至會因為油料本身的黃色調,出現接近土耳其藍的成色。

雖然瑪雅藍的塗料配方不適合油畫。但對於歐洲藝術家而言並非一無所獲。實驗後發現,若是去除掉瑪雅藍當中黏土的成分,僅採用野青樹汁製成油畫顏料,則是可以得到另一種的靛藍色 Indigo Blue。即使靛藍色與青金石藍色並不完全相同,也對於多數的藝術家們是一個讓人激動的新發現。

伊比亞 Baltasar de Echave Ibia,《聖母無原罪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17世紀初,251.5x170.2 cm,畫布油畫。圖/取自WIKIMEDIACOMMONS

將瑪雅藍從陶器、壁畫所用的「塗料」,轉變為油畫可用的「顏料」。對於歐洲藝術家而言,彷彿開啟了全新的一扇門。西班牙裔的畫家伊比亞 Baltasar de Echave Ibia,是最早善用藍色的歐洲畫家之一。雖然沒尚未解析過伊比亞畫作上的顏料成分,但據他參與了墨西哥聖殿教堂祭壇畫的繪製來推斷。伊比亞很可能對於瑪雅藍顏料有相當程度的使用經驗。在畫作《聖母無原罪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中,伊比亞大膽到近乎奢侈的藍色使用,呈現出了有別於歐陸畫家的全新氛圍。也成為了近年來各方研究的重要參考。

現當代的藝術家,創作時有豐富而方便使用的管裝顏料可以選擇,不再需要從植物樹汁、研磨色粉開始工作。相較於過去可以說是相當幸福。這些材料上的便利,都是奠基在前人的研究與實驗之上。瑪雅藍故事所表徵的不僅僅是顏料的本身,也體現了在海權時代下,全球文化交流及歷史演變的過程。

資料參考:artnet / BBC / ThoughtcoThe New York Times


瑪雅藍 塗料與顏料瑪雅文明海權時代材料學
REACTIONS
喜愛

3

好美

1

1

4

厲害

1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藝廊藝術跨界

珠寶詩人曾郁雯57+1珠寶展,玩心大發!

2020-11-25|撰文者:采泥藝術/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