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2020-11-20|撰文者:陳志誠(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校長)/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

「世界為一片無垠的平面。」[1]



第三屆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藝術家居計畫展出藝術家蔡年玨作品。圖/台灣藝術大學提供



詩人畫家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 1757-1827)筆下一位從天堂返來的旅人米爾頓(Milton)[2]在他不朽的旅程中途經地球,發現日升、殘月與星辰蒼穹環繞其左右,大地的本質便是無邊無際的平面。沿著時序進展,以及科技作為世界觀視之重要媒介,地圓說已然成為科學真理,支配著我們對世界的認知,儘管如此,世界在人文與藝術領域中,仍秉續著歷史巡禮各種殊有的形象展現其身,無論是創世紀描繪其空虛混沌[3]、接著在話語中顯影、希臘諸神的鬥爭場、柏拉圖的理型國度(Republic)、蓋婭假說(Gaia Hypothesis)[4]下的有機體,抑或是爆炸後的碎片彼此碰撞後繞行於寰宇,不同的世界圖像鋪陳平行的世界觀,世界是多義的,同時以宇宙、地球、大地等多位一體的型態存在,世界既是情境也是方位;是物理也或許是南柯一夢;指涉時間也呈展空間,那麼,在這些看似對立的命題(proposition)中,何為真實? 



第三屆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真實世界》開幕現場表演。圖/台灣藝術大學提供

第三屆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立基於《真實世界》(Authentic World),向世界各領域專家、藝術家、詩人、產業機制、機構、研究單位發出邀請,各司其職的他們從民俗、歷史、宗教、自然、科學、科技、文學、藝術、視覺文化等領域給予不同的視域(horizon),共同聚焦於本原式的真實世界對話,這些面向世界的視域在觸及真實之際偶然地融合、相依、互斥或並存,然而,某種本質性的真實可能被遮隱著,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將揭開屏蔽之幕,照亮那些視域未及之處,顯露出世界的「本原」(arche)。每一件展出作品與合作成果閃耀著每個場域的勞動狀態、合規訓的過程性與實踐思緒等種種日常,這些日常便作為藝術對話與創造的材料,其中,或許去規訓、創造性將逐漸提呈,亦或許各場域所呈現的創作,將有著某種神話般的和整體思維的藝術性。而各領域的力行隨著時間流逝在現實中留下殘影,逐漸凝結於藝術場域中,層層凝固的殘影隱然若現,暗示著藝術世界的真實。如同科學世界中諸多的公式與定論,看似獨立運算,卻彼此交織構成人類賴以為存的物理世界。然而,我們仍要探問的是,如何意識真實?



第三屆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真實世界》展覽一隅。圖/台灣藝術大學提供



時空旅人米爾頓繼續著他奇妙的旅程,在布萊克的敘述中,米爾頓隨著漩渦(vortex)翱翔天堂、穿越大地,一位世界引遊人壓縮移動的進程,展示世界全景,吟唱世界的福音,旋律連結彼端與此端的世界。因此,藉由策展以及整體鋪陳,我們可以在此聆聽響徹山谷的音符,來自布農族詩人沙力浪·達岌斯菲芝萊藍《用頭帶背起一座座山》[5]:深山「領路人」(sanadan)哼唱著部落曲調,頂著頭背帶(tinaqis),背架(patakan)中裝載著族人的歷史,踏足祖居地,即便路途遇見崩塌的古道,仍可憑藉對山林的智慧而直行崩壁,循著領路人的步履,隨著音律,迴盪於山林世界。



第三屆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真實世界》展覽一隅。圖/台灣藝術大學提供



第三屆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真實世界》九單藝術實踐空間一隅。圖/台灣藝術大學提供



「世界引遊人」有著來自人類學與文學的學養領域,其生活足跡橫跨法國到歐洲,縱躍美國加州到最北的阿拉斯加,作為「世界引遊人」他們透過不同媒介的書寫和再現帶領我們一起進行一段旅程,起點可能是詩人愛倫·坡(Edgar Allan Poe, 1809-1849)的《烏》(The Raven)[6],可能是愛斯基摩人的近北極圈人類學田調,探索的內容既真實亦令人驚嘆不已。



世界引遊人們開展了視域的幅度,如同一群天文學家觀測著遙遠的星系,模擬著宇宙的運作模式,探究一條由光和能量(熱能、磁力、重力等)築起的時空隧道,經由跨學科的協作,讓太空異域(如黑洞)的物理真實影像傳送呈現在世人眼前。引遊人或是領路人也許有著不同任務和使命,但同樣在真實世界中開闢道路,或許是出於對世界的身體(corporality)之本原的好奇,開展了真實世界的探求渴望,隨著他們的步伐,我們將體驗世界既真實又異質的原型。



第三屆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真實世界》九單藝術實踐空間一隅。圖/台灣藝術大學提供



第三屆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真實世界》九單藝術實踐空間一隅。圖/台灣藝術大學提供

對世界本原的各式探問交疊出雙年展的創作能量:不僅是日常,甚至是「常軌」將作為藝術的對話主體,以及現實中的殘影幢幢,勾勒不可及的世界之輪廓線,那麼世界真實便如其所顯示地如其所是。世界引遊人遨遊其中,漫步於「臺藝大藝術聚落」、穿梭於「九單藝術實踐空間」。於此同時,一項藝術家居計劃點綴著雙年展,身處一座承載在地歷史的建築中,六位邀請藝術家分別提呈與雙年展共存的家居世界,摻合地域的敘事脈絡以及藝術家自身所處情境,構建出不同時空的居家風景,呈展藝術伴隨的起居世界,觀者將透過對周遭的感知,投入一種真實的生活狀態。



第三屆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藝術家居計畫》展覽空間一隅。圖/台灣藝術大學提供



作品的定義為一個動態過程,雙眼所視也僅是「真實世界」的某個「面向觀看」(aspect-seeing)[7],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提供一個場域以提呈、詮釋某些面向的真實、擬像真實、虛構真實、辯證真實、再現真實,如此,我們便能藉由視域的交融,越過原有知識體系法則,逐步完整所有的「面向」而透視本原世界,立足於此人本主義之大纛[8]、領悟感知世界的真實,並寓居於時代不斷轉動的世界。







[1] 原文為 : « Thus is the earth one infinite plane… » 

[2] William Blake, Milton:A Poem, 1804, CreateSpace Independent Publishing Platform(2015)

[3] Genesis 1:2 « The earth was without form, and void…»

[4] James E. Lovelock, "Gaia as seen through the atmosphere", Atmospheric Environment, Volume 6, Issue 8, 1972, p. 579-580.

[5] 沙力浪,《用頭帶背起一座座山:嚮導揹工與巡山員的故事》,健行文化出版社,2019

[6] Edgar Allan Poe, The Raven, 1845, CreateSpace Independent Publishing Platform(2013)

[7] Ludwig Wittgenstein,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s, 2001, Basil Blackwell Publishing, 1953 First  published, p. 193.

[8]軍隊大旗之意。





 




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真實世界臺藝大九單藝術實踐空間有章藝術博物館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0

1

厲害

3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2018年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 「超日常」 開啟藝術與日常的多重對話關係

2018-11-19|撰文者: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有章藝術博物館 /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2631