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人物

當代藝術個展

從黃金樹到黃金樹:張立曄的魔幻內景與「靈光」

藝點點文創張立曄黃金樹油畫內經圖

2020-09-25|撰文者:陳晞

在張立曄創作中,生命力時而像貝多芬的《快樂頌》一樣綻放,時而像德布西的《月光》一般神秘的散發光暈。藝術家說,此次「靈光」個展雖然概念是受到班雅明的「靈光」所吸引,但其實藝術家並無要引用哲學家的觀念。他想詮釋的是眼睛所見、身體體會的生命之光。

張立曄個展「靈光」於藝點點文創展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身體內景



不管是畫樹、畫獅子還是畫如北宋全景式山水般的山林,畫中的主題都像是一個個在道教的身體哲學「內經圖」中的身體主幹。內經圖影響了張立曄《小宇宙》以降的諸多系列作品,此次個展中展出的作品中,也偶有出現的位處畫面置中的山泉,近似於分隔並支撐左右的脊椎,進一步再從這個中心向外擴展這個身體世界直到畫面的邊際。這是藝術家受到《內經圖》啟發、有別於西方現代醫學的寫實身體觀,在藝術性與思想上承繼了《性命圭旨》的《內經圖》(又稱內景圖)中、以山水風景使人體形象隱沒其中的身體哲學圖像。

此次在藝點點文創美學工作室個展中展出的作品,色彩與圖像在畫面中較早期作品飽滿。畫面中,主題與天地間的眾生之間,大小對比關係一如既往的強烈,而世界的建構多了許多細節供觀者尋味。從創作方法的角度來看,他與洪易同樣在作品中追求一種繁華似錦的圖象結構,在永不滿足的呈現中,與畫布的邊界斡旋。

張立曄,〈仙樹〉,226X162cm,油彩畫布,2020。圖/藝點點文創美學工作室提供

在作品〈仙樹〉中,頂天立地、超越地表上一切生命般的巨大樹,枝葉幾乎占滿畫面,微微散發著光暈。樹中有林、林中有山水,枝葉之間形成的風景如同一張未曾受到人類染指的純淨魔幻世界的地圖。張立曄將身體的內景世界以油彩呈現時,他呈現了一個不屬於人類,或是在人體之中的魔幻世界。其色彩與造型的魔幻,也令人聯想起波希(Hieronymus Bosch, 1450-1516)的《人間樂園》,或《山海經》中、秩序初有的奇幻世界。



有別於早期作品,藝術家在此次「靈光」個展的近作中,鮮少將自己的形象放進去。他稱自我形象的缺席為「我執」的缺席,然而在這樣的魔幻世界中,我們似乎是鑽進了張立曄生命核心中的花園,我們身在張立曄的身體裡。在斜陽中遺世獨立的〈靜心樹〉(2020),背景中的光與太陽的位置表現了這座魔幻叢林在晝夜交接之際的神祕面貌。藝術家在樹的主幹上開了條裂縫,讓泉水流淌在裂縫中的未知黑暗。作品雖被稱為靜心樹,但卻有著耐人尋味的複雜心境,似乎是藝術家在此刻的生命階段,精神上的自我修練。

張立曄,〈靜心樹〉,91X65cm。油彩畫布,2020。圖/藝點點文創美學工作室提供



原始的幻術



「創作對我來說是在我心中點起一把燈光,或是點起一把火焰。把自己的能量喚醒,跟自己連結,分享給大眾。創作是一種點亮,所以光一直吸引著我。」 

張立曄是善感的創作者,素人出身的他,以不同於藝術學院的方法,建構自己的繪畫方法與色彩和構圖的觀念。透過具象的變形來表達他眼睛所望向的世界。在不同的生命階段,光都會以不同的型態,再次在張立曄的生命中給予他啟發與感動。有時候是風景、有時候是人,有時候則是為了滿足原始欲求的創作欲望。

光是讓他著迷的東西,特別是那些大自然中的生命奇觀。他興奮地分享了在各地體會到的靈光瞬間。像是與朋友前到三義的森林遊樂區中看見成群發光飛舞穿梭在樹林間的螢火蟲,這麼多發光的小昆蟲飛來飛去,像宮崎駿裡面的光。「一種能量滿溢的流動感,圍繞在環境當中,」 光在漆黑的夜晚,使他感受到環境中生機充滿。



張立曄,〈黃金樹〉,226X162cm。油彩畫布,2020。圖/藝點點文創美學工作室提供

談起生命中的第一道「光」、第一顆〈黃金樹〉,張立曄對那超過20年的記憶依舊清晰。在談到〈黃金樹〉之前,必須先提及藝術家創作黃金樹的概念來源。1999年,張立曄與友人在遊覽北京的途中,與大覺寺的千年銀杏樹相遇。望向幾乎佔滿視域的巨大銀杏樹,張立曄感受到自然生命的崇高與巨大。面對1000年的生命,32歲的藝術家顯得渺小,微不足道。

生命的偉大感動就這樣存於藝術家的記憶之中,等待藝術家於生命匱乏之際的再次召喚。



藝術家張立曄,攝於2000年。圖/翻攝自藝術家相簿

「2000年的時候我住三峽白雞山,白雞山莊冬天好冷,常下雨、溼氣重,連在芝加哥念博士回國借住的朋友都覺得冷。」張立曄說,「我有一個火爐,但她引起的熱輻射只有一小圈而已。就在屋裡來回踱步的時候,我靈光一閃,乾脆來畫一顆溫暖、燦爛又可以發光的樹吧。」

這種近乎滿足人類原始生存欲望的創作動機,與人類學家弗雷澤(Sir James George Frazer, 1854-1941)將舊石器時代的洞窟壁畫視為一種交感巫術(Sympathetic Magic)的概念是相近的。像是畫梅止渴,甚至是畫春宮圖,它指涉了一種匱乏的欲望,並透過繪畫作為一種幻術與巫術,滿足現實中的欲求。



張立曄,〈太陽花〉,226X162cm。油彩畫布,2020。圖/藝點點文創美學工作室提供

藝術家說,他喜歡關於原始的質拙美感,他也喜歡與這些神秘於非理性邏輯導向的哲學。他會為自己算直覺式塔羅牌,並不是真的希望從中預知生命未來,更多的是品味自己在不同心境與當下品味卡牌圖像的解讀。對於這種可被開放解讀、帶有神祕感的構圖,也表現在〈太陽花〉(2020)中、天光意象的魔幻時刻。魚和花的枝幹之間的對稱性,暗藏了開放式解讀的啞謎。

張立曄個展「靈光」於藝點點文創展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年少之時,〈黃金樹〉(2000)的黃,是滿足生命匱乏、在夜中閃耀的暖黃光。到了中年,〈黃金樹〉(2020)的黃,是知命之年、秋高氣爽時的葉黃。張立曄的創作誠懇地表現了肉身性與自我生命,有了家庭、孩子之後,有了生離死別的生命經驗,張立曄在繪畫中呈現的身體內景,也隨著生命的季節而產生變化。喜怒哀樂,困頓、豁達,而後體悟。



展覽日期|2020年9月12日(六)~2020年12月12日(六)

展覽時間|週二-週日10:00~17:00

展覽開幕式&座談會|2020年9月12日(六)下午三點

展覽地點|藝點點457小畫廊

展覽地址|彰化縣彰化市彰南路六段457號

開幕座談會與談人|黃文勇教授&黃志偉教授

粉絲專業|https://www.facebook.com/artdot2/


藝點點文創張立曄黃金樹油畫內經圖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1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