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名家專欄

藝術市場

古典大師現代藝術

「就一直在那邊的紅色房子」- 德裔美籍畫家奧斯卡•布魯納 Oscar Bluemner

Oscar BluemnerAlfred StieglitzGeorgia O'KeeffeModernismArthur Dove

2020-10-05|撰文者:詔藝

Gertrude Käsebier (1852 – 1934) 所攝之斯蒂格里茨像,《Alfred Stieglitz》 ,1902。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布魯納,《Triad Brilliant, Passaic River Hills》,油彩木板,創作年份不詳。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在1926年布魯納的妻子去世後,悲痛不已的他搬至麻薩諸塞州的南布倫特里(South Braintree),過著離群獨居的生活,但他依然持續創作,不時也舉辦展覽,甚至入選1932年第一屆惠特尼雙年展(Whitney Biennial)。他作為一位藝術家的生涯,一直到1935年在紐約市的瑪麗.哈里曼畫廊(Marie Harriman Gallery)的個展,始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

重要藝評家愛德華•奧爾登•朱維(Edward Alden Jewell, 1888 – 1947)曾在《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上,將布魯納的作品尊為「神作」(apotheosis)。他評論道:「...這些令人瞠目結舌的圖像建立起和諧和韻律,而這些和諧和韻律就像是有規則般地位於(藝術家所表達出的)簡單(創作)陳述之上。」( ... These startling pictures build harmonies and rhythms that depend as a rule on simple statement.),並強調「...這絕對是個新穎、大膽,並令人嘆服的風格。」( ... There is decidedly something in this new, bold, exclamatory style.)

布魯納,《Moon Radiance》,水彩紙本,創作年份不詳。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於此之際,好不容易當他作為一位藝術家的成就達到頂峰之時,死神之手也隨之降臨。在前述個展結束後不久,他卻在同年遭遇一場嚴重車禍傷及視力。在經年累月的挫折感的精神折磨,以及身體殘疾影響創作的雙重高壓的煎熬下,布魯納選擇於1938年1月12日自殺,享年71歲。

布魯納,《Blue Golden, Bloomfield Barns》,粉彩紙本,1932。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藝術風格與特色



作為一位執著於色彩理論家和實踐者,布魯納對於使用純色(pure color)情有獨鍾,並對色彩如何引發人類情感以及對心理上的影響始終懷著高度興趣。他於1920年代以前的作品,受到原先建築出身的背景,以及當時從歐洲引進美國的立體主義和表現主義的影響,畫面上通常都表現出濃厚立體主義的幾何結構,輔以極具個人風格的大面積抽象色塊,以描繪他偏好的現代都市景觀。

布魯納,《夜調》Evening Tones,油彩畫布,約1911 - 1917。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從布魯納的作品中可以看見,他深受歐洲表現主義、野獸派,以及抽象繪畫的影響,但他始終沒有完全放棄描繪具象事物的興趣。他願意挑戰並嘗試不同於那個年代,在美國本地受主流收藏家歡迎的具象繪畫(可參考當時最受美國藝術市場追捧的畫家雷夫.布雷克洛克(Ralph Blakelock, 1847 – 1919 )他沒有採用當時新潮的純抽象方式創作,卻採取非常個人化:大幅度地去蕪存菁、簡化現實風格的方式來創作。

布魯納,《Form and Light, Motif in West New Jersey》,油彩畫布,1914。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他多數作品中所使用的色彩逕渭分明,有種舞台劇背景的感覺,但透過他神奇的轉換,成功地除去一般舞台劇背景圖像濃厚的裝飾性,大大地強化了畫面戲劇化和情感性的效果。透過布魯納所使用的大膽色彩和經簡化卻張力十足的構圖,都足以讓觀者眼睛一亮,並喚起人們的情緒。雖然他也有創作過關於人物的作品,但這位藝術家始終對於建築和都市景觀主題抱持關注和濃厚興趣。經歲月的歷練,也讓他也愈發將重點放在人造建築和大自然間的關係,創造出兩者和諧並存的許多佳作。

他曾說過:「我偏好將城鎮和田園融合在一起,所產生的那種共同環境的私密景觀。因為,我們習於將痛苦、愉悅的心情,以及自身的情緒,帶入像這樣的作品之中。」(“I prefer the intimate landscape of our common surroundings, where town and country mingle. For, we are in the habit of carrying into them our feelings of pain and pleasure, our moods.” )。

Oscar BluemnerAlfred StieglitzGeorgia O'KeeffeModernismArthur Dove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0

0

1

厲害

1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